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燃烧的重量--读王华明和他的画

1已有 75 次阅读  2019-05-20 22:24

燃烧的重量

-----读王华明和他的画

作者 孙禹

(一)

命运的跌宕起伏,生死疲劳的义无反顾,艺术追求的韧性与痴顽,从来就是支撑一个艺术家灵魂纯粹的诺亚方舟!而岁月与时代,对一部作品的甄别于淘汰,从来就是极其锋利和残酷无情的!而这种甄别和淘汰,越是残酷无情,就越是能够激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在美学的高度上,自已的盲区里,陌生的领域中不断履险,攀登,创新的激情与超越自我的无畏和勇敢!而时下王华明的绘画气质,艺术风格,对色块的表现与领悟,直至其画面的宏大叙事,艺术感染力的直面冲击,观赏性的仪式感等诸方面,都证明了笔者对他和他作品的阅读和体验,并非隔靴搔痒,空穴来风!因为,王华明当下的追求和画风,连同他对色彩色块的挥洒与把握,绘画灵性的惮悟,画面效果给人直接的感染力,以其终极审美的追求,与时俱进的自省,不得不说是与后现代立体主义画家,自20世纪直到今天,仍影响着整个世界的三剑客:塞尚,梵高和高更之间,竟有了些穿越时空,心有灵犀的异曲同工!京剧大师梅兰芳曾有警世恒言:"学我者,死!"然,艺术始于摹仿,着力于创新,以鲜明的个性成就画风者,当是一个艺术家最终的审美高度和自成一体的大雪无痕!

《天界之梦》

(二)

如果说塞尚的传世名作《静物苹果蓝子》,是这位"印象派立体主义”的始作俑者,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的话,那么他这幅画的根本,就决不仅是"一蓝苹果”了。而是要着力表现这蓝"苹果”上方所要承载的份量!而王华明的代表画作:《天界之梦》,所表现的绝不仅是"天界"中的:太阳喋血,残月弯弓,空灵的滔天之水,宇宙万物的博大深邃,有形无形的层峦叠嶂,与天像示警的玄机和无极了!而是一种"燃烧重量”的直面承受,火海烈焰般的激情,胜似一切大自然力量的摧枯拉朽!而正是这种空灵和毁灭,这种貌似豪无力道又可毁灭一切的重量,才能将一切的坚不可摧的事物化为粉齑!这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静谧和爆炸,"凝固了一般的失重"和灭顶之灾的毁灭,从静动之间,人的视觉感受的安宁之中,旋律从弱到强的,递进的,不容喘息地迸发出的交响乐之后,又复归于静止与寂寞的张力,才能更加彰显出燃烧的博大与不能承受之重,烈熖般的苍白与血腥,以及摧毁一切的温柔和势不可挡的重量与力道!这就不得不让笔者惊叹了,王华明何许人也?竟能在有生之年悟道?竟能与法国人塞尚暗合,无辜地将“线条”和"轮廓”一路模糊下去之后,将自由的"色块"的体量和厚重,与事物的层次对比中,接天通地的泼洒开去,终将自已”用色块形成线条和轮廓"的审美意识,发挥到极致?这仅仅是在摹仿吗?不,孰不知:没有才情的艺术家,只是摹仿皮毛。而真正的艺术家,窃取灵魂!故,王华明是幸运的,他明白该怎样去"窃取灵魂"!故,此人悟性了得!

《金岸》

(三)

