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值得期待的突起潜力

1已有 680 次阅读  2014-03-25 23:23   标签black  style 

                                                   值得期待的突破潜力

                                        ——文蕴康保》书画摄影卷前言

                                                                    傅查新昌

       对康保的认知,我是从忻东旺和章华开始的。如果将这两个康保籍名人的艺术看作是一种文化生产,其基本的前提在于他们业已构建了自身的艺术谱系或价值谱系。此刻,我所面对的《文蕴康保》书画摄影作品,是地区性艺术创作获得新生命力和解释力的康保样本,它以油画、雕塑、书法、国画、摄影和其他实用美术为介质,描绘了当代康保人镜像谱系。或者更确切地,由冯印涛和冀晓东主编的《文蕴康保》图像写实的目标,旨在建构精准的族群记忆最重要、最根本的审美特性,它是装载现实图像的视觉记忆体,并希望汇入更大的民族记忆库。在杂语喧哗的文化语境中,康保人用视觉介入的方式,把经过高度压缩的现实织进画册,不仅直接指涉康保的当下,更要成为一种未来的历史记忆。与这个稳定的审美体系相对应,自然会形成一种意义生效的美学范式。

       毫无疑问,康保具有悠久的美术传统,它正在被当代康保艺术家群体所改造,更富于美学的扩张弹性,同时又表达出活跃的视觉阐释和解构能量。这是推动日常叙事到记忆叙事、现实叙事到历史叙事的转型,正在完成人们所热衷谈论的图像学与社会学转向。譬如,忻东旺曾经越过摄影构图的屏障,拒绝现实的简单反射,他把康保现实变成他的私人记忆与心性经验,并用独立的文化视角,记录这个难以定义的诡异时代,描绘出被世人忽略的视觉真相。尤其是“康保人”群像在国家美术场域的成功亮相,宣告了康保文艺新纪元的诞生。忻东旺之后的戴瑞卿、郑军、胡万海等康保青年油画家,都把忻东旺视作旗帜、榜样和方向,以其迷恋的乡土情结,作为一种文化复合体,补偿或平衡着中国农民阶层的文化象征。遗憾的是,忻东旺英年早逝,对康保文艺界的损失巨大。然而,他曾创作的“康保人”群像,几乎囊括了他对中外艺术运动和文化思潮的理解力。他不掩饰忠于现实主义艺术的雄心,既展示出农民的道德善良,人性的温亮,又暗示了他们的压抑感,失衡无奈的文化心态,以乡俗民情的力度与质感,阐扬着理想主义和人道主义的情怀,由此构筑出一段中国农民心灵史。理解了这层,便不难想象中国农民完成着自身的循环与推演,而忻东旺将中国农民的沧桑与心性,以隐藏在乐感文化背后的母体热血,标识出历史无可抵挡的时代意义。

       作为康保人,章华走进我的艺术研究视野,是在“他的童年系列三人组雕《飞翔的梦》,作为中国政府历史性国礼送给韩国,置放在首尔钟路区大学路上”之后的事了。这也意味着,章华雕塑艺术的当代性可以同时包含前现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的因子。由于存在着一个想象的西方和源于自身对当代性的焦虑,章华雕塑的风格的变迁、语言的转向、形态的拓展,既与西方的现当代艺术有着密切联系,也离不开中国本土的社会文化情景。借助经验、记忆、历史、风俗和梦想,藉此跟玩世主义剥离。因此,章华雕塑艺术基本的表达方式,从一开始就不是线性的、孤立的、纯粹的,相反是从繁杂而多元角度抵达心灵的深度的。通过对社会历史与文化生活的敏锐观察,以展示人类美好属性的独特视角,营建普通中国人的生态谱系,重构故乡和艺术创作的亲昵关系。他经常参加各种艺术实践活动,构建新理性的美学象征,表现着无处不在的人性温暖,极力标示出中国在精神想象上抵达的高度。在我看来,欣赏差异性文化是一种高度的文化自觉,珍惜本土文化则是一种基本的文化自信。章华对雕塑艺术的自信与执著、对历史认知、人文艺术作用的常识性价值观,以及意义追问中的人类尊严、高贵、吉祥、仁爱、善良、信实等价值理念,使他的作品拥有了人类特有的精神现象和价值理念,这就是一个时代精神生活健康的重要标志。在这种美学理想中,他对于人性温暖和生命的抒情、赞美和热爱,或者他把一些相反的生存状态互相协调,向人们传达着精神的风度与饱满,使其作品获得了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

       在全球化语境中,思考本土文化的价值、意义和地位,关键在于康保人自己的文化立场,需要通过整体梳理本土文化,从而延续和发展自身传统。在这个意义上,仔细解读由冯印涛和冀晓东主编的《文蕴康保》书画摄影卷,会发现艺术家们都在高扬人的尊严,达到了直观与理念的和谐统一,而探索人类精神在艺术中表达,正是他们的文化理想体现了人的自由和尊严,体现出中华民族灵魂中某些更本原的文化元素。李重新、王桂卿、徐建明、张德富、张永成、温素梅、郝建峰、张学峰等国画家的文化意识和价值判断的建立,以及对生命存在的深刻体认与意义追问,是他们艺术创作的本质所在。他们对笔墨语言的持久探索,或者对生命意识的直觉表达中,发现了有生命力的艺术语言,而恰恰是这种反照心源的笔墨皴法,把中国文化最内在的精神品质、生命理念和自然法则,转换成充满慈爱、高贵,吉祥、幸福、喜乐的理想追求,抚熨着后经济时代的人们的心灵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鲜明的时代精神和人文情怀,促进了当代康保艺术创作的变革。而贾媛、泰彪、李素萍、支亚男、王联、丁晓明、张晓慧、闫佳雨、郝芳、张劲莲、曲振龙等画家则表现出一种最紧迫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那就是不断地验证人性温暖,包括艺术理想与社会的良心。他们以自己独特的视觉综合和表达方式,把中国传统美学范畴的风骨、气韵和意境,大胆地揉进自己的作品里,以象外之象的意蕴开掘自己独特的艺术风貌。

