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苗寨小纪事

7已有 1188 次阅读  2015-05-02 14:19   标签苗寨小纪事  面条  葫芦  银饰  审美观 

苗寨小纪事

|凡子

 

得一点小闲,是写文之间的歇息,将银饰们取出来擦擦亮。

北京几乎没有春天,冬天一过,即刻便可以着短衫,如此,要偶尔戴戴吊坠了。

拭着手中的银饰,想起在苗寨时两件有趣的故事。

住人烟稀少的乡下,每天听着公鸡“哦哦哦”的叫声醒来,在我,洗漱之后就是要吃早饭了。但女主人做早饭之前,先要劈柴、升火、挑水,剁碎猪菜,煮一大锅猪食喂过家里的猪,才开始淘米、焖饭,做三两个菜,给人吃。

女主人天未亮起床要忙到早上10点,大家才吃得上饭。饱饱地吃完,主人扛了农具去田间劳作,而我,自去拍我的刺绣与银饰。

我看主人做餐早饭这么辛苦,觉得自己给他们添了麻烦。就算已付费用,心中还是不忍,于是有次就对女主人说:早饭煮碗面条就好了。

我说了这句话不觉得不妥,却让苗寨里的人传来传去,哧哧笑了好多天。原来我住下的苗寨,农作物多为稻谷,稻谷熟了可煮米饭、酿酒、打糍粑、做粉条、蒸米糕,却并不产小麦,所以是没有面食的。

要“煮碗面条”这样的事,得走上几十里山路,搭上去县城的汽车才能背回来几把面条。不过种粮食的人去买粮食,在勤劳的苗家人看来,总是显得不太自然,因之他们便只吃自己种的大米,不吃面食了。

万一哪天有苗家人用汤碗盛了一大碗面条来招待客人,那可是好稀罕的菜呢,比蒸碗腊肉还隆重了。

我哪里晓得我常识中“最方便”的面条,到了另一个地方就变了其意义,以至于后来每一想到自己的话,便觉得实在好笑,要笑出声来。

 

为了拍到好刺绣或好银饰,我会在向导的带领下,每天多走些人家,看看每户人家祖传与收藏的宝贝。

自然,我会顺便看看他们的木楼建筑、碗筷农具、家里的小东小西。

我发现几乎每户人家的阳台上,都会挂着或堆着一些成熟后的葫芦,葫芦有大有小,形状各各有异,基本的模样却都如丰乳细腰肥臀的女人体,这使我觉得很有必要带一个回家,挂在家里的墙上。

我想挑一个最美貌的葫芦,所以走了无数的人家。最后终于在半山腰的一户人家里,发现了一只大小合适、呼之欲活的美貌葫芦。于是请求主人说要一个,主人爽快地答应了。

要拿走葫芦时,主人家的儿子,一个好端正的青年,见我身上背着器材,手上也拿着器材,便热情地说我可以先走,过会儿他下山把葫芦给我送到我住的地方。

我一时踌躇,又觉得麻烦人家了。因为这所谓的“下山”一趟,不止三五里路,便问:可以的吗?青年脸显笑意,说他行路如飞,一点也不麻烦。于是我谢过他,自去忙自己的事了。

葫芦果然如青年所说,我不过才刚回到女主人家,刚落脚,青年就把它飞一样给我送来了。

可是,可是,他手里拿着的葫芦,真的是我要的、我选的那个葫芦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位青年已经把葫芦,按照他对美的理解,给变成了另外的一个模样。他用了家里很舍不得用的朱红油漆,细致地将葫芦刷了一遍,为了让它鹤立鸡群于其他的葫芦,葫芦的腰上还特地钉了一个铅皮的把手。

青年将葫芦递过来时,小心地让出把手的一半,好让我的手指不至染上油漆。他说:过一会儿就干了。

我看着葫芦,呆了三五秒,想究竟是该感谢他一番热切的用心,还是为自己再也见不到的美貌葫芦哭出声来,一时竟不知怎么办了。

 

好在我只是呆了那么一瞬间,就回过神来了。青年一颗热情的心是一定不能伤的,我对他说,葫芦刷了油漆,我一时带不走,是我对湿油漆过敏——这也是真的,他可以先把这个红红的葫芦带回家挂在墙上,或许我下次来时再取。要是以后不来了,他可以一直留着它。

青年懵里懵懂地对我点头,知我第二天就要走了,再问:那过几天它要干了,我把它给你送到县城?

