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海门万新华的留言

海门万新华的主页 » TA的所有留言
给海门万新华留言
涂鸦板


  • 简建明 2014-12-12 10:38
    万老师:
    您好!
    第一次看到您的专著《傅抱石的艺术研究》是在2009年10月份左右,看到书名的时候,心想:这应该是一本对傅抱石先生的艺术进行全面研究的著作,里面应该有傅抱石大师的绘画、论著、书法、篆刻,甚至是酒文化和人际生活等等艺术方面的研究;但拜读完后发现只有傅先生的绘画、论著等方面的研究,对傅的书法艺术提得甚少!虽然我读完此书获益良多,但总觉有些遗憾。
    2013年、2014年您又分别有傅抱石研究二部曲——《傅抱石美术史学论稿》、《傅抱石绘画研究(1949-1965)》问世,作为傅粉的我也非常虔诚的一一拜读,此两部大作对傅的绘画及论著更为系统、全面的进行了梳理和阐述,而且角度不同一般的研究傅抱石的著作。此时我又在想:怎么傅抱石的书法艺术没有人有专著进行研究呢?
    2004年的时候王本兴先生对傅抱石的篆刻研究成果《傅抱石篆刻艺术世界》问世。书中从傅的少年、青年、日本时期、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新中国时期的篆刻做了一一研究。对傅的篆刻材料、章法、刀法;艺术意境及成就等等也做了阐述。虽然沈左尧先生在序中提了一句:“篆刻基础是其书法”但对书法几乎没有提及。
    胡志亮、林木、山谷、陈传席、萧平、沈左尧、徐善等老师都有关于傅抱石的专著,但其中提及傅抱石的书法艺术的也甚少。陆衡先生编著的《傅抱石大典》中偶见几幅傅的落款书法插图,我能看到的大型画册《傅抱石全集》(广西美术出版社)《傅抱石画集》(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等也没有对傅抱石的书法有太多的研究。
    2004年7月由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其命唯新—傅抱石百年诞辰纪念文集》中也没有一篇论述傅抱石书法成就的。翻开2009年12月出版的《傅抱石研究文集》也没有专门论其书法的文章,看到陈振濂老师的名字,以为他会写傅的书法,但他写的是《沿袭与评判并存:以傅抱石美术史学为例》。
    这样看来,傅抱石的绘画、论著、篆刻、年谱(叶宗镐先生和您修订后又有再版)、家庭生活(傅的女儿中有《我的父亲傅抱石》、《傅家记事》两书,还有傅二石先生的很多回忆性的文章)等方面的艺术都有专门的论著,唯独书法没有。
    比较欣喜的是近些天我在网上搜到了柳学智老师的一篇《傅抱石绘画题款之书法研究》,现全文摘录如下:

    虽然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继往开来的绘画大师傅抱石,书法造诣极高。然而,其书名为画名所掩。从世存少量的傅抱石书法作品来看;篆、隶、楷、行、草,无一不精。虽然当代关于傅抱石绘画成就的研究成果斐然,可我们细研起来,对于傅抱石艺术的全面认识还显不足;尤其在对于傅抱石书法的认知层面上较为缺乏,学术上也没有展开探讨,深层次的理论研究几乎是空白;有的也只是轻描谈写,有的甚至一笔代过。虽然傅抱石书法作品存量不多,但是,当您细心展开对傅抱石艺术足迹的探寻时;书与画与画与书已是不可分离的艺术整体。当您深入其中会被哪绘画之题款的生动表现而深深打动;傅抱石书法功力之深厚、学养之丰卓、格调之高古、个性之强烈,当在20世纪书法大家之列。
                                   【引言】
     我们翻开傅抱石在1940年所著《中国篆刻史述略》中,对于书法的评价有着明确阐述:“中国艺术最基本的源泉是书法,对于书法若没有相当的认识与理解,那么,和中国一切的艺术可以说是绝了因缘。中国文字为‘线’所组成,它的结体,无论笔画繁简,篆隶或其他书体,都可在一种方形的范围内保持非常调和而镇静的美的平衡。这是和别的民族的文字不同的地方。……中国人在这相同大小的范围上面,凝神静观,可以透过与生俱来的欣赏力而对这不同的笔画发生无限的境界,无限的趣味,无限的新意。中国一切的艺术差不多都是沿这个方式进展。”〔1〕这段精辟论点可以说是傅抱石把中国书法的作用视为整个中国文化艺术之首的心底呼声;他明确认为书法是中国一切艺术境界与美的源头,以一“线”而牵所有艺术的“因缘”,并以有限的方形而妙造无限的趣味与新意;书法的重要性地位在他心中至高无尚。
