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造访越窑青瓷老仙

已有 148 次阅读  2018-11-26 22:10
造访越窑青瓷老仙

文/王佛全

中国人都喜欢有8的数字,很巧的是,2018年8月18日初八那天,我与美国亚洲文化学院校董会主席赵晓明教授、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越窑青瓷非遗传承人陈鹏飞先生以及北京邮电大学青年才俊设计师张若宸老师,在西湖涌金门水边饮茶笑谈青瓷艺术人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陈鹏飞大师,在谈到浙江越窑青瓷博物馆馆长陈国桢先生特聘陈鹏飞出任博物馆荣誉馆长的渊源时,一位越窑青瓷的收藏大家和一位越窑青瓷制作艺术的传奇人物,可谓如鱼得水,两人成了中国瓷母——越窑青瓷文化脉络上的重量级人物,这也促成了一次拜访之行。10月11日,我们和上海科技报的陈怡记者一同来到余姚,拜访越窑青瓷博物馆馆长陈国祯先生。

赵教授说,这是和我们的第一次越窑青瓷旅行。

第一次旅行,就让我触摸到了三千年的气息。

当我们坐在陈国桢馆长的办公室里,他捧出了他收藏的那个战国时期的陶罐。这是我第一次触摸到近三千年的文物。这是一个周身镶嵌了琉璃直径在15厘米左右的陶罐,打开盖子的那一刹那,我心里一凉,闻到一丝三千年的腐气,好像从陶罐里放出了一只修炼千年的“老妖”。陶罐上的土掉了芝麻大的一小块,我心有余悸地捏在手指中,问陈馆长,怎么办,掉了一点土。他哈哈大笑,说没关系,我拿出来给你们看,这是一种传承。

三千年前烧制的陶土,是如何三千年而不朽,三千年而不烂啊!我一直以为这些上千年的器物都是修炼成精的“妖怪”,到底是如何度过了这长时间的历练!我现在看着它,摸着它,只是它时间长河里的一瞬,而它却成了我人生中的奇妙时刻。

所以我觉得她们一个个都是生命不息的“妖精”,在浙东越窑青瓷博物馆里,我看到了许许多多耀眼多姿的“妖精”。

陈馆长说,做这样镶嵌琉璃的陶罐,技术要求特别高超。琉璃的镶嵌很讲究温度,如果陶器烧得太硬就镶不进去,太软则不能成形。这是心手相通之妙成。现在全世界有三个这样完好的战国陶罐,而他已经拥有了三分之一的世界。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收藏可以敌过一个国家。这个70多岁的老人把一生都献给了越窑青瓷。他最早的一件青瓷藏品始于夏朝,这个年代实在是太远,远得连背影都看不到了,却如中华文明的起点一般。作为浙东越窑青瓷博物馆的馆长,他收藏了整个越窑青瓷的历史。

中国有句话叫:厚德载物。所谓一个人的财富应与一个人的德性气场相匹配,能够镇得住这些千年的器物,载得住这一方文脉,也绝非寻常之辈。倘若流落到一般人的手里,恐怕没有几件能保存下来。所以看着他如数家珍侃侃而谈,俨然是一个征服了众妖怪的老仙。这个老仙 ,虽已年逾七十,却依然目光炯炯,犀利有力,有几道爬满故事的皱纹却依然白皙的皮肤。他一眼就认出赵教授给他看的一张图片是汉代的陶罐。在他手里的瓷器,不仅保存完好,一些破损的器物他也找技艺精湛的大师修复,修复后的成品仍然相当精彩。哪怕负债累累他也舍不得卖出一件。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有缘收藏到了许多精品青瓷。

我去过杭州的南宋官窑博物馆,里面居然没有几件完整的青瓷,大部分都是破损之后修复的成品,陈馆长桌子上那些随意摆放的夏商周五代的器物都可以秒杀之。

浙东越窑青瓷博物馆位于浙江省余姚市,地处市中心的古建筑群内,是浙江省文化厅批准设立的一家民营博物馆,与一步之遥的通济桥交相辉映。藏品上至西周、春秋战国,下至五代和北宋,陈国桢馆长收藏的越窑青瓷总计六千件之多。

其实我对越窑青瓷仅仅知道了三个月之久,这之前只知道龙泉青瓷。而越窑青瓷是中国的青瓷之母,美国亚洲文化学院校董会主席赵晓明教授向我们介绍了他们关注越窑青瓷这个中国最早的瓷器艺术门类,我参与到这项文化记录项目中来,才真正认识到青瓷之美。越窑青瓷有着自己独特的釉色和烧制技艺,这种釉色随着年代更迭和烧制技术的发展而呈现不同,历经千年的沉淀依然闪耀着一种幽深之美。

而每件器物都让我浮想起当时人们的生活场景,比我们现在快节奏的生活不知道要精致多少倍,连吐痰都有造型精致的痰盂,我们现在只会望而生叹了。

这次访问越窑青瓷博物馆的时间太短,我甚至憋了个问题要问陈馆长而一直没机会问,只听他讲他的故事了,他的故事长如越窑青瓷之史诗一般,一次也听不完啊!