我笑着对他摇头,说有机会了我自会来取。于是青年就拿着葫芦,开开心心回家了。看他奔上山路的身影,真的是骏马一样的矫健轻盈啊。

红葫芦我当然没取,家里至今也没有挂过葫芦。毕竟世间葫芦有,美貌的葫芦却难寻,没有就没有了,不必刻意的。

青年如果只是把葫芦给我送来,我对他的印象大概不深。但就因他的红油漆刷坏了我的美貌葫芦,而他并不觉察,这事什么时候想到,都令我要笑出来;一如想到“面条”,就要笑意袭来那样。

我过去曾经寻思过,为什么苗族人的刺绣,色彩那样鲜亮斑斓,像他们的歌声般要媲美云霞、穿透云霞?到了他们生活的地方,才会恍然大悟,他们的田野多翠绿,山峦多青黛,天空多蔚蓝,溪水多碧绿,缺少的是绚烂的红色、妃色和胭脂色,,所以我理解了他们的审美和青年的审美,且爱他们之爱了。

至于面条,后来才知,有其他的苗寨也种植麦子、有做手工全麦面条的,而且我吃到了。面条那扑面而来的浓郁麦香,如苗寨的这些小故事一样,始终美美地在心头萦怀。

 

从苗寨带回来的一块无烟煤,乌亮如黑金子,放在帅小子从山里捡回来的青石板上,很衬擦亮了的银手镯呢。


近期家里来了一只喵星人,是它的帅气主人要将家里重新布置,就把猫儿送来暂时寄居下。喵星人有忧伤的小眼神,柔情中带着小男子汉的威严,令人怜爱。看我擦拭银饰,它过来舐我的手指和吊坠,于是拍下它可爱的小模样。


这对吊坠莲蓬的原配,原是一根黑皮绳,但我觉得配项圈更恰当。果然的,配好了,戴在颈间,不声不响地夺目。



今年要命地爱宝蓝色,买了不知多少蓝色系的衣服,买得自己也不好意思了。纯银嵌珐琅的小戒指,正好可单配蓝色系的衣服。这是近距离微拍,原戒指是很小巧的,它旁边的黄花骨朵儿,只有米粒般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 小鱼胖胖 2015-05-03 21:41
    碰巧读到凡子的新文,喜悦!对涂了红色油漆的葫芦还挺好奇的,审美真是件有趣的事哦。喵星人看着很有威严,也很尊严的样子,很适合佩戴银饰呢。宝蓝色珐琅戒指好美貌呀。
  • 铁崖 2015-05-04 05:50
    紅油漆的葫蘆,我的世界你不懂
  • fanzi 2015-05-04 22:11
    小鱼胖胖: 碰巧读到凡子的新文,喜悦!对涂了红色油漆的葫芦还挺好奇的,审美真是件有趣的事哦。喵星人看着很有威严,也很尊严的样子,很适合佩戴银饰呢。宝蓝色珐琅戒指好
    鱼儿,红葫芦有什么好奇的,反正它已经完了。不过我是多么理解他们热爱红色啊:)
    想到罗素说:参差不齐乃人生幸福之本源。
    好像是的哦。
  • fanzi 2015-05-04 22:12
    铁崖: 紅油漆的葫蘆,我的世界你不懂
    是有点这个味道:)
  • 乐山王瑛 2015-05-15 22:19
    凡子除了喜欢蓝色还喜欢云纹的银饰,何不自己设计个样子让苗寨的银匠加工呢?那可是真正的高级定制啊!
  • fanzi 2015-05-16 15:58
    乐山王瑛: 凡子除了喜欢蓝色还喜欢云纹的银饰,何不自己设计个样子让苗寨的银匠加工呢?那可是真正的高级定制啊!
    王瑛好,好久不见:)
    嗯我有苗寨银匠做的首饰。
    不过某些技术,他们的手工可能还做不出。哪天要到贵州,可能你给指引下技术更精湛的?呵呵。
  • 乐山王瑛 2015-05-18 13:17
    fanzi: 王瑛好,好久不见:)
    嗯我有苗寨银匠做的首饰。
    不过某些技术,他们的手工可能还做不出。哪天要到贵州,可能你给指引下技术更精湛的?呵呵。
    好呀!这个我可以给你介绍不错的银匠,有的银匠喜欢做有创意的订件,只是你需要和他们进行深度的沟通。相互信任才能够达成愿望。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