       从文化学的视角,透视中国当代书法艺术本身的内在嬗变,不难发现这个时代关于金钱与道德和享受与罪恶异趣沟通的范例,而当代书法艺术本身也不失优雅地在这一经济至上的生态环境中,赋予了新的审美规则。对冯印涛和冀晓东而言,只要对康保的当代文化进行整体梳理,坚持全球化中本土文化创新的理念,将康保传统与国内前沿思想相沟通,康保文化的身份获得和价值重建是任何人也阻拦不了的。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康保的书法文化已经不是一个纯技术问题,而是成为了康保文化中超越性精神活动,在当今世界的技术化倾向中具有“生命精神化”的重要价值。譬如,李连启、李成、胡万川、韩兆喜、李成、武玉章、刘琦、李剡、郝建峰、李志军、贾贵启、胡乃荣、任富、王立东、李国彬、王启元等书法家,以他们各自探索的墨迹,体现出那超越于言象之上的玄妙之意与幽深之理。他们将书法融生命本体存在之意而非外在物象形迹于笔墨线条律动浑化之中,不拘滞于形迹而忘形忘质。在多年执著的书法艺术探索中,他们尊重艺术规律,使艺术本身和生命融为一体,最终把审美品质提升为人类智力、想象力、思维高度的一种艺术表现。因此,他们的书法艺术所对应的精神状态,同样是一种对宇宙本质的直觉和领悟,是一种与自然法则精神往来的艺术表达这正是中国书法指向幽深之境的美学精神之所在。

        在全民摄影时代,面对当代影像沦为大众化、商业化和山寨化的尴尬局面,康保的摄影家们追求着自证自悟、反照心源、重视个人主观审美情趣的价值与意义。就视觉表象而言,在形式意味与审美趣味这两端之间,他们探索的摄影艺术语言始终是一个从局部到整体的修辞过程,这是一个具象与抽象共时的审美过程,具有心灵在场的实验意味,暗含着摄影艺术的精神原型和摄影家的本真状态。譬如,王汝春的《牧歌》、张耀文《坝上秋色》和《风吹草底见牛羊》、董存斌的《生态长廊》、武玉章的《日坠云祥》、胡喜魁的《希望的田野》等全景式摄影作品,不是单纯地把大自然当作寄情的对象,他们对传统文化的绝对维护,对价值关怀的执着追求,使他们不得不对自己的艺术命运,从不同视角进行价值判断,即艺术学、历史学、社会学、哲学、建筑学和文化学等领域。实际上,他们用摄影艺术的魅惑力,营造了各种经验认识形式的培育结构,能够追溯到一个无法接触的自然本质,追溯到其开始的某一始建时刻。不同的时间刻度,有时是简短的,各不相同的,不服从于任何单向度的生命意义,往往在其内部携带着一种艺术价值,开辟出一种非常自由而繁芜驳杂的生态美学空间。只有这样才能使想象力得到最具普遍意义的拓展,给摄影艺术研究提供了更宽泛的现代性审美因素,也给他们的摄影作品做出了时代、潮流和风格的界定。     

       对于中国特殊的历史精神而言,个人化建构无法通过社会制度的现代化来塑造,只有在庞大的社会历史实践中,才能完成宏观的全景式的风光描绘。但同时要看到,人类的生活世界虽然并不是艺术,却来自艺术的自主性活动,人类按照自身的生存规律生活在艺术中,与艺术共患难,互通人生的奥秘。在《文蕴康保》书画摄影卷中,还有动漫手绘、电脑绘画、包装设计、水粉风景写生、根雕等实用美术作品,如果潜心研究这些作品有什么象征的话,就会发现他们在推测和预示着事物那隐蔽而不容把握的实质。不管他们努力加以把握的艺术思想,是属于哪种艺术典律,他们必须以全部智力地转向人类的社会意识本身。在很大程度上,中国文化是一个后喻文化和乐感文化,也就是说,实用美术也可以透过笼罩自我的全部彩虹般绚丽的面纱,把那谨严戒备地潜藏于内心的真金,呈现在无言的形象光照之下。其实,对艺术本质作这样一种界说,不但可以从相似、相应和相继的艺术原则中,很便当地推导出理论依据来,而且还与艺术人类学所要拓展的学术视野和美学追求密不可分。

       总而言之由冯印涛和冀晓东主编的《文蕴康保》书画摄影卷,以其特有的文化意识与艺术魅力,非常成功地推动了康保文化建设的正能量,也因此获得了显著成绩。如果说忻东旺油画和章华雕塑的成功探索,乃是康保当代艺术历史语境给予其以无穷的审美意义,那么,很多康保艺术家作为值得期待的突破潜力,则就是当代现实直接给予他们生存的重要依据。在康保,可能还有一大批敏感而具有艺术潜力的中青年艺术家,他们天然具有艺术能力与成功倾向,不必去向谁献媚,但他们需要持续的精神撞击。

 

                          2014325日写于北京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