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品埒端歙松花石砚 原载《艺术中国》2013.11期

1已有 3738 次阅读  2013-12-04 10:31   标签长方形  需求量  最大的  中国  如意 
 品埒端歙松花石砚
吴丹彤(安徽医科大学)

    
    2、雍正年间
雍正年间,清世宗秉承康熙遗绪,籍松花石砚笼络统御群臣。获赐松花石砚者,多感激涕零,视为无上荣耀,作为传家之宝。也许是为了增加松花石砚的需求量,雍正九年(1731)又召黄声远、王天爵、汤褚冈三名琢砚工匠进造办处制砚。 也许是由于多位雕砚技师的入宫,带来了一些新的设计理念与雕刻技法,故雍正朝的松花石砚在承袭康熙朝形制的基础上也有一些自己的特色。
雍正朝的松花石砚主要选用深浅相叠与黄绿相错而形成的刷丝纹,颜色仍以绿色为贵。砚形多为长方形,也有一些如葫芦形、如意首形、竹节形的不规则砚形。墨池浮雕中多如意、仙鹤、瑞兽等吉祥语意纹。砚周琢饰的纹饰中,前朝喜用的勾云纹及回纹少见,而桃、灵芝等具吉祥语意的纹饰居多。雍正朝松花石砚在砚形上与前代最大的不同是出现了竹节形砚。此类竹节形砚的特点是砚盒与砚体都呈竹节形,砚身与砚盒随所用石料而变,或作长方形或作曲边形,尤其是在砚盒的设计雕琢上,不仅将竹节、竹根、竹叶等雕刻和栩栩如生,而且还巧妙地利用了松花石中颜色分层的石料,将雕刻精细的竹叶与作为主体结构的竹节分为两种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不仅具有很强的艺术渲染力,而且寓意深刻又清秀美观。如现存故宫博物院的三方雍正朝的竹节砚,其中一方的砚盒底色黄,浮雕的竹叶为紫;另一方的砚盒底色为紫,浮雕的竹叶为绿;还有一方的砚盒底色为浅黄,浮雕的竹叶为深黄。以此可见当时松花石原料的色彩不仅丰富,而且工匠们在设计与雕刻时也是极尽巧思,充分地利用天然石料的特点又巧夺天工。
   
图17清雍正三款竹节砚砚盒。取自《品埒端歙》

雍正朝的葫芦砚较之前代也较有特色,即从砚形到砚盒都制成葫芦形,似乎更加注重葫芦砚的砚身与砚盒的统一性。如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清雍正松花石壶卢(葫芦)砚,其砚身为一黄绿相间刷丝纹松花石制成的葫芦形砚,其砚盒也用紫色与绿色分层的色石制成葫芦形,并在砚盒上雕镂出葫芦的蔓藤、叶片,另加蝙蝠与寿字。另一方雍正松花石壶卢(葫芦)砚也采用了砚身与砚体造型都极似天然葫芦的形式,并且在葫芦形砚盒上雕镂出葫芦的藤蔓与叶片以及象征福寿的蝙蝠与灵芝。另一方松花石葫芦砚,砚作亚腰葫芦形,砚材选用绿色水浪刷丝纹。砚面开斜通式墨池,砚缘雕饰蔓枝,砚背开覆手,阴刻篆书"雍正年制"。该砚的特点在于选用黄色松花石作为砚盒,这种色黄如木的松花石砚盒被设计成一对寿桃,并巧用石色在砚盒表面雕刻出一段桃枝与数片桃叶,砚盒内琢成葫芦形,刚好嵌入绿色的葫芦砚。葫芦寓意"子孙万代",寿桃寓意"长寿平安",两者相加,福寿双全,真可谓构思巧妙。
   
