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关于美术问题不得不三讲的几点浅见》 4拨乱反正(下)对中国美术一些问题的看法

7已有 382 次阅读  2017-10-31 14:17

不同时空美学观念的不同,是因不同民族本身的根脉所决定。民族根脉决定了民族文化的发展。也决定了文化较高层面的艺术的发展。中华民族的美术发展最终选择了诗歌、书法、绘画、篆刻的有机结合范式,来体现美术作品的美学容量,由于这种范式是由民族根脉形成的文化所决定的,是具有生命力的,因而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美术仍将在人类美术园地生存并发展。

生存是不容置疑的,没有人可以消灭中国美术。关键是发展。一切事物都必须发展,但在如何发展的问题上,是需要认真研究,因为现在存在很多问题。以下试分别讨论之。

1.对继承的选择问题:

我要重伸传统仅是载体的概念!传统承载过来的东西要进行筛选。就像我们要将收获的种子进行筛选一样,将饱满健康的种子留下,将被病虫伤害过的、干瘪种子剔除一样。过去(古代、近代)保留下来的东西,不是所有的我们都要继承, ,而应当是有选择的。只有选择对美学规律的把握上,那些准确体现某种思想的,具有较大的美学容量的独特美学样式,能够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是可以继承的。不能盲目地认为,过去的都是传统,都可以继承。相反,过去的东西有些不仅不能继承,却要严肃批判,坚决抛弃!                                                                                                                                                                                                                                                                                                                                                                                                                                                                                                                                                                                                                                                                                                                                                                                                                                                                                                                                                                                                                                                                                                                                                                                                                                                                                                                                                           

纵观中国画,人物的画法一直是短板。不论是所谓写意还是工笔,对人物个性的塑造都不够丰富、深刻,人物形象的刻画都较为平淡,几乎千篇一律,照一个模子刻出来。只有到了近代以降,这个问题被美术界普遍认识到,加强了对人体结构的微观研究,才开始改变这种状况。

过去中国画的表现手段主要是靠线造型,如对人体没有精确的研究,如果线运用不好,难以表现画的境界。南宋梁楷笔下人物《李白行吟图》,由于过于简陋,完全表现不出李白的气质,整个人像是被装在袋子里的酒囊饭袋。《泼墨仙人图》所画“仙人”犹似怪物和醉汉,毫无仙气。这种滥用线来造型,使所画之画为层面较低的漫画,过分的吹捧他们是一种误导。后来齐白石之流的人物画也只能做漫画看。徐悲鸿、林风眠等留学法国,人体素描应该画了不少,但徐所创作的画中人物形象都很羸弱;而林多搞了几乎没有美学价值的,不伦不类的中西结合人物画。而这些却被无原则的无限吹捧。这种情况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和重视。

   2.对吸收的选择(借鉴问题):中国画的创作,一直遵循被经验和悟性总结出的原则:“外师造化,中得心愿”。并由民族根脉文化所决定的美学样式主导的绘画技法。中国画的透视学是平远、深远、高远,这和西画的平行透视、成角透视不同。中、西画在不同方向上探索美的样式。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西绘画的样式差别。但任何事物都要发展,一是中国画自身内在的动力驱使——即对表现意象的美学价值的更高追求;二是,其他画种在形态上美学魅力的诱惑。必然驱使中国画去吸收、借鉴其他画种的优势。这种嫁接如何融洽,才能消化吸收,从而才能使中国画这个画种更加辉煌?而这,要掌握好度,不要变成转基因的产物。这是极其困难的努力。如无此能力,又喜欢别的画种的样式,不如改画别的画种。

3.对“权威”的盲目遵从:门户之见使山头林立,门户肯定有自己的特点,但门户的排他性也使得门户中的“权威”以及利益相关者无原则地加固这种权威,并形成舆论导向。这就使得阅历尚浅的受众被人误导,对某门户美学价值盲目崇拜和遵从。这就阻碍了中国美术的发展和繁荣。因为权威的地位一旦形成,就具有很大的惰性,很难撼动。就要任凭权威的偏见误导美术界。

