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人人都知添叔乐善好施

6已有 634 次阅读  2017-10-27 20:35





  梅贤添 台山端芬人 乐善好施

 

  


经历:年幼丧母,又逢战乱,家破人亡的他艰难求生。1950年被父亲接到美国后自力更生,奋斗多年,先后创办了利口福粥面烧腊专家、福临门海鲜酒家和新福临门大酒店,现为纽约利口福饮食集团董事长。功成名就之后,他热心服务侨社,对家乡的教育、文化事业和养老慈善尤为支持。1990年获颁拿破仑杰出成就奖,这个奖是美国主流社会所设,专门颁给在华人社区有影响力的人。1994年,他获得州长柯漠颁发的杰出荣誉奖。

  近日,记者频频在白沙镇千叟宴、冲蒌中学建校56周年庆典、美国冲蒌同乡总会第五届恳亲大会、端芬中学103周年校庆等活动现场见到梅贤添。西装革履,精神抖擞,这是他给记者留下了的印象。颇为难得的是,威望甚高的他待人却非常和蔼可亲,大家都亲切地叫他“添叔”。添叔大力支持家乡的教育和文化事业,其乐善好施、热心公益的美名在海外、台山,几乎无人不知。也因此,他获得了“江门市荣誉市民”、“台山市荣誉市民”等荣誉,并被台山市政府授予“振兴台山贡献奖”。

  谈人生历练自幼艰难求生 感悟发奋才有出路

  背景:梅贤添小时候,爷爷和爸爸都已出国谋生,家境并不差。9岁那年,母亲去世,苦难也随之开始。那时正值抗日战争,战火纷飞,收不到父亲的汇款,兄弟姐妹等至亲也在两年内先后饿死。只留下年幼无依的他,独自艰难求生。梅贤添说,这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

  南都:留在家乡的亲人都饿死了,您是怎么活过来的?

  梅贤添:我可以活过来都算是一个奇迹。我这个人比较机灵,晓得四处去帮人家干活,扫地、担水,什么都做。人家就给我一些饭焦(锅巴)吃。有个叔叔,我妈妈帮过他,我就去求他,让我在他的餐馆里打工。打工的第一天,我就挑了三十担水、两担柴,还洗米、洗地板。

  南都:那么小就得自己养活自己,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梅贤添:9岁妈妈去世时,我在家里哭。我告诉自己,要记住困难,以后去了美国也要记住。那时候去找哪一家,人人都是闭门不见。我就想,人只有发奋才有出路,有机会出去之后再回来,有钱就有人看了。

  南都:后来,您是怎么去的美国?

  梅贤添:1949年,我爸爸叫我去香港等着移民美国。到了香港后,我爸爸没钱寄给我,我就在餐馆的厨房打工揾食,30元一个月。1950年,我爸爸接我去美国。(当时)他已经又老又病,没法养我,就叫我自力更生。当时从香港飞美国的机票要1400多美元,还是我认识的一家旅行社的老板帮我垫付的,他让我到了美国后再做工慢慢还给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都有人帮我。我用了足足一年半时间才还完了这笔账,每个月汇100美元,还多寄了些钱给他买东西吃。

  谈事业打拼生意成功,胜在有老婆子女支持

  背景:和多数早期移民美国的华侨一样,梅贤添在美国也是以开餐馆起家。1967年,他的第一家饭店新华都饭店(现为利口福粥面烧腊专家)开张,1988年,他与朋友集资增开福临门海鲜酒家和新福临门大酒楼。现在,他是纽约利口福饮食集团董事长,还是纽约华侨餐馆同业会名誉会长、世界中国烹饪联合总会常务董事。

  南都:您的厨艺是怎么练成的?

  梅贤添:在家乡那个叔叔的餐馆里打工两年多,厨房里的活都熟悉了,无形中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南都:您的餐馆生意是如何慢慢经营起来的?