具有震撼力和感人至深的艺术作品,从来都是一个艺术家美学的修为和独立思想的结晶。更是美学高度上的孤独和冷峻!王华明到底是谁?怎么就成了今天的王华明?他从哪里来?经历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到底想到哪里去?是不是进过中国的"皇家"美术学院?是否亲吻过那些美术界,俨然"罗马红衣主教"们的手背?跪倒在那些"画圣”的脚下匐匍过?在江湖上是否有人"罩着”?生命中有没有出现过“管仲"之类的伯乐?笔者一概不清!只知道他六岁学画,母亲中学美术老师,祖藉安徽,浙江金华长大,后来成为商人。一通"无浙不商”的昏天黑地后,又从江湖中爬上岸来,擦干湿身,重又画画。一路连滚带爬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般策马狂奔,眼下也人五人六的攻城拨寨,占山为王了,竟也有了一方山头和根据地了!更让笔者欣慰的是,华明的血压虽偏高但并不碍事。但画家的身段和心态却不牛B,高傲,超拨。他常对笔者说的一句话便是:"再等等,再等等!我还会更好!”这就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了。一个人,若真的能在赞誉和吹捧之间,叫人家"再等等,再等等"者,无疑对这句哲言就真的心领神会了。因为:"有时,赞美比批评,更有强加于人的成份!”因此,华明是个聪明人,只要咬往青山不松口,再将“天道酬勤"吃个血脉通透,将来能出落个中国的梵高什么的,也并不是什么神话!但我祝愿他还是生前画作大卖,决不轻言"割耳朵”,因为吃不饱的画家,既成不了高更,更成不了米开朗基罗,因为作家画家都一样,体力活!但,一俟大成,当是"达人"和"话家"!

《太阳之泪》

(四)

去做作,少修饰,无俗态,大巧若拙,已成王华明当下画作的理念及审美的终极追求!从他的得意之作:油画《金岸》和《太阳之泪》便不难看出在画家的艺术记忆中,对"金色”的眷恋和刻骨铭心。苍海中一叶孤舟对金色彼岸的渴望和向往,似乎成了他生命的永恒符号。一个在幽暗的人生遂道里,靠着要紧紧地扼住一缕金色光芒的希望,最后成就了他终于挣扎着走出潮湿和阴冷的追梦者,终于看到了极地上的一派金色灿烂。这怎能不让他的灵肉欢欣鼓舞,从心底里击鼓喝采,高歌唱合?如果说:"黑色能镇住一切!"(托尔斯泰语),那么"金色",当是人生中最华丽的景观,和历尽艰辛之后的心灵史,和泪流满面的瞬间。于是,王华明的色块,层次,构图,线条,连同他的呐喊,渲泻与敬畏和膜拜,完全汇成了一派金色的汪洋,以浩荡而颤抖的诗意,激情与深刻的思考,鸟瞰了人类的视野中,所能覆盖的一切纬度!但,金色又是恐怖的,它曾让多少画家和冒险者,稍有虚妄和不慎,便在人生寻宝的采掘中,溺入灭顶之灾!然而,华明是智慧的,他知道金色的块状,是一亇饱经沧桑后的童贞,才能拥有的灵光一现。不仅要开合有度,百般呵护。更要以一亇纯净无瑕的灵魂,去可遇不可求地供奉着的!而他的另一幅画作:《太阳之泪》,竟将这种对"金色"色块的膜拜和敬畏,具有强烈感染力和现觉冲击力的色彩表述,以一种深沉而博大的隐喻,将太阳的眼泪唱得酣畅淋漓,写的惊世骇俗!宇宙与万物,人类的繁衍与庚续,一个个王朝的更迭,金色的浪漫与太阳温暖,不仅是一切生灵的精气和青春,更是光明终将战胜黑暗的象征和必然。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能感动太阳,能够让太阳落泪,还怕不能使鬼神同泣,春秋无色,万物动情吗?于是我就想到了梵高的巜向日葵》,想到了他的自画像《沒有胡子的梵高》!想到了这亇一生穷困潦倒,生前只卖出一幅画,终因不堪精神病的折磨,最后用**在麦田里打穿了自己太阳穴的画圣。也许正是梵高那张充满了希望的绝望,日后让他名满天下的巜向日葵》,这才使王华明的《太阳之泪》沒有白流!也许正是梵高的那幅身后价值连城,生前无人问津的《没有胡子梵高》,启蒙了王华明的对《金岸》的渴望,和他那巨大的接力与悲情。从而导致了一亇中国画家,向一位后印象派画圣,在《麦田里的乌鸦》的聒噪中,用一种绝命的自嘲,从而引发出王华明对死亡的致敬后,这才从色彩的“暴力美学"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美学的支点和特立独行的画胆。但,王华明是幸运的!他既没有精神病,又心志十分健全。至此,他就拥有了可以留给后人的煌煌画卷,即:《金岸》,《太阳之泪》,《律动》和《金色之路》等等等等。他就顿悟了什么才是"燃烧的重量",和一个艺术家那"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因此,在纭纭众生们的画家里,王华明就成了一亇不折不扣的异数,一亇独树一帜的行者,一亇用色块和思想,边走边唱的游吟诗人!

