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他花13年拍出的照片 竟然空无一物

17已有 761 次阅读  2016-12-28 10:51   标签照片 
 
 
 
 

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空无的人,

 

 

至少是在空无之地,待得最久的摄影师。

 

 

 

 

2003年开始,

 

Murray Fredericks8年的时间,

 

完成了一个名为《盐》的拍摄项目,

 

照片一经爆出,震撼世人···

 

 

 

8年时间里,

 

在澳大利亚的艾尔湖,

 

他一个人跨越9700平方公里,

 

在一米半厚的盐盖上“旅行”。

 

艾尔湖干涸时,湖床上会结一层厚厚的含盐沉积物

 

 

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Murray 一个人拖着他的大画幅相机、用品、水和帐篷,忍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仅仅为了拍摄人烟寂寥的大地中,这一奇幻诡秘的风景。

 

“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劣的环境,

 

狂风和缺乏淡水,

 

温度从零下到最高40度,

 

放眼望去你看不到任何生命。”

 

就是这样极端的环境,

 

 

他先后16 次不顾死活地闯入,

仅仅为了找到贫瘠景观中的最美风景。

他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照片被全球各地广泛收藏,

以作品《盐》为主题的纪录片,

在全世界70多个艺术节上播放,

这部纪录片还被搬上了

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的银幕。

取得这样巨大的荣誉,

他并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

反而开始好奇:

如果风景再小,再“空无一点”

会发生什么?

 

 

 

 

 

 

“我特别着迷的是摄影给人带来的心理冲击。为什么一张风光照片能给人那么多的感受?即使它上面空无一物。”

 

这个想法把他引向了冰盖覆盖的格陵兰,

 

20105月他提前10被直升机“扔”到了格陵兰。

 

在零下50度的严寒里硬撑着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卫星电话,几公里内的一个探险队被两只北极熊尾随,它们改变了方向,正在朝他的帐篷走来。电话里不断提醒他“准备好枪,别睡着了!”

 

但更糟糕的是,一场暴风雪不仅摧毁了他的帐篷,

 

而且把他的枪也堵住了。

 

直到现在回忆起来,

 

他还觉得“那尤其可怕”。

 

幸运的是,天气变了,他得以在火边等枪里的雪融化。几天后,抓挠他帐篷的也不是北极熊,而是两个丢了通讯设备的加拿大探险者,正是在这一系列的意外巧合下,他才得以搭乘他们的直升机回到文明世界。

 

但是对“空无之境”的着迷,

 

让他在侥幸生还后,

 

又于2010-2013年间,先后5次返回格陵兰岛。

 

 
 
当时他考虑更多的是
 
如何在一个没什么可以拍摄的地方,
 
着手创建一项工作。
 
最终他决定拍摄空无一物的白色冰盖,
 
这意味着他需要极长的时间,
 
还要依赖天气、光线、雪的配合,
 
才能得到一张照片。
 
为了这一张照片,
 
他甚至等待整整一天而不自知,
 
静静地伫立在风雪中,
 
和天地冰雪融化成一道风景。

 

 

 
 
 

 

直到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

 

他才意识到手脚早已冻僵,

 

待在原地想动都动不了,

 

得好一会才能缓过来。

 

“由于没有任何突起物遮挡视线,所以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地面上方的气团在不同温度、露点和湿度下的形态,一切的空无似乎都流动了起来。”

 

正是这种不顾生死、专注忘我的拍摄境界,让Murray Fredericks的摄影作品几乎囊获所有国际摄影界的大奖。

 

就连最苛刻的评委也给与他极高的评价:“当天气和地理环境造就出持续变化的对应景观时,他甘愿彻底敞开心扉去迎接情感冲击——正是这些赋予了他的作品让人难以琢磨的超然世外的特质。”

 

 

 

 

 

 

 
 
Murray 本人却顾不得这些评价,
 
他早又启程去往新的空无之地。
 
巴塔哥尼亚的古雷冰川
 
“世界的尽头”塔斯马尼亚
 
也许人生只有经历了空无,
 
才能从心底迸发出
 
最绝美的风景。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