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静 雅 青 花

4已有 1298 次阅读  2013-07-20 20:36


静 雅 青 花

赵 兰 涛

 

 

一件素坯,几痕墨迹。窑门惹铜绿,听得残荷几声。炉火正红,陶人素期切盼有几许?

我最喜青花!尤喜其静,更喜其雅!

光洁如玉的触感,深入胎骨的幽蓝,素静雅致的高贵,含蓄从容的淡泊,就是青花!

我们的陶人祖先,以无与伦比的聪明才智和内心对于文化的洞彻明达,创造了这伟大的陶瓷艺术——美丽典雅的青花,令世界为之倾倒。自唐至今,兴盛不衰!

古人云:五彩过于华丽,殊鲜逸气,而青花则较五彩隽逸。这正是青花的性格所在。青花瓷色虽单一,但并不单调。在生花妙笔下,或浓抹淡施、粗细有致;或刻意求工,层次分明;或寥寥数笔,美不可言!极富灵性的古代工匠和画师们,将钴料在窑火中升华幻化成纯净的蓝色,或工笔或写意,以水墨勾染皴擦的技法,晕染出鲜活的人间仙境,灵动飘逸的烟雨山水,活灵活现的花鸟虫鱼,老僧诵经,隐士拄杖,高人对弈,仙人下山,美人对镜,儒生抚琴,罗汉静坐,渔樵耕读,牧童弄笛……。

真正佳妙的青花瓷器,无论画的是什么内容,给人的感觉总是安静娴雅,有书卷气的。青花瓷集我们东方文化之精粹,本真柔弱的色彩透出智慧的清淡,素而不浊,淡而含蓄,婉转细腻,隐藏得愈加含蓄而韵味更增!一件古代青花瓷置于案头,本身所散发出来的微妙的气场,她能在不知不觉中捕获你,感染你,不知不觉将这种娴雅带到你心里去,心里也就渐渐地没有了火气,只剩下一份安静,一份澄明,一份淡然……。

我最爱画青花!想画其静,更想画其雅!

青花本身所体现出的静雅气质深深地吸引着我,使我沉浸其中不能自已。应是在十七八年前吧,手拿起了纤细的青花单料笔和肥壮的分水笔便再也没有放下,初学时笔锋运行在素坯上那种生涩的感觉还能偶然想起,料水在弧形的瓶身上横流的尴尬还仿佛就在昨日,罗晓涛先生温和的教导更仿佛还在耳边……,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我不喜当今那种大笔涂抹、青色狼藉的青花,这方法破坏了青花安静娴雅的气质;更不喜巨大的青花,大喇喇的逼在眼前,使人沉重,立在门边街角的就更使人厌;也不喜欢大面积流动的红褐颜色中间长绿斑的釉里红青花;也不喜在深蓝的青花叶子上再飘几十朵大红花的青花……,这些暴躁蛮横的、不讲道理的、硬冲眼前的不是我认为的青花,它们没有青花的气质,空具有青花的颜色,烦躁了人们的内心,与我们最美好、最唯一、只有我们才有的民族文化气质格格不入,这不是我要画的青花。

我要画的青花应该是安静的、闲适的、典雅的、温润的、沁入人心的……,她摆在那里,初始并不能引人注意,但像空谷幽兰,慢慢的散发出香气来;又像淡淡的绿茶,氤氲中总有那一缕淡香在;又像怀璧其中的素雅女子总使人相敬;又像安之如泰的谦然君子,使人相近。与之越久,受之越深,渐渐地安静娴雅沁入灵魂,人变成了青花,青花也就成了人。     

我就要画这样的青花。

我也一定能画这样的青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