《金色之路》

《律动》

(五)

不是逢人苦誉君

亦狂亦侠亦温文

照人胆似秦时月

送我情如岭上云

华明的水墨画及人品,既有"西冷画派"的灵秀遒劲,飘逸律动!又有南人北像的细腻坚忍,豪气干云!当年,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剧组全国海选一号"贾宝玉"演员,他以第二名的名次落选。仅一步之遥,中国就失去了一亇杰出的画家,多了一位时下“面瘫式”表演的影视明星。这得祝贺命运的造化弄人。否则,人见人爱,到处给小鲜肉和“么么哒"的“公主病人”们签名留念,还怎么留芳百世?华明似患有"儿童多动症”,行步如飞,举止似"亨廷顿舞蹈症"?但一俟他谋定而动之后,便数月足不出户,狂画不止,且晨昏颠倒,又似一亇废寝忘食的“劳动模范”。华明给笔者一亇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亇行动派,说干就干!2019春节,千家万户都在“猫冬”,尽享天伦之乐,吃不完的年夜饭。他可好,驾车几千公里,一路杭州至东北漠河走马飞鞭。我在电话里问他,你去中苏边境作甚?他说他去干"行为艺术”要实地看探。我说"你大过年的跑到漠河,本身就是行为艺术!”他用他那"声带肥厚"的沙哑嗓子对我说:这儿好冷,尿着尿着就结上冰了!"我想此人疯了,满眼的"行为艺术”?先锋派,后印象派,立体印象派,野兽派都已不再过瘾,他要把蛮荒,原野和广袤的大地做画布,用自已的肢体做画笔,做一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苍天大地”之作!竟让我匪夷所思,目瞪口呆。至于他是否能不能做成?效果如何?能不能一气画完?今生今世能不能梦想成真?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我看来,"行为艺术”就是行动,而“艺术"当是形而上的东西。任何艺术形式的结果和最高峰颠,没有"行动",便从一开始就是扯蛋!这时我就想起法国人高更。最著名的行为,就是在他与梵高激烈争论的时候,用桌上的餐刀将他哥们的一只耳朵,几乎一刀完整地切下。而这位后印象派的大师,其理论精髓竟是:"他把绘画的本质,看作是一种独立于自然之外的东西,是记忆中经验的一种创造!”这种理论,在笔者看来,竟与王华明目前的尝试和美学的追求,在某种意义上不谋而合,似约定俗成了!但笔者可以负责任地说:无论王华明再生气和冲动,他绝对不会去割任何人的耳朵,更无“精神病"倾向。这主,人情世故练达通透,待人接物开合有度,艺术追求百折不挠,待人对己诚恳真诚,做事许愿言出必行!因为,这哥们笑的很甜!

《空谷泉音》

(六)

悟性,灵物也!不用则尘封。小用则小成,大用则大成,多用则通神!

