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种尽责的艺术实践

1已有 600 次阅读  2014-04-16 11:19   标签normal  black  style  艺术 

一种尽责的艺术实践

傅查新昌

以科学的审美态度,历史地看欧阳德彪的静物油画,就会发现意蕴丰富的记忆写实缘起,超越具体的、有限的物象、事件、场景,进入无限的时间和空间,已经构成一种尽责的艺术实践。他的学理修养和社会责任感,以及他对历史文化与现实人事的敏锐观察,使他描绘着艺术家真诚的人性思考,呈现出自然世界的纯真本质,为学术研究提供了极高的美学价值。他的成功和重要性,在于他创造出一种明晰而又连贯的异常庞杂的绘画体系,用一种激进的美学理想与典雅的想象,极力标示着人文艺术在精神想象上业已抵达的高度。

显而易见,欧阳德彪所表现的静物对象是极其平凡的器具、花卉和水果,经过他反复推敲静物构图之后,不但使所画的静物可信、可亲和可爱,还要让它们具有光与色的丰富表现力,并且充分融入他对所描绘事物的深切的真挚感情,因而使静物显出很强的生命感。正如夏尔丹、莫兰迪、塞尚的静物画在艺术史中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和精神取向,他们都是从静物的本质属性出发,善于把壶、花瓶、水果、茶具、面包等并置与视觉综合,但在绘画艺术的内容和形式上有着很大的差异性艺术表达。欧阳德彪也不例外,他从历史认知中获得的创作激情,可能是词语永远不能替代的、诱发他形成自我想象与艺术创造的必要过程。与大师们形成审美趣味对比的,则是欧阳德彪在静物画中表现出各种文化印记:有的是民族意识的记忆系统,有的是他对艺术本质的深切体悟,有的是从生命经历中看到的生态谱系。尤其是面对当代日渐衰败的世道人心,欧阳德彪宁愿相信绘画艺术必定能作为首当其冲的精神维护,在无法可视的内心世界探寻救赎的可能性。因此,他试图通过静物油画内在的寓言式本质属性赋予其理想性的思辨能力,完全用写实或超写实的表现手法,不是在世俗世界上嬉戏虚假表现,而是在人性中尚未被控制的潜能深处,重新发现自然法则中必然的泾渭分明的秩序,从而使真理得以存在并一成不变。

实际上,这跟巴尔蒂斯的风景画没有两样,透过画面的深度便发现欧阳德彪的油画充斥着有关现代精神的深度考量,因而容易引起评论家们的广泛关注,这表征他超越了自命不凡的伪智性。作为从事美术教育工作的教授,欧阳德彪对人与自然充满爱,总是设法在其艺术中表现出这种爱,就像艺术探索充满着个性的特质,艺术的价值有赖于人类情感的深度。在《旧茶缸与帆布包》一幅画中,欧阳德彪通过潜心研究图像的形式语言,进行不同的构成变换达到不同的视觉效果和强有效的形式感,在保持画面的丰富节奏感与平衡感的同时,兼顾突出主体物的艺术性,使整个画面具有历史性和时代性。或者更确切地说,他在推动原始叙事到记忆叙事、现实叙事到历史叙事的转型,完成人们所热衷谈论的美学转向。由此可见,在文化精神危机遍及中国的当代,心性绘画是一种视觉疗法,就像欧阳德彪把旧器具作为一种媒介,甚至编织成意象丰富的意象构图,不仅直接指涉当下,更要成为一种未来的历史记忆,营造种族历史文化的精神圈。这表征艺术家的使命乃为解构可视世界的可见性,使其终至退场隐匿,从而建构出一种不可见的潜在精神,近乎真理之自行显现。

欧阳德彪的静物油画中,可以看到他社会学特征的审美主体,在现场言说和潜心创作的进程中,他坚持悲悯、平等、理性和尊严,但这主体隐藏在色彩与色阶复杂变化的画境背后,从而以超写实的心灵姿态,制造出主体在场的审美所指。假如按黑格尔所设定的逻辑走下去,艺术必然会走向观念主义。实际上,欧阳德彪把当代静物油画带出美院绘画课式教条主义的窠臼,而走向心性写实的途径,平稳、简洁而又理想性的构图,平淡、和谐而高雅的色彩,都是他通过对画面的形式感,孜孜不倦探讨趣味性、广延性和深刻性的结果。他展示的审美情趣的价值和意义,让人的心灵受到洗礼他的静物画在现实关注之上的精神张力,有明确的价值归属,因而既不同于价值虚无的抒情写实主义,又进而超越了纯粹问题性的社会艺术。由于时代的急骤变迁,人们对现实社会的思考与感悟,历史和价值在心灵中被分裂,打破了内心与外界的和谐,理智上疏远了地域文化传统。但在从抒情性的国家美学向关注现代人性细节的转型中,间隔着一场人生的大困顿。困顿所带来的往往是迷惘和幻灭,在这样的时刻,人会不由自主地去寻求一种精神归宿。在这个意义上,可以判断欧阳德彪对历史性的心灵灾难与人世的垃圾,也同样经得起端详与考问,在勾起痛苦、厌恶与恶心的同时,也唤醒悲悯、对生命的爱惜与眷恋之情,使他的绘画拥有了令人身心震荡的美学力量,他把自己对世界充满爱心的激情传达给他人,有效地开拓了人类美好属性的潜能。

实践证明,解读欧阳德彪的油画艺术,应该怀有一种返照心源的观察方法,判断他主观的、有意味的象征性艺术语言,以及给读者倍感亲切的倾诉意象。譬如,在视觉表现语言的建构方面,他首先明确具有生命力的对象选择,注重幸福情感本身的节奏感和表现力。然后运用油画颜料的性质,进行不同程度的稀释或堆积进行对鲜嫩花卉的表达,还适当地做些肌理以便表现静物的质感。他利用色彩的不同色相和明度、运笔的各种方向、力度以及速度、纯度的各种层次的对比来表现对图式的亲切感受。从色彩心理学而言,花卉象征着吉祥生命与人性温暖,也象征着生命本能对环境污染、生态危机、攻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