图18清雍正葫芦砚与砚盒之一
   
图19清雍正葫芦砚与砚盒之二

    3、乾隆年间
乾隆年间,松花石砚也受到了乾隆皇帝珍爱。这位热爱各类文房珍宝的皇帝,不仅用这种来自于龙兴宝地的松花石制作精美的砚台,而且还颇有创意地试制了松花石砚屏。
从形制上看,乾隆朝的松花石砚在承袭前朝的基础上有一些新的变化。
其一,上等石料的使用更加合理,砚盒纹饰较更加繁缛,雕刻也更加精细。也许是因为乾隆时期上等的绿色刷丝纹松花石料贮量已经不多,故乾隆皇帝一方面清查内务府所存松花石数量,另一方面将一些小块的上等绿色松花石嵌入到色彩绚丽但发墨较次的石材之中,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上等石材的研磨发墨性能。如台北故宫所藏乾隆松花石河图洛书砚,该砚的砚身与砚盒均为黄色的松花石(桥头石),但在砚身内巧嵌一块周边曲折婉转的绿色刷丝纹松花石材,巧妙地将色绿如玉、水波荡漾、光润细腻、起墨益毫、品埒端歙的上等绿色刷丝纹石材物尽其用。可谓物尽其用、搭配巧妙、慧心独具。此外,乾隆朝时松花石砚的造型与纹饰交由如意馆画家进行设计,经皇帝御览后方得琢制。这些由宫中画家设计出的图案,造型美观,纹饰较为繁缛,其中以松花石蟠螭砚的砚底与河图洛书砚的砚盒最具典型,不仅构图饱满而且雕工精细,每一片龙鳞与每一丝水纹,都雕刻得一丝不苟,纤毫毕现。
   
图20清乾隆蟠螭砚砚底。取自《品埒端歙》

图21清乾隆河图洛书砚盒盖。取自《品埒端歙》
其二,制作砚台的原料更加广泛,一些紫色的石料也用来制作松花石砚;而在此之前,这种紫色的石料仅仅用来制作砚盒。在《品埒端歙》中共收集了乾隆朝的松花砚36方,其中用紫色石料雕刻成的松花石砚就达到21方,另外还有黄色的1方,浅黄的1方,黄色嵌绿色的1方。采用紫色以及其他颜色石料制作松花石砚,显然扩大了松花石砚的原料来源,但另一方面也说明到乾隆朝时,宫中收藏的上等绿色松花石数量已经不多了。故而乾隆帝才会下令对宫存储的松花石原料进行清查,并下令对长白山实行进一步封禁,禁止闲杂人等进山狩猎、下河捕捞,以免惊挠山神,其主要目的可能就是籍此阻止人们进山采集松花石原料。
   