    本文概括而论,并略举了傅抱石数件具有代表性的出色题款,也让读者初步了解傅抱石书法主要经历过三个重要的发展阶段,更可以从中窥见一位杰出绘画大师不同凡响的书法用心。
    【一】 入古博粹 肇始出师
      第一个阶段,即书法风格的肇始期。从1921-1938年(人蜀之前),约17至34岁,是傅抱石识古、摹古、借鉴与留学阶段。这一时期,其主要精力是学习书法与篆刻、研究画史与诗文,画画只占次要地位。书法之开阜;其篆书,从《康熙字典》启蒙,喜吴昌硕大篆,继而临写小篆,旁及石鼓、金文、诏版、瓦当等;然与吴昌硕、李瑞清不同,他善用洗练、劲健的“古钗脚”线条来表现《散氏盘》;其楷书,师法颜真卿和柳公权,并取北魏书风而专工赵之谦;如:图(1)北魏书《五言古诗》:以颜鲁公之厚画宽宏结体入手,化钢为柔,圆通婉转,气藏刚直。再从其《云台山图•题记》等传世之作看,其笔画横细竖粗、左低右高以及边旁“走之”略往前冲而上移的以古为师之迹,确有魏碑与颜体《东方朔画赞》之古朴雄厚的艺术气质。
      傅抱石早期书法主要服务于篆刻,并为而后的绘画打下了坚实的‘线条’基础。如他说:“‘篆’即是书法,‘刻’即是雕刻,以线条为生命的中国文字,……几乎已是构成中国绘画相当重要的元素。随着绘画的发达并辔奔驰,造成了中国艺术史上的奇迹”。〔2〕可以看出,傅氏对于中国古代书画印的整体认知和把握是具有前瞻性的。正因如此,大凡在中国绘画领域有建树者,无不精于书道,大师巨匠莫不如此。米芾、苏轼、赵孟頫、董其昌、石涛、吴昌硕等等,几乎都是书法绘画皆精能的大师巨匠,不仅绘画艺术开宗立派,其书法之功令后来者望尘莫及。据考,元代及元代之后的文人画皆笔笔写出,功力深浅全在于书法之功。石涛说:“画法关通书法律”,吴昌硕更是说:“直从书法演画法”,齐白石老人有一篆书名联曰:“三思难下笔,一技几成家。”
    傅抱石受画僧石涛艺术影响,书法以古为新,书境宽广;留学日本三年,使他眼界开阔,审美意识与创作意识进一步增加;更有与郭沫若交谊时,得知其在日潜心研究殷墟卜辞,并对甲骨文书法有开山之建树;心获知益,促已奋发。努力将识古、摹古、借鉴与留学深造之体会与收获,融会贯通。其书法开始出现探索性的结构偿试;其横画大胆左伸,似苏轼、黄庭坚之笔意;其直画有力笔挺,似碑味雄强之气慨;其盎然之书风,已初显端倪。
    【二】 放意巴蜀 融古步新
     第二个阶段,即书法风格的形成期。从1935-1949年(人蜀之后),约35至45岁,是傅抱石融古、创新时期。抗日战争八年居于重庆金刚坡,不仅是傅氏绘画风格逐步形成的关键时期,也是傅抱石书法风格发展的重要阶段。
    傅抱石深知书画同源的真谛。作为石涛的心仪者与研究者,傅抱石对其“画时用书法、书时用画法《石涛画语录》”的哲理更是心领神会。寓居重庆金刚坡下的傅抱石,受到锦绣的巴山蜀水的滋养和启示,不仅绘画“如山呼海啸一样喷发出来”,而且书法“如山川壮丽一样雄姿英发”,其大量令人难忘的书画杰作,一一面世;如《九张机》、《访石涛•(图02、03)》等等。“书与画”的一体之传统和“画与书”的互通之妙谛,被傅抱石很好地融入到自己的艺术语言中。
    在山水画的创造中,傅抱石充分调动书法之特性,发挥“飞白书”的表现技巧,使物象似有非有,似像非像;其画面中破笔散锋与纸的交撞触迹,快捷之准确传达心象;其画面中用力搓拧之笔走万端,叠状之“线条”气象万千;如1945年所作《潇潇暮雨》作品中,其铺天盖地的点、迎头劈来的面,横扫千军的线;如书法之草书点、隶书之横画、篆书之铁线等;都一一被傅抱石完美地结合与妙造到画面中。
    众所周知,傅抱石是一位美术史论家。他饱读史书,知通与娴熟汉字的各种遣词造句与释意,并潜心研究历代款识运用与书法的关系;如宋代绘画始有少量款题,元、明、清款题得以长足发展与书法的关系等,其史实与技艺他都了然于心。由此,题款中流露出的文史意义为他人所不及。如作品题跋中有一个特殊现象,即不断出现的‘写’、‘记’、‘并记’,
