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艺术家”与“流氓”

5已有 2232 次阅读  2013-01-22 13:40   标签艺术家    流氓 

   

“艺术家”与“流氓”        赵 兰 涛

 

    近日《瓷器》杂志的黄小平先生约稿,要求就“艺术家与流氓”主题来一番讨论,说实在活,刚刚打开邮箱看到题目我就先有一些惊诧了,因为我并不觉得当前陶瓷艺术这个小圈子里有谈论这个话题的基础,这个明明是当代艺术或者前卫艺术的论题,怎地忽地就要在主要以关注景德镇本地艺术生态的《瓷器》杂志上发表进行了呢?难道如今真的出现了一些非得以“流氓”命名而不得以阐释的陶瓷艺术家?我脑袋赶紧转了转,还真想不出来,据我所知,圈内的陶瓷艺术家们还基本上都在勤勤恳恳的工作,勤勤恳恳的赚钱,勤勤恳恳的折腾,勤勤恳恳的逍遥快活……,还真没有碰到那位仁兄敢冒天下孔方兄之大不违,生产制造出一些客户不看,掮客不爱,甚至自己也看不懂的所谓“作品”出来,一展自己的“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类似流氓才能的,毕竟车子、房子、票子在这个年头还是灰常重要的。但是《瓷器》杂志还真就准备找些肚子里憋不住事儿的所谓老师来正儿八经的谈谈这个话题,仔细一想,这还真是个进步,大大的进步,为什么景德镇的杂志就不能具有点前瞻意识,还真就这个可能已经将要刚刚冒出苗头的问题来探讨探讨,也省的杂志上面除了只发表点病态美女、大头娃娃、大红牡丹、一眼看过去很像某某画家的临摹品之外能有点谈资和话题。那俺就斗胆来嚼嚼舌头,说点长短,搬弄点是非,反正也不用什么版面费,何乐而不为……。


    说起“流氓”,老觉得是那种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民女,或者胳膊上纹一条吓人的黑龙,或者拿刀当街砍人之后迅速作鸟兽散,再或者是那种泼皮如牛二被杨制使一刀破肚的那种鸟人。倒是也真有如王朔之类有点文化 “我是流氓我怕谁”之类的话语出来,这话就被一些好像不太招人待见又自以为是的自认精英的人物作为无可奈何的调侃之语了。而艺术家呢应该是吊带裤鸭舌帽,夏天也要围条花围巾,佛珠管他什么材料脚腕手腕上套,叼支烟在瓶子前叉手摆POSE,油光粉面有大背头的造型;又或是头发老长也不理,裤子脏了也不洗,恨不得弄点大胡子充马克思,中式马褂满街遛这样的人物,两者之间依我看还真没有什么相同之处,毕竟做流氓不用非得像浩南哥那样耍酷,只要横,只要狠,只要蛮横无理使人怕就行。而做艺术家则要相应复杂的多,你要是真弄出点生猛的东东出来,非要别人接受看懂,还真需要组团忽悠才行。真要说两者之间的相同处,那就是公众对于这两类人的容忍度要比对于普通人的容忍度要大的多,好像这两类人都不太正常,有宽限宽容的余地。流氓么,持枪凌弱做坏事就是主业!艺术家呢,反正跟疯子差不了多少,弄出点花花来也不足为奇!

 
    那这两者有没有结合的可能,比如说“艺术流氓”或者“流氓艺术”,好像以前还真的听过这样的词语,大体上就是艺术作品霸气张扬,横冲直撞,粗鲁恶心,不管观众死活还得套弄点哲学寓意非让你理解的那种:钻牛肚子的、当众与草地交配的、吃死婴的、身体涂满蜂蜜坐厕所里等苍蝇吃的、坐在玻璃房里马桶上当众拉屎的,……,而陶瓷艺术家大不了只是翻模点动物或者真实人物,然后画点粉彩青花之类,基本上还是属于美的,能给人点思考之类,也能偶尔听说此位艺术家的作品被国外国内画廊包圆,卖了多少多少万之类,所以总体来看陶瓷艺术家们还真没有不管肚子荷包,不管老婆孩子,努力要达到“艺术流氓”的高度的。那么景德镇呢?有没有“流氓艺术”或者“艺术流氓”?这个可以有!但是真没有,至少现在没有,说明大家都还比较“清醒”,或者叫“明事理”,没人跟当前“抢钱至上”的主流态势过不去,当前的状态,大家都愿意做“美”的陶瓷艺术家,“撇您要买且挂嘎里格,”“你弄些和尚道士,光头露腚的东东谁要?”“钞票才是硬道理”,“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这话对当前的景德镇陶瓷艺术家,又抑或大师们来说,是绝妙的内心注解,那么在这种态势之下,谈论这个这个主题还有没有必要?!


谁当流氓谁傻子!!!


正好老婆喊吃饭了,咭饭先!!!


阿仙  真人翻模的青花胸像(上图)

赵兰涛    澄怀  (下图)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