匆匆看完了陈馆长浙东越窑青瓷博物馆的越窑前世,我又等着越窑青瓷的今生,我期待着去拜访活着的越窑青瓷——陈鹏飞大师的艺术创作园了。

*********************************************************************************************

王佛全:青年作家、画家


西周:原始瓷两系罐


西周:如意纹笔豆一对。“豆”指古代盛肉或其他食品的器皿,形状像高脚盘


西周:原始青瓷双耳罐


西周:原始青瓷斜线纹尊。“尊”是中国商周时期的一种大中型盛酒器


西周:原始印纹罐


摄取罐壁纹饰


西周:印纹硬陶簋。“簋”是中国商朝至东周时期用于盛放煮熟饭食的圆口双耳器皿,也用作礼器


西周:原始印纹罐


西周:仿青铜器印纹硬陶兽耳坛。“坛”为口小肚大的中国古代盛物陶器


西周:原始瓷印纹硬陶罐。相对于成熟期瓷器而言,原始瓷被称为原始青瓷,出现于商周时期,是以瓷石为制胎原料所制作的具有较低吸水性的带釉陶瓷品


战国:兽头双耳罐


战国:原始瓷双耳罐


战国:原始青瓷权。“权”为古代衡量器具,常用金属制作,陶瓷作“权”,多为镇宅之物


战国:原始瓷双耳三足宽口鼎


战国:原始瓷双耳三足圆口鼎


战国:原始瓷隔锅蒸笼


战国:原始瓷水瓢


战国:原始瓷桶形罐


印纹硬陶与原始瓷器的密切关系


东汉:瓷叶脉纹香薰、褐釉鸭头三足罐


东汉的成熟青瓷


东汉:鸟钮斜三角纹镂空香薰


东汉:酱色釉兽形四足虎子。虎子口部似张口的虎首,背有提梁,圆腹,下有四足,因其形如虎,故名,其用途有一说是溺器、一说是水器


东汉:褐釉鸟钮双耳罐


东汉:褐釉绳纹井。“井”为古代桶形盛物器皿


东汉:绿釉三足灯笼罐一对


汉:双耳瓿。瓿为青铜或陶制小瓮,圆口,深腹,圈足,用以盛酒或水


无标牌提示“瓷狗香薰”


六朝青瓷特征。六朝(222–589年)一般是指中国历史上三国时期的吴、东晋(包括西晋)及南朝的宋、齐、梁、陈等六个朝代。“六朝青瓷”指当时生产于江南地区的青瓷器,上承汉朝瓷器创造的成就,下为隋唐青釉瓷器鼎盛期奠定了基础,在中国古代陶瓷发展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2006年,浙江上虞尼姑婆山发掘出距今约二千年前的完整三国、西晋时期越窑窑址


三国:两系波纹罐


三国:越窑绳纹井


三国:越窑蛙盂。“盂”为中国古代盛放液体的器皿


西晋:越窑野猪圈


西晋:四系盘口竹节瓶


西晋:越窑两系网格纹盘口壶


西晋:越窑弦纹镂空香


西晋:越窑灶


西晋:越窑鐎斗(古代军用三足带柄炊具)、魁匙(舀汤用的小勺子)


西晋:越窑带盘鐎斗


西晋:越窑鐎斗


西晋:越窑弦纹洗。“洗”是古代用来盥洗物件用的器皿


西晋:越窑弦纹三足灯盏


西晋:越窑人物盘


西晋:越窑蛛网纹盘。此盘纹饰很漂亮,可惜用紫色光照射显得很诡异


西晋:越窑合碗


西晋:越窑狮形辟邪


西晋:越窑狗


西晋:越窑猪圈


西晋:越窑网格纹水盂


西晋:越窑线纹


西晋:越窑线纹鸟形洗一对2-2


西晋:越窑“十格盘”


西晋:越窑堆塑五管仓


西晋:越窑堆塑五管瓶


展馆内极大多数展品无详细说明,此“越窑堆塑五管瓶”倒是配有介绍,像是一件镇馆之宝


西晋:越窑铺首两系盘口壶


西晋:双系弦纹瓶


西晋:越窑弦纹三层油灯盏


东晋:越窑青蛙尊


东晋:点彩盂


晋:越窑盘口壶


晋:越窑两系弦纹尊


南朝:洪州窑油灯一对。馆内除了展示越窑青瓷,还展示了部分洪州窑瓷器


南朝:洪州窑五盅盘。洪州窑是中国古代重要的青瓷窑场,属于唐代六大青瓷名窑之一,其窑址分布在现江西省丰城市一带,此地唐代属洪州,故称洪州窑


南朝:青釉莲纹果盘


南朝:青釉莲形油灯


南朝:越窑盘口唾盂


南朝:越窑博山炉


隋朝:青釉冥器三件套


隋朝:百飞鸟罐一对


隋朝:青釉长颈蒜头瓶


隋朝:青釉两耳瓶一


唐朝:龙罂。“罂”是中国古代用来盛水贮粮的器皿


唐朝:越窑多角罐


唐朝:四柄罂瓶


唐朝:越窑龙罂


唐朝:彩绘人物瓷俑系列


唐朝:彩绘人物瓷俑系列


唐朝:彩绘人物瓷俑系列


唐朝:彩绘瓷马俑


唐朝:彩绘瓷骆驼俑


摄取局部


唐朝:虎子系列之一


唐朝:虎子系列之二


唐朝:越窑四系罐


唐朝:越窑天球瓶


五代:高足杯


1988年,浙江慈溪市发掘出当年中国十大考古之一的唐宋时期越窑“寺龙口窑址”


“寺龙口窑址”越窑罐系列


“寺龙口窑址”越窑罐系列


北宋中期之后,越窑制瓷业从巅峰滑向衰落


宋:耀州窑刻花罐。耀州窑是中国宋朝六大窑系之一,位于今陕西省铜川市的黄堡镇,唐宋时属耀州治,故名。“耀州窑”是北方青瓷的代表,为中国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珍品


结束参观“中国浙东越窑青瓷博物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