     对于“写”,傅抱石有着很高的境界;“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3〕他提倡“目观心记,多观察,细思考,勤动手”。〔4〕“记”就是静观默识,在看的过程中把好的景色与结构记在心中。在他的大量作品中不难发现有许多凭着记忆重复着的同一题材创作。如:《虎溪三笑》之:“抱石写于东川”,《平沙落雁》之:“抱石金陵写”题款,字少笔精;这种题穷款的作品,大多是由早年的记忆在心,日后重复创作常用“写”来表达的作品。由此,我们似乎可以解说傅抱石‘写’由心生、‘并’浮想联篇的‘记忆’;是他心记表达产生的一种独特方式,成为了他画款书法表现的又一大特色。
    从研究中看,傅抱石还能很好地融合书法、绘画在艺术审美作用上的创意性。并把题款书法,作为是自身绘画整体创作过程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来的表现;在一般情况下,傅抱石通常多用篆、隶书题图名,行草书题画跋,而以行书题得最长最多。十分讲究画幅的题跋位置、字体大小、行款长短、用字多少等都思索再三。其款题基本由款、题两部分组成;并由画名、题记、款、印等几个艺术元素组合。可单落名款,亦有款题皆全。具体到每幅画作上款题的组合形式也因画面内容而异,各有不同。常见有大段的散记、有题上自己考定美术史著、美术史实的心得和成果、有在少部分画作上记事遣怀、有对自己作品的评价、还题有对纸笔墨等杂评等。这些绘画题跋特点,增加了审美过程中的文化性,丰富和完善了创作中的表现性。
    如果说肇始期是傅抱石书法艺术的开启;那么,重庆金刚坡八年,是傅抱石书入画法和画入书境的创造期;这个时期,我们看到他的书法风格特点,与画面形成完整的统一;篆书气质高格,典雅大度,彰显出古意盎然之精神;其楷书文采勃发,风骨傲然,呈现出稳健厚重的状态;特别是行书彻底改变了学吴昌硕横画体势倾侧上挑、右上角峻拔以及横折竖画向里紧抠等特征;已从自身书法的基础上演化出新风来;开始以遒劲、爽洁、挺健的笔画写行草书,结体之端庄,俊秀之流畅,与“往往醉后”的画面形成了一种呼应与对比,具有很高的审美情趣,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面貌。
    【三】新际开怀 书写心话
    第三个阶段,即书法风格的成熟期。从1950-1965年,约46至61岁(新中国建国后至晚年去世)。这一阶段;是傅抱石绘画从旧制度向新社会迈进成功的崭新阶段。这一阶段,是傅抱石艺术人生达到最高境界的辉煌期。具体而言,这一时期;是傅抱石书画创造从思想意识观念上转变的表现,是傅抱石站在历史高度来认识,中国书画的国家意识、政治意识和社会意识的集中表现,是经历了不寻常的政治、经济、文化洗礼后的自我表现。
    人们不会忘记,上世纪50到60年代的政治运动,特别是1958年的中国“大跃进”和“高歌猛进”年代,许多知识分子都胆战心惊,讲话都格外小心。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傅抱石的创作心态便可想而知。如:图(04)《听涛图》:整体表现风格与郭有守先生1972年,捐献给故宫博物院八件傅抱石作品之一[林涛图]相类似。其题款谨束的运笔中,我们窥见出“政治气候”下遗留的痕迹,在此,其“往往醉后”只能是借酒稍愁的心叙罢了;要知道,傅抱石他不是“神”,也有心境不爽和情绪不快的时候;他不可能幅幅画精品,更不可能张张写杰作。这类作品是傅抱石创作思想变更前的重要信物,具有历史性和艺术性的双重研究价值。
    傅抱石曾对自已的旧式创作思想,向老友,当时中国文化界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的郭沫若反醒自已1949年之前的绘画创作,“目的不明确,都是为了个人兴趣”。“不食人间烟火,这句话,害了我大半辈子”等等。并接受了郭沫若的建议,通过思想改造,紧跟政治形势,开始创作毛主席诗意画,但当时的精神压力太大,连傅抱石自己也认为这些画不尽如人意。可是,让傅抱石想不到的是,他在特殊境况下所创作的诗词题款绘画,却成了当今艺术市场上最昂贵的作品之一。傅抱石是少有的领袖型的艺术家,能够思想统治技巧,境界引领风格。