   
图22乾隆朝用紫色及其他颜色石料制作的松花石砚。取自《品埒端歙》
其三,形制与砚池的形态更加多样化。乾隆朝的松花石砚的形制除长方形、如意首形、葫芦形等外还有珮形、磬形等形制,并出现横长大于纵长者。此时期的松花石砚的池周、砚周的雕饰较前朝为少,但墨池中的浮雕出现了一些形式特殊的叶形、笋形、桃形、如意首形,另外椭圆形、八边形、偃月形、矩形的墨池也出现较多。
其四,砚背镌印较多。乾隆朝时的松花石砚上镌刻的印相当多,且大多刻在乾隆御用砚上。常见的有"乾隆清玩"、 "乾隆宸翰"、"永宝用之"、"会心不远"、"几瑕怡情"、 奉三无私"、 "惟精惟一"、 "长春居士"、"古稀天子之宝"、 "八徵耄念之宝"、"德充符"、"得佳趣"、"玉"、"质"等。
其五,创制了松花石砚屏。乾隆皇帝对松花石情有独钟,除命工匠雕制松花石砚外,还利用松花石不同层次的色彩差异,雕制双色砚屏。砚屏是一种特殊的文房用品,据宋代赵希鹄《洞天清禄录》记载:"自东坡山谷始作砚屏,既勒铭于砚又刻于屏砚"。 砚屏除了刻铭自励外,大都取材具有美感的天然石材,常置几案砚端以障风尘,同时也供陈设与赏玩。清代宫廷造办处制作的松花石砚屏,巧妙地利用松花石的色彩,巧施妙手,精雕而成。如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松花石山水砚屏,用赭褐色间豆沙绿的松花石雕制而成。该砚屏呈长方形,取暗绿色为地,作为湖水与天空;取紫色巧雕出仙山楼阁。由于合理地运用了浅雕与深雕的手法,将不同层次的色彩通过山石树丛、临水楼阁、石砌拱桥、数里长堤等巧妙地显现出来,形色皆备,栩栩如生,再配以紫色松花石底座,更显典雅稳重。此屏之另一面阴刻行书填金铭:"卞璞蔺璧纷纵横,锦囊宝椟缄瑶瑛。坐令玩物丧厥志,楚贾吴商空复情。松花之源产石子,由来王气常锺美。含竒韫灵正此时,疑有烟云绕江水。制为石屛胜荆玉,非夸雕琢夸淳朴。慎勿蔽彼贤,慎勿遮吾目,但令长陪几席间,直者见直曲者曲。" 以及楷书填金款"乾隆辛西夏日,御题。臣,梁诗正敬书。"并雕刻了一方减地浮雕圆印"臣",一方阴刻方印"诗正",使此松花石砚屏显得更加精美。
 
 
图23清乾隆松花石山水砚屏。取自《品埒端歙》

    4、嘉庆到光绪年间
乾隆之后,嘉庆朝已不再自东北贡进松花石,所用石砚取自前朝所藏。道光朝以后,外强入侵、内乱不已,国力大不如前。加之清宣宗崇尚节俭,松花石砚不再受到清帝的重视。从北京故宫院所藏有款的松花石砚来看,其中康熙款者10方,雍正款者16方,乾隆款者13方,嘉庆款者9方,道光款者1方。光绪款者虽然有5方,但所用石料"则是用乾隆以前剩余的砚材制成,皆为'径寸之石'的小砚而已。" 由此可见松花石砚的制作自康熙至光绪年间的延续与衰落。清代末年,松花石砚随着清王朝的灭亡而淡出人们的视野。
道光、咸丰与同治三朝,皇帝们时常在内外事务中忙得焦头烂额,对松花石砚虽然钟爱,但对用料与形制的研究似乎已经没有兴趣。在这三朝之中,雕刻的松花石砚数量很少,除了砚背铭文上出现的"道光御赏"、"咸丰御赏"标志出此砚的制作时间外,在形制上较之前朝缺乏创新,也缺少文采。从已公布的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一方嘉庆款松花石砚来看,此砚用绿色松花石雕琢而成,长方形,长12厘米,宽8厘米,厚2厘米。砚池上方浮雕了一只磬,砚堂受墨处为圆形,砚的四周雕饰花纹,砚背用篆字刻有"嘉庆御赏"四字。形制上沿用前朝,并无创新。
 
图24 清道光御赏砚。取自《中国文房四宝全集·砚》
倒是光绪皇帝在松花石砚的造型与设计上有些新意,这位维新失败后被慈禧幽禁于瀛台的皇帝整日处在太监们的严密监视之下,在愁思哀伤,苦思冥想之余,就是偷偷地记点日记,倾诉衷肠。为了消磨时光,光绪把部分时间用在了设计松花石砚上,然后把他所设计的图案与款式交由内务府派砚工进行琢制。这些凝聚了光绪的灵感与心血的设计,突破了前朝的形制,造型新颖,雕工细致,具有典型的宫廷风格。如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一方小葫芦砚,选择温润如玉没有刷丝纹的纯绿松花石作为砚材,砚呈椭圆形,长13.7厘米,宽3.8厘米,高1.2厘米。砚面由三枚葫芦组成,一大二小。大葫芦身为砚堂,束腰上开如意形墨池。砚缘处枝叶缠绕。砚背填金隶书款"光绪年制"。砚盒用紫檀嵌玉制作。该砚无论是外形设计还是雕刻手法,都较前代有所不同,显现出常用于玉雕与石雕的圆雕工艺痕迹。
 
