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有谁不想为 "花花公子" 美女拍照?

9已有 2591 次阅读  2017-03-02 23:58   标签梅健文  花花公子  美女 
 
 
 
 

有那一位年青摄影发烧友不想为《花花

 

 

公子》杂志拍美女, 而每一个月都有七

 

 

百万以上的人看到他的摄影作品呢?

 

 

 

 

年青的我在1975年“美国著名100广告摄影家摄影展览会”被《花花公子》杂志的图片编辑文斯•田九先生发现. 两天后我便应约往《花花公子》杂志拜访文斯•田九先生由他安排我与《花花公子》先生 - 休•赫夫纳见面和在当天受休•赫夫纳先生邀请我为《花花公子》杂志特约摄影师. 当时《花花公子》杂志的发行量已有每月700万本, 就是每一个月起码有700万读者看到我拍的照片. 也可以说是满足了我的年青人自大狂心理.

 

《花花公子》杂志出版於 1953, 通過 60年代的動盪,70年代初的自我放縱. 当我开始为《花花公子》拍照时, 杂志已是美国人生活的基石。当时我认识的每个男人和男孩都看花花公子。有的男人 (像中学老师) 会假装不看. 我认识的每个男孩的爸爸,都有一个隐藏男性杂志的小窝点,做了父辈的男士都以为那里无人知晓,而孩子们却都一清二楚。每隔一阵子,他们都会把他们爸爸的杂志拿出来交换。当时美国父辈读的那些杂志,名字都叫做浪荡子和名人什么的。里面的女人并不迷人,乳房像泄了气的皮球,屁股上一大堆肥肉。《花花公子》里的女人则是又年轻又漂亮。

 

《花花公子》在刊印迷人的裸女照片,从而提供无法计算的公益服务之外,还提供一整套相应的生活方式。它就像本月度假指南,告诉你如何生活,如何玩股票,如何买音响,如何调高难度的鸡尾酒,如何利用你的机智和品位迷倒女人。很多男士每期的《花花公子》都从封面看到封底,就连目录页下面的邮政规定都不放过。休·赫夫纳是男士人心目中的英雄。

 

《花花公子》杂志每期插页的照片平均要花3万美元拍这么一张照片,要用胶片拍几百张才由图片编辑文斯•田九先生挑选最好的一张刊登。很多插页的照片都是艺术品。现在有不少的照片已经被博物馆收藏。

 

为《花花公子》杂志拍每一张照片都是要拍到与众不同和完美的照片. 19762月版的《花花公子》杂志有 “情人节送给女朋友礼物” 的指南专页. 其中当时法国最著名的化装品公司的指甲润饰油被选中在 “情人节送给女朋友礼物” 指南中介绍. 当时《花花公子》杂志的发行量是每月700万本. 法国化装品公司的指甲润饰油如经《花花公子》杂志指导男士送指甲润饰油给女朋友的礼物, 法国化装品公司在情人节前后的收入可能达几百万美元. 法国化装品公司为了要把《花花公子》杂志刊登的照片用在 1976年他们全年在世界各地的广告中. 因为当年我还是《花花公子》杂志特约摄影师, 照片的版权是我拥有的. 法国化装品公司提出付我5万美元购买我照片的3年广告版权, 5万美元当时是一个不小的银码, 我便同意面对这个挑战。

 

当时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做美术草稿. 我的提案是把指甲润饰油放在美女模特身上用特别的灯光照明拍摄. 经过几天的会议, 法国化装品公司没有接受我的提案, 他们要求创新表现, 使人看过广告后, 将难忘这家法国化装品公司的名字和他们的指甲润饰油. 当时已很快到出版日期, 压力很大. 我便想到几年前曾去过美国 “大沙丘國家公園和保護區” 拍照. 这公园和保護區位於東部地區. 面积很大, 340平方公里。

 

我与助手乘飞机到 “大沙丘國家公園和保護區” 最近的机场还需我们自己开车3个小时才到我要拍摄的沙丘. 我选择沙丘是因为沙丘的线条很像美女模特身体的某一个部分. 为了要在太阳出来以前用适合的光线拍摄, 我们就在零度气温下露宿. 太阳出来前一小时 (早上430) 便开始爬往沙丘的最高点把指甲润饰油 (瓶子高度是10厘米) 放好位置. 我是用超广角镜头拍摄得到我要求的效果. 这张照片被《花花公子》杂志刊登和被法国化装品公司接受使用. 为法国化装品公司创造了新的型像和成功. 这张照片也为我在美国广告摄影和设计行业赢得称赞。

 

 

 

我第一张人体摄影, 在1975年“美国著名100广告摄影家摄影展览会”被《花花公子》杂志的图片编辑文斯•田九先生发现推介我给《花花公子》老板赫夫纳先生的照片

 

《花花公子》杂志圣诞节化装舞会专刊照片, 1980

 

《花花公子》杂志远动服装专刊照片, 1982    (1992年西班牙巴塞隆拿奥运期间, 我的照片被西班牙著名运动杂志盗版. 美国传媒摄影协会代表我与西班牙运动杂志打官司5年得胜)

 

《花花公子》杂志远动服装专刊照片, 1982      (Pasy Ericksen)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6            (Leah Nelson)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0            (Jennifer Rovero)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2         (Jayde Nicole)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1            (Victoria Hendrickson)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0               (Echo Johnson)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78            (Pat Hamerstron)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3            (Emily Arth)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6              (Kayla Collins)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85                 (Ulrika Ericsson)

 

《花花公子》杂志摄影, 1979              (Sara Christensen)

 

《花花公子》杂志度假指南巴厘岛专题报道摄影, 1980          (巴厘岛舞蹈表演者)

 

《花花公子》杂志度假指南巴厘岛专题报道摄影, 1980              (巴厘岛鲜花)

 

《花花公子》杂志度假指南巴厘岛专题报道摄影, 1980            (巴厘岛曙光)

 

《花花公子》杂志度假指南巴厘岛专题报道摄影, 1980           (巴厘岛君悦酒店香料)

 

《花花公子》杂志度假指南巴厘岛专题报道摄影, 1980         (巴厘岛君悦酒店看晚霞)

 

《花花公子》杂志度假指南法国著名食品, 1983          (法国饼食)

 

《花花公子》杂志度假指南意大利著名食品, 1986           (意大利薄饼)

 

《花花公子》杂志情人节送礼物专刊, 1985

 

《花花公子》杂志情人节送礼物专刊, 1983

 

 

 

《花花公子》杂志情人节送给女朋友礼物指南专页摄影, 1976   (指甲润饰油在美国大沙丘國家公園沙丘上拍摄)

 

 

美国大沙丘國家公園沙丘, 1976

 

 

 

美国大沙丘國家公園沙丘, 1976

 

 

南方都市报2012年10月26日专访

 

                  梅健文香港留影, 1978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