齐白石,现在可谓最大的权威了。他拥有几乎一切桂冠。他的权威殿堂被大人物支起柱子后,就被各式各样的人一砖一瓦修建的极为完美。诚然,他稍有才气,又能勤奋学习,善于钻营,巴结大人物和名流,很会处理人际关系及理财,知道如何卖画挣钱,而且风流浪漫,与低级趣味气味十分相投。在这如此复杂、尔虞我诈的社会中混的如鱼得水,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不少文人墨客为其涂脂抹粉,披金戴银,化妆成一代至高无上的大师。皇帝的新衣闹剧又一次上演。然而,我们从他极度缺乏意匠的,笔下毫无生气的动物绘画中,以及章法混乱的花鸟画中,那些虽简约,但内涵贫乏的山水画中,还有漫画样式的人物画中,特别是到了晚年,倚老卖老地胡乱涂抹的“作品”中(有自知自明的高手,到了心手不应时早就封笔了),能够获得什么样的审美享受呢?有见地、有良知、有学识的人还是多得很,他们没有盲从主流舆论没有学术根据的吹捧,人们洞见这一切过分的吹捧,对中国画的发展不利,有不少文章对其进行了批判。董寿平等诸多人批判了他及齐门弟子的危害。公道的评价,齐白石及其弟子充其量可定位为品味不高的民俗画家(有的弟子还不够这个资格,如娄师白等),齐白石只是流俗的一支。齐大量制作,一稿数画,见钱眼红。市场炒起来后,人们纷纷模仿制作,致使赝品泛滥,流入拍卖会及市场的,达90%以上,说明齐画难度太低,美学含量乏陈,只要具备基本国画技巧的人都能仿制。其弟子及儿女,更是一辈不如一辈,这都归功于他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吧。这就应了唐朝李邕说过一句话学我者死,似我者俗李苦禅是齐的得意门生,但李生性笨拙,没什么造诣,仅以齐白石学生而得名。其徒儿崔玉琢也打着齐派门下的旗号,师从李苦禅“大师”,可以说学到了李的俗不可耐,他专以大尺幅画面猎奇,所画荷花,全学李“大师”的木头花、尿迹斑斑如婴儿尿布般的荷叶、或如一滩死墨,或如倒置的残兵败将,导弹般的小荷叶,半死不活,千篇一律。在香港却拍出高达1.7亿的高价,买家要么是用此洗钱,要么是瞎了眼。他还疯狂的叫嚣4年之内价格超过毕加索!他是和毕加索比赛谁更反艺术。这都是他师爷的金钱至上所教导出来的。这种危害,是董寿平所没能看到的。如果我们怂恿对“权威”的盲目崇拜,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4.泥古不化,不是从精神境界和思想高度去寻找发展方向,而是停留在某一时空的审美情结不能自拔。动辄石涛、八大,清朝四王,吴昌硕……等等历史上有过亮点的人,这些亮点自然有一定的美学价值,但肯定受到所处时空的局限。重复他们已有的样式,就是重复他们所在时空的局限!只有积极探索表现进步的思想和崇高的精神境界的,具有更大美学容量的样式,才能推动中国美术的发展。

5.对中国的反艺术跟风者必须加以批判:

前文已对西方流行的观念艺术、抽象艺术以及立体派等反艺术的本质进行了批判。其实一种错误的思潮,只要有条件,有土壤,任何时空都可能出现。比如,明朝的杀人犯,疯子徐渭所画《墨葡萄图》,就是一幅反艺术的近乎抽象主义的东西,画中所画葡萄,已面目全非,抽去了葡萄的一切特征,画面胡乱点了墨点子,没有一点审美价值。画要借意象表现一种思想,而反绘画的抽象画,就是不要任何形象,抽去了一切实质性的东西,剩下的就是非本质的东西了。虽然有人吹捧这幅画,但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尚不存在这种东西生存和大面积开花结果的土壤。但是,随着西方现代主义反艺术的泛滥,冲击着有人类生存的一切地方。中国也不能幸免。中国一些愚昧而别有用心的一族,可找到了理论根据,祭起了“现代、当代“的时间性合法大旗,力图将中国画和反艺术接轨。他们的理论根据就是观念艺术、抽象主义等反艺术的陈词滥调。上个世纪90年始,以栗宪庭先生等为代表的倡导者,以及被留学现代主义洗脑的幼稚青年开始了一系列的推介活动。这些人受观念艺术、抽象主义的毒害,不遗余力的推行反艺术。他们推出的主要人物是曾梵志及天王们的漫画,黄永砯等的反艺术行为,他们的主要工作是策动推手在拍卖会上叫价。

