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梦里乡愁知多少---大凉山之痛

15已有 1522 次阅读  2015-04-28 23:46
 
每个于浮世中行走的人,都是带着前生未完成的使命来到人间,或为了将尘世的风霜雪雨尝遍,或为了寻找前世遗失的乡愁,或为了在一花一草中静坐参禅。应该相信,无论尘世中有多少荒芜,人心有多少冷漠,总有一处风景为你伫足,是你安放灵魂的故土,安置心灵的原乡。---题记
深入大凉山腹地采风,是我多年的夙愿,终因红尘锁事未能成行。此次从滇西返蓉,沉睡在心底的夙愿被唤醒。先去了彝汉混血的迤沙拉村,又顺道西昌前往布拖,结果顺道并非顺道,来回一路坎坷艰难跋涉。布拖县地处大凉山腹心地带,位于凉山彝族自治州东南部,是一个彝族聚居的高寒山区县。
布拖县平均海拔在2400米左右,地形断裂破碎,以沟壑为主,年平均气温10度,夏季短,夏季最高气温为27度,冬季最低气温为零下9度,加上因为海拔不同造成的局域小气候,布拖县一年大部分时间处于寒湿的状态,全年大部分时间需要穿厚衣服。
大凉山的贫穷,主要是人文上的落后。由于他们浓厚的封闭的社会意识,几乎100%的文盲率,严重地阻碍了他们与外界的沟通与进步。婚嫁不与外族,几乎是在家族内通婚,很少与汉族等外族通婚。整个大凉山彝族居住区,直到今天,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面貌,还具有很浓重的原始社会的色彩,大多数彝族村寨房宅皆为国家援建。
 
三月的春风,还没来得及吹绿大凉山的原野,一路触目皆是枯黄,去布拖的公路正在筑建,来往车辆颠簸在坑洼不平的滚滚黄土之中,飞扬的尘土遮蔽汽车挡风玻璃至数米之内不见前途。一路经过的彝族村寨,看见大多数男女老少都坐在地上聊天,脸手一层污垢,很多小孩鼻涕直淌进嘴里。凉山的贫穷与落后,确实有点怵目惊心。
这里山高涧深,沟谷纵横,恶劣的自然条件导致该地区很多人民无法自给自足,生活贫困。这些因素同时也导致很多孩子上学难的问题。这些孩子们如今的糟糕生活学习条件也是让很多人无法想象的。我所看到的都是公路边村民的现象,离公路几十公里只有羊肠小道不通电的村庄又是啥状况就可想而知。
由于常听人说大凉山民风彪悍,也有西昌朋友警告过我不要独自一人深入彝族村寨,所以此行采风都在公路边的村寨,甚至连彝胞的住宅我都没敢进去,匆匆在路边拍几张片片便走,拍照之前大人小孩我都散发给水果糖,他们都报以我友好的微笑并积极配合。以后有机会定要约上几个摄影同好再次造访,更细致的进村进宅拍摄。
大凉山的贫穷还在其次,毒品自20世纪90年代始就折磨着大小凉山,大凉山腹地的国家级贫困县昭觉县、美姑县、布拖县、越西县都是吸毒贩毒的重灾区。静脉吸毒人员感染艾滋病感染者不在少数,早在2008年,凉山州累计检测出HIV感染者就已近万例,然而由于情况复杂,防疫力量不足,这并非普查之后的准确数字。
编写该篇图文之时,我心情异常沉重。写在此处,我用一个彝族毕摩为一个即将过世的吸毒艾滋病患者念唱的招魂曲结尾:“归来吧,魂魄,别在大山森林里迷失方向了;归来吧,木乃……别再眷恋那黑暗无情的地狱了!归来吧,回到生你养你的故土吧。”
毕摩简介:彝族所信仰的原始宗教,因其宗教祭祀的组织者、主持者是毕摩,俗称“毕摩教”。“毕摩”是彝族音译,有祭司、经师、教师之意,汉文古籍中有“鬼主”、“奚婆”、“希波”、“ 觋爸”、“耆老”、“鬼师”、“布幕”等称呼。他们掌握古彝书,拥有并通晓彝书经文“毕摩经”,识民间风俗掌故。民间一般认为,毕摩精通古今,能言善辩,知识高人一筹,是人神两界的沟通者。
(本组图片于三月份拍摄,因忙于红尘锁事没及时发表,今日终得空闲上传发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