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维米尔绘画材料和技法简介

已有 4236 次阅读  2012-09-04 20:43   标签材料 
维米尔绘画材料和技法简介Jonathan Hanson 花了25年时间研究维米尔。(内容转自博友黄胜贤)
janson.jpg

他用10年时间打造了这个内容非常丰富的网站:
http://www.essentialvermeer.com/index.html

本贴只是其中部分要点的大意摘录(内容未经Jonathan本人认可),供各位研究。
 

概述
虽然维米尔尝试过无数技法来表现自然光线,但证据显示他的作画方式基本上是在北欧画家传统作画方式范围之内:起稿、单色底、完成刻画、修改和罩染。

20世纪后期的现代科学研究发现荷兰的大师门没有使用任何特殊的材料或复杂的作画程序,他们主要依靠过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人们对伦勃郎的绘画媒介也作过无休止的猜测,然而最后发现他只用最普通的亚麻油,难得用点核桃油和鸡蛋媒介。

支撑物和基底
现存的维米尔油画,只有两幅是画在板上的,其它都是用了画布。
维米尔的两幅木板油画:
girl_with_a_red_hat.jpg

girl_with_a_flute.jpg

浆底:动物胶
画底:亚麻油+白垩粉+碳酸铅+不同组合的色粉。

下面这幅用了黑色、铅白和一种土质颜料,最有可能是褐色。一些画用了两层画底,这幅只用了一层。在颜色稀薄的部分可以看到画底:
woman_holding_a_balance.jpg

这一幅有比较强烈的红色画底:
love_letter.jpg
 
起稿
维米尔没有留下任何素描,被油彩覆盖的初稿也只能被看到很少的痕迹。

在《手持天平的女子》中,显微摄影能看到前手臂褐色起稿线与完成的形体非常吻合,其它凡是能被观察到的起稿线都与完成的形体相当接近,说明他起稿非常仔细。
woman_holding_a_balance.jpg

实验室的检测结果显示维米尔用单一的褐色画出构图和明暗。
Philip Steadman 相信维米尔使用了投影机,但这个推测也有很多人不认同。
camera obscura

底色(underpainting/dead coloring)
维米尔的底色阶段被认为是非常关键的,实验室的分析证明他在这个阶段作了很多的修改。

在《地理学家》这幅画的局部可以看到未被油彩完全覆盖的底色:
technique_vermeer_undrpaintng_a.jpg

维米尔底色假象图:
underpaintingbyjonathanjans.jpg

完成刻画(“working-up")
下一步是用颜色局部完成。在需要强烈颜色的部分(如红色、黄色和蓝色的长袍)都是按既定配色和底色的轮廓画的。

最新的研究表明在他的成熟时期,很多笔触都只包含1-2种颜色。他的全部颜色大概只有20种,其中常用的只有1打左右。

在《读信的蓝衣女子》中,可能用了铅白、群青、赭石和土黄,右下方的椅背用了黑色和红色,脸部有红色的痕迹,多半是因为日久而退色了:
woman_in_blue_reading_a_letter.jpg

画面的整体性:构图形体明暗关系等,依靠素描底色维持。
亮部基本上是由一两种颜色混合的厚颜料,暗部是很薄的半透明色层,偏暖的底色作为一种统一的基调。

罩染
当今有很多关于维米尔罩染技法的讨论,然而其中有些是将它过分强调了,如果认为他的画是完全依靠了层层的罩染,那是一种误解。

需要区分仅仅以调整为目的的罩染和为了创造某种预期特殊效果的罩染。
大部分17世纪的绘画是用了不透明和半透明的颜色。
荷兰的画家如维米尔,是很有选择性的使用罩染。

《戴红帽子的女孩》是一个很好的罩染例子。帽子先用朱红和黑色塑造,干后再用深茜红罩染。这一特别的透明和不透明的组合自有油画以来就有运用。
girl_with_a_red_hat.jpg
 
Jorgen Wadum 是一位修复专家,在1994年亲手修复了《戴珍珠耳环的女孩》。以下是Jorgen在接受Jonathan采访时的谈话记录摘要(大意)。

记得被我去除的有色光油是多么的黄和混浊,我很惊奇在那种状况下,她依然得到如此多的关注。很痛苦如此精致的画面品质长期以来被蓄意掩盖了。

由于维米尔在大约20年的时间里只画了很少的作品,人们一直以为他作画非常缓慢、小心和细致。然而检测的结果明确显示,他的技法实际上并不如最初想象的那样细腻,在他早期的历史题材作品中,他的画法实际上很直接和生硬。

在《戴珍珠耳环的女孩》的帽子和肩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底层塑造的直接性。在这幅画中,脸部画得非常细致,柔和的笔触使色调过渡几乎消失,鼻子上看不到生硬的转折,但眼睛却画得非常锋利和清晰,嘴角有煽动性的高光。。。维米尔的目的在于表现整体的的色调,空间的微妙感觉和捕捉对象和观者之间有感染力的亲密关系。

Het meisje met de parel.jpg


wadum_detail.jpg

没有17世纪的画家象他那样在艺术生涯的一开始就使用非常昂贵的天然群青。
他不仅是用在最后应该是蓝色的部分,也用在其它底色中。如《音乐课》和《一杯葡萄酒》中窗户下面的阴影。在这些部分是先涂上深色的群青表现背光,然后染上多层各种土色表现墙壁。

music_lesson.jpg

glass_of_wine.jpg

将色料加入某种粘合媒介,典型的是干性油,即能画出罩染层。与他同时期的画家一样,维米尔对“罩”和“染”都有运用。在室内画窗下的阴影部分,他常用土黄“染”群青底色。在《戴福特风景》中,他先用铅白染底色,再“罩”透明的色淀红。
view_of_delft.jpg
 
Jorgen Wadum 指出在13幅维米尔的画中都有一个图钉洞,洞的位置刚好在画面透视的消失点。
维米尔在图钉上绑一根线,这根线可以伸展到画面的任何一点,以方便校对透视线。
music_lesson.jpg

music_perspective.jpg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