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白桦林,流出戚悲的乐曲

已有 57 次阅读  2020-09-14 22:00   标签散文l 
桦树林,流出戚悲的乐曲
         那是一处起伏不平的山地,那是一片紧靠黑嫩公路的桦树林。 
          走出那片桦树林已经30多年了,可是我的思绪时不时还爱在那里打转,常常感觉自己还在背依桦树林,眼望小清溪……
         那片桦树林,它没有演绎过婀娜多姿的故事,也没有妩媚动人的身姿,可它在我心中却永远占据着挥之不去的位置。
          那是一个灰色的日子,我在桦树林里拾枯枝死干。突然间山风骤起,树枝狂舞,好像是幽灵在跃动。幼稚的我顿感恐惧,不断地喃喃自语,想以此来安慰那狂躁不安的桦树林。自然,不是人,它不屑于我的请求,我丢弃一捆干柴落魄似的跑出了桦树林。
          下雪了。树枝以白色为背景,摇曳着,一支乐曲就在耳边幽幽地回响。那一日,我真不懂,那位知青大哥哥为什么会站在一尺深的雪地里面对桦树林拉起小提琴,那泪水已滴落在冻得通红的手指上。后来隐约听大人说他被某歌舞团相中了,可政审不合格,于是哀怨和伤感就从乐曲中流出。这也就让我听到了一支最难忘的乐曲,一个幼稚苦闷的心灵随之颤抖。桦树林和风作响,空旷中白雪更寒冷,乐曲更戚悲,人心更瑟抖。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到过那片桦树林。
         竟想不到,10多年后,我从电视上看到了当年那位在飘雪的桦树林中拉琴的知青。那是一场音乐会,他不是首席演奏员,镜头给的也不多,但他拉琴的姿势我看得清清楚楚,或者说我在心里记得清清楚楚,还是当年的那个样子。乐曲当然不再是当年他在桦树林了拉的那支了,但看着他拉琴的姿势,我的心里总在回味当年那支乐曲。
         外边的世界越来越精彩,那片桦树林越来越寂寞。我曾几次乘车路过那片桦树林,都想下车再仔细回味一下那片桦树林曾经带给我的戚悲感受,可是始终都没有下了这个决心。
         无奈,那片桦树林只能在我心中打转转。
          那片桦树林究竟为什么可以让我思绪萦绕而挥之不去呢?这个中滋味我也说不清楚。是那种恐惧感?是那戚悲的场景?还是那雪中瑟瑟颤抖的身影?而今30多年过去了,答案依然是不得而知。
         不愿自寻烦恼了。那场景早已成为一幅永恒的画面,镶嵌在了我历经苦难的心中,风霜是抹不去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