  梅贤添:打了8年工,我才开始做生意。那时候钱不多,我只请了三四个人。后来生意困难,请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们两公婆(夫妻)。再后来,我们又请人,餐馆生意才越来越好。那时候孩子多,养家很辛苦。幸好5个孩子都很听话,周末都来帮忙收银、洗碗盘等。女儿们经常问我说:“爸爸,我们这么辛苦,可怎么办啊?”后来终于熬过来了。现在,我的二女婿继承了我的事业。

  谈支持教育小时候没钱读书,现在要帮好学生

  背景:多年来,梅贤添大力支持教育事业,捐资支持端芬中心学校、海阳学校、育英中学等学校的教育事业。为了重建母校端芬中学,他更是出钱又出力,不仅捐出100多万建新的教务大楼,还一年两次从美国回到端芬。

  南都:您这么支持教育事业,和您的亲身经历有关吗?

  梅贤添:是的,小时候没有钱读书,所以现在非常支持教育。直到1945年,我12岁时,我收到爸爸寄来的钱,才能去读书。我一开始就在端芬中学读二年级,我很珍惜读书的机会,每天工作结束后,都会认真预习。第二年读3年级,第三年就直接跳到5年级了。

  南都:之后没再继续学业吗?

  梅贤添:去了香港后,就一直揾食拼搏,再没有读书。在美国打拼时,我每天从早上11点工作到晚上11点,还坚持去教堂,就是为了听人家讲英语,学讲英语。直到1953年,有人介绍我老婆给我认识。当时我老婆还在读书。我一直想找一个比我厉害的老婆,为了让她读完书,等到1956年她高中毕业才结婚。一个人不读书是没用的。我的五个女儿都是大学毕业,三女儿还是硕士毕业。对于她们,我的态度一直都是能读就读。

  南都:您一直支持母校端芬中学,有没有想过建立一个基金会长期支持?(注:记者采访后,端芬中学教育基金于112日成立。)

  梅贤添:我最近才想到,要成立一个助学基金会,帮助读书最好、最穷的学生。我打算再找几个朋友,筹到十几二十万元作为启动基金,现在已经十万有余了。

  谈推广文化文艺奖捐了7年,望有人接力

  背景:以前在家乡端芬,梅贤添一到晚上都会去曲艺社打工。有一次红线女来表演,还是他送饭给红线女吃的。那两年,他也学到了一些唱粤剧的本领。1954年至1956年,他投身纽约华埠梨园,上台唱戏。1962年开始,他还担任班主,请了许多粤剧团到美国公演,推动粤剧文化在美国的传播。在家乡台山,他同样对文化事业非常支持,捐资设立了“梅贤添朱丽清文艺表演奖”等。

  南都:您为何这么热心粤剧文化,还请了那么些剧团到美国公演?

  梅贤添:因为我喜欢粤剧,也为了给老华侨提供一些娱乐。而且我自己唱过戏,很清楚出名之难、出名之后的出路亦是难,所以给他们机会演出。

  南都:捐资设立“梅贤添朱丽清文艺表演奖”的原因?

  梅贤添:当时的台山市宣传部长谭国渠找到我说,台山的很多公益事业都有人支持,唯独文艺这方面无人帮扶。当时我太太就答应每年捐资2万、5年捐10万设立这个文艺表演奖。但是5年之后,仍然无人扶持。于是我们又捐了10万元,希望有人接力。今年已经是第七年了。

  谈家庭生活结婚60周年,要和妻子再行礼

  背景:梅贤添深爱妻子朱丽清,对她充满感激。在与记者交谈时,他时不时称赞妻子。他说,妻子喜欢做善事,他热心公益事业,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她影响。“没钱赚钱,有钱就帮人。”这是他妻子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

  南都:您最幸福是什么时候?现在吗?

  梅贤添:我这辈子最幸福的就是娶了这个老婆,而且女儿、孙子听话。现在,我们两公婆经常和5个女儿、5个女婿,还有9个孙子,一家三代一起出去玩。

  南都:对于未来,您有什么计划?

  梅贤添:我已经和我老婆商定了,结婚60周年纪念日的时候,要在美国和家乡重新举行婚礼。

采写:南都记者 梁晓琳 摄影:南都记者 刘在富   (2012110903)



梅贤添 (中) 与梅健文 (左), 江门美术家协会吴鸿锐会长 (右) 合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