图25清光绪松花石葫芦砚,取自《文房四宝·纸砚》

    5、当代
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松花石资源被重新发现之后,随着砚石品种的增加与科学技术的进步,松花石砚形制样式有了更加广阔的拓展空间。
首先,在砚材的使用上采用断面与平面并用的方法,以断面显现刷丝纹理,以平面显现云纹虹晕,两者都可以很好地展示松花石特有的天然纹理。如利用独石坑石材浅绿与黄绿相重叠的特点,砚材平用,则砚池之中绿黄图纹相互交融,观之或如祥云萦绕,或如风云涌动,令人心随砚动,神清气爽。再如一方奇石砚,左边取自然之形,观之若山,右边凿一砚池,因砚材平用而使砚池出现云丝缭绕之纹理,观之如山泉入池激起的荡漾水波,不禁使人联想到朱熹的《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另外将古峡坑中紫色与白色相重叠的砚材平用,会使砚池与砚堂显现出紫如蒸粟与白如冰雪的效果,所谓的"雪脑粟"就是古峡坑砚材平用而产生的特殊效果。
   
图26如春水荡漾般的纹理。
其次,在造型上突破了清代松花石砚大都简洁实用,造型规矩的传统,更加注重突出石质本身的天然美。造型上依材定形,因形施艺,妙思巧雕,主题鲜明,尤以松花奇石砚最为典型。如松花奇石"脚踏实地"砚,就是借一块酷以双脚的天然松花奇石,只琢出两只类似脚形砚堂,对外形不加雕饰,保留原有风格,饶有天然情趣。再如杨振宁博士制作的松花石三宝砚,以东北的天池与长白山为主要造型,于其中嵌入人参、梅花鹿、黑熊,构图取自传统题材,但造型却有时代特色。另一方"同舟共济"砚,以一条渔船作为载体,拼合在一起时为一艘内河的乌篷船,拆分后则为笔筒、笔架、砚滴、印章与一条用船身制成的组合砚,此组合巧妙之处在于用船舱将船身分隔为砚池、砚堂与印盒,分别用于贮水、研墨、存放印泥,可谓一物多用,创作思路清新,令人感叹。
   
图28现代·脚踏实地砚,取自《松花石砚》

图29现代·为杨振宁博士设计制作的松花石三宝砚。取自《大清国宝--松花石砚》
   
图30现代·同舟共济砚,刘祖林提供
其三,精仿清宫旧作。此类作品主要使用与清宫旧作相似的石料再雕出相似的纹饰,在材质与外形上与清宫旧作高度相似。此类雕刻技艺虽然在形制上以仿制为主,但由于其中有些旧作的技艺相当复杂且加工精度很高,故仅从清代砚雕工艺恢复的角度来看,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加之在仿制中还揉合了一些现代技艺,故笔者认为此类技艺也可视为当代松花石砚制作形制的一种。纯用手工仿制清宫旧作的人不多,辽宁通化的刘祖林当为翘楚者之一,他仿制得康熙蚌形砚与雍正葫芦砚等,用料考察,雕刻精细,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水平,可谓惟妙惟肖。
   
图31刘祖林仿刻的清康熙蚌形砚。刘祖林提供 图32刘祖林仿刻的清雍正葫芦砚。取自《地方砚》


注释:
33周南泉.明清琢玉\雕刻美术名匠[J]故宫博物院院刊,1983(1):81.
34[宋]赵希鹄《洞天清录》
35《御制诗初集》卷六
36傅秉全:松花石砚[J],故宫博物院院刊,1981(3):96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