中国的现代艺术始于何时?归于何处?目前根本无法定论。而当下艺术界的旁门左道,奇技淫技,帮派习气又是甚嚣尘上,尾大不掉。以怪为绝,以丑为美,更是大行其道,欺世盗名,蔚然成风!在这种泥沙俱下,浮躁不堪,一切朝钱看的雾霾之下,王华明还能常常“深山闭谷",悠然终南山,采菊东篱下,作画不止,探索不辍,实属难能可贵。由其是他在对现代艺术的热爱不断升温,对行为艺术的锐意进取,执着和痴顽精神与日俱增,更是朋友有目共睹胜于雄辩的。这在他的油画:《空谷泉音》,《裸》与《生命的交汇》及《金色之路》等作品中,皆被其呈现的淋漓尽致,如汤沃雪!当巜空谷泉音》那一股股温柔而刚烈的泉水,力透岩层,撞破石璧,一路披荆斩棘地涌出地面,奔流不息地去润物湿地,唱出了梦幻般的合声之时,画面上的色块,线条,轮廓,形态,层次和质感,便陡然地浑然一体,纵声咏出了波兰作曲大师:潘德烈斯基独创的"音块"之交响乐的绝响。而《金色之路》上的那些悬崖绝壁上的凌空断裂,绵延不绝的山脊上的訇然崩塌,一如李察德,施特劳斯的歌剧序曲,和声织体的错位,不谐和音的比比皆是,貌似反音乐美学却以大扭曲大融洽告终的完美,就使这幅画的思想性充满了乐感,并使感官上的冲击力,亦加突显出生命的鲜活不可抑制!而《裸》这幅思想性极为突出的画,以其独特的构思,画者对死亡的解惑和神秘,深刻道出了对尸体和灵魂的拷问之外,竟用一种酷刑般的残忍和压抑,惨白病态的色泽,不仅道出了:死亡是一切哲学的源头,更加强调了这一拷问,是任何人都无法回避的生命主题!当苍鹰40岁后,经历了自我的救赎,拨羽,去爪,磨喙之后,待150天过去,羽翼重获丰满,再获20年生命的蜕变之时,一飞冲天,翱翔天宇,化进丛山峻岭之后,王华明的这幅最具有生命像征意义,观赏性极强,又极具仪式感的油画《生命的交汇》,就永远地被笔者,收藏在了心灵最深处的密码箱里了!

《裸》

故,在笔者眼里,王华明已具备了大画家的品质和气象了,与他们不远了!就看他下一步怎么办?

不管你认不承认,时下的中国已进入了"娛乐至死"的时代!而真正的艺术家,能守住自已的"童贞”和“节操"者,才是一亇能笑到最后的人。因为,"不忘初心",正是一个能成就大业的人的基本人格,意志与品像和命门!而现代艺术到底能走多远?毕加索和梵高说了都不算,艺术家只有别无选择地去"殉道”,守住一种“无我忘我"的"死士”精神,才能将心中酷爱的艺术,一路庚续和接力下去!只有这样,也许有一天,你的作品才会价值连城!就连巜娱乐致死》的作者,美国人波兹曼都说:"以前我担心抽象艺术,会毁于人们的冷漠。现在我的担心却是,抽象艺术会被人们的热爱毁灭!"所以,只有高原没有高峰的艺术,最终还是平庸,更不会留芳百世!

《生命的交汇》

王华明天性乐观,才高八斗,激情澎湃,人缘极好!但孰不知:"天才是亇最靠不住的东西!一亇再大的天才,终日躺在草地上,享受着太阳的暖意,微风的和熙,那温柔的灵感也绝不会光顾!"

王华明是个性情中人,善良热情,朋友很多,率真坦诚。但要想:"成为艺术的贵族,就必须逃离上流社会!"华明离真正意义上的大家已经不远,但"谁最终能声震天际,就必需长久的缄默!"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而又有哪一亇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大师,不是泰戈尔的那句名诗中的践行者:"旅客要在外面生人的门口到处叩敲,最后才能叩响自家的大门,最终走进自已内心的深殿!”

才情卓异,天赋异秉,亇性鲜明,不拘一格,当下痴迷于“行为艺术"的画家王华明,能不能成为中国的"梵高,赛尚和高更",抑惑是"毕加索"?已经不毬重要了。更重要是他能不能完全静下心来?咬紧牙关守住寂寞?赤子画痴般地,将已经拥有的"燃烧的重量”,淬炼的更加厚重更加猛烈些吧!因为,熊熊火焰的燃烧,既无重量又无形无状。但他能毁灭一切坚实的物状与重量!故,身在寺中的和尚,不一定个个都能"悟禅"!而身在"沙门"外的香客,到有可能时时禅,事事禅!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西风古道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诗言志岂不又是美术和画?子在川上曰:逝者和斯夫,不舍昼夜!"画如长歌,歌如绘画。常被人们誉为:画是静止的音乐,音乐就是流动画面!"而一亇真正懂得珍惜生命,爱惜羽毛,以生命的殉道,去承载"燃烧的重量"的艺术大家,是绝对舍不得浪费生命,虚度光阴的! 王华明,你以你生命已经抉择的事业去熊熊地燃烧吧。因为你的画,只有在燃烧中,才真正地拥有重量的!

(全文完)

作者 孙禹(作家,歌唱家)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