值得注意的是有位江因风先生,对垃圾有偏好,不仅用垃圾进行“创作”,而且在文字上不遗余力地进行吹捧。他连科学和艺术的基本概念都不清楚,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以公众号《艺术战争》为阵地,不断为反艺术呐喊。他把美术分了五个阶段,最新的阶段(即现在)是“当代艺术(Contemporary Art),20世纪80年代至今。以涂鸦、插画、新材料、新媒介为主”。那么除此而外的其他艺术门类不是被否定,就是被边缘化。他所最赞赏的“大师”是巴奎斯特,他所最欣赏的是涂鸦,是将一切事物都胡乱涂抹加以丑化,垃圾化,这是他所想要的,把世界变为垃圾,他们心中所想的,就是他们的理想。他把涂鸦作为当代艺术的首选。他是要把整个世界搞得一塌糊涂就舒心了!

另一位反艺术的鼓吹手王瑞廷先生,似乎要想从理论上证明西方现代抽象艺术是理性主义的产物。有如科学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对客观世界的真实呈现。他是否懂得相对论和量子物理不得而知,但我们未见到他对相对论的精辟论述,更无法苟同像康定斯基等抽象主义“作品” 是对客观世界的真实呈现。是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探索,是人类对自然内在规律的认识和把握,呈现的是宇宙的微观或宏观世界、客观世界的内在规律和秩序。——这种毫无根据的胡言乱语是不能肯定抽象主义的,像是小孩打嘴仗说出来的幼稚儿语。难道那些糊涂乱抹就是“客观世界的内在规律和秩序”?科学的发展不知需要经过多少代人的前赴后继,艰苦努力去探索规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而不是靠抽象主义者们胡诌八扯出来的。更令人费解的是,他认为“抽象不是不像,而是最像”, “揭示的是表象背后隐藏的真相”。抽象艺术的本质是“理”而不是“意”。除了脑子进水的人,是不会产生这样的歪理邪说的!他还强调:“处在这样一个工业化时代,中国抽象艺术拥有了存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无论如何,抽象艺术所具有的理性精神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真要听一听,抽象艺术的理性精神是什么?在抽象主义者们的糊涂乱抹中我们看到的是地道的精神错乱,愚昧无知,和极强的破坏欲!是完全丧失理性的!既然“抽象艺术是对宇宙和生命本质的探究”,我们很想知道,他们探究的结果是什么?他让人们努力去看懂抽象艺术,这就是让人们去信奉邪教一样,试问,那些抽象艺术作品的作者自己能看懂自己的“作品”吗?实际上没有任何人可以看懂,最重要的,是根本没有必要去看懂!因为都是要进入历史的垃圾堆的垃圾!王瑞廷是要中国画完全“抽象”化,即都变成垃圾!用心何其毒也!

关于反艺术的跟风者,不止上述几人。但毕竟是占极少数,还不足以将中国画完全反艺术化。但他们的能量不能小觑,人性的弱点有时会被他们所诱惑。

对中国画的问题仅蜻蜓点水至此,敬请关注《浅见》之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蔡健 2017-11-01 17:08
  • 瀚海草堂 2017-11-02 17:11
    有道理
  • 范喜伦 2017-11-03 11:05
    ***:“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发扬学术民主、艺术民主,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加强文艺队伍建设,造就一大批德艺双馨名家大师,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创作人才”。(***十九大报告摘要)(读文后认为戚老师的艺术(美术)观点与***十九大报吿中所倡导的艺术方向、艺术创造和艺术精神所一致
  • h551222n 2017-11-06 16:14
    部分赞同作者的观点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