1959年他在《关于中国画的传统问题》一文中说:“绘画这门艺术,它必须服从当时的经济和政治,必须紧紧地联系作者的思想感情。”傅抱石深知;中国书画由于受中国儒家、道家以及更为深远历史阶段传统观念意识的影响,它所表现出来的特定的空间意识观念的内容,尤其国家意识、政治意识和社会意识,确实不同于世界其他民族的感受,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所以,傅抱石在书画上表现出强烈的政治意识、国家意识和社会意识,这使他的书画创作具有了深刻的社会内涵和时代气息。并将这一创作思想作为政治时代条件下重要的指导方向,用以引导自己的创作实践。
    对于大自然之造化,傅抱石了如指掌。全国2.3万里5次旅游写生时,他面对真景实情,细心观察其地质构造,在创作时根据不同地貌而采取不同的技法。因此,他原来主观内省的深度相对淡薄了,画面构思中也减少了许多主观想象和心图臆造,绘画作品的风格在变化过程中体现着现实与妙造之结合;此时其题款书风也随画起舞;如来自古代诗歌、词赋、楚辞、唐诗、宋词等绘画作品中的题款书法。由记忆重复书写变为由感而发;浓郁的诗意使题款时的抒情表现性增强,产生出韵味无穷的笔迹;题款的位置安排,随机应变,不落俗套;如:图(05、06)等,巧妙的呼应着画面,整体营造出一种旷达疏远、清新古雅的文化精神世界。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其书法风格较前有显著的不同变化;不仅完善了早中时期的艺术风格,而且有新的发展和突破;如:1965年作《长沙•(图07、08)》中的长篇题款表现了他从“金刚坡时期”的笔法细致稳健到20世纪60年代的苍劲老辣
    新中国的建立和新民民主义建设时期,傅抱石受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影响;思想上发生了很大变化,其艺术成就斐然;特别是在傅抱石看来是压力下的产物―以毛泽东诗词为题材创作的红色绘画作品。如:《清平乐•六盘山》、《沁园春•雪》、《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菩萨漫•黄鹤楼》、《浪淘沙•北戴河》、《神女应无恙》、《长沙词意》、《六盘山词意》、《广昌路上》、《山下旌旗》、《渔家傲》、《钟山风雨》、《暮色苍茫》、《九嶷山上》、《茫茫九流派中国》、《春风杨柳万千条》、《忆秦娥•娄山关词意•(图09)》、《虎踞龙蹯今胜昔•(图010)》等等作品;“画中书”与“书中画”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创作中傅抱石以饱满的热情,运用多种娴熟的笔墨技巧,将毛主席的诗词意境移入画面,在画幅题款上,注重表现运笔时的雄浑博大与气贯长虹;书与画的完美结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
    【结束语】
    傅抱石是一位充满激情并具有创造性的艺术巨擘;更是一位书风即骨风,书品即德品的书法宗师。他的“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5〕的艺术主张;已成为当代中国书画艺术传承与发展的创造理念。今天,对于傅抱石书法的认知与研究,仅仅只是开始。他留给世人的题款书萃,具有极高的审美意趣和文化价值;已成为了傅抱石艺术成就中的重要标志,并与绘画同辉,经久传颂!

    正如柳老师所说“今天,对于傅抱石书法的认知与研究,仅仅只是开始。”看到荣宝斋出版的那三部厚书中《傅抱石著述手稿》、《傅抱石篆刻印论》两本中中的小楷和硬笔书法是那样的迷人!
    万老师!您能否有傅抱石研究的第三部曲,关于傅抱石书法艺术的研究呢?
    小辈问得冒犯,多原谅!
    祝:一切顺心!


                                                 学生:简建明顿首
                                                    2014/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