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九六八

1已有 160 次阅读  2018-08-25 19:57


一九六八

郑学林

一九六六第二学期刚上几天课,文化大革命的风暴突然刮到县城并进入学校,课不上了,停课闹革命。革命的对象是老师,写老师的大字报!然后斗老师斗校长斗一切的人和同学互斗。斗腾了几年,一九六八年十月的一天,全城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一片欢庆。送家住城里的学生上山下乡插队,送家住农村的学生回乡,都去当农民种田。校园里不留一个学生,似乎再也不开课了。表面欢庆,实则凄凉。


郑学林 油画写生

家里人送我上学的目的,我在学校努力学习的目的,同是为了脱离家乡那水深火热的贫瘠土地。如今竟这样被毫无选择地打发回来了!我将与村里人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干最辛苦的农活,过着勉强能维持温饱的生活。曾经的愿望和理想一扫光。脑里只有失落,那是我第一次领略失落的感觉。

但我相信我的命运不应该就如此,总想着天生我才必有用,迟早有一天会走出去!一九七0年十月的大招工似乎初现曙光,但却告知只招插队的,回乡的不在此招之内。有位被招工回城的同学在回城之前来跟我告别,他兴高采烈,我也为他高兴,我祝贺他。但他却对我说,你这回安心了吧。如此安慰我!在他看来,你郑学林别再东想西想了,老老实实当一辈子农民吧。我当时虽然有些羡慕他,但我对他的话并不以为然,对自己依然充满信心。不久,大中专院校开始招生,我便得到升学的机会。他呢,只是在工厂里当锅炉学徒工。

当年回乡当农民的那种失落感,直到后来很多年还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里,并出现在梦中,在梦中我又回乡当农民了,不仅失落而且恐惧,因恐惧而惊醒。

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或一九六八年回乡当农民的那段经历,也许是我的命运中必然要走的过程,令我珍惜后来的机遇和现在的生活。

2018/8/25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