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王增瑞访谈录

2已有 610 次阅读  2014-04-26 08:03   标签office  normal  访谈录  black  style 

王增瑞访谈录

 

访者:傅查新昌(文艺批评家)

地点:北京宋庄王增瑞工作室

时间2014423

 

傅查新昌也许你不知道,在国内很多画家中,我选择了你。我喜欢你的新水墨画,想抽空对你进行个案研究。我们今天的访谈,可能占有你的一些时间

王增瑞:您能抽空来跟我对话,将注意力集中于我的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这就很荣幸了,这种对话可能在我们之间起重要的认知作用。

 

傅查新昌经我多元视角对你进行个案研究后,再次证明你是不断探索的好画家。

王增瑞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要通过精神环境所具有的魅惑力,用绘画感受世界和人生,这使我不得不对自己的艺术命运,从不同方面进行价值判断,即历史学、社会学、哲学、宗教和文化学等领域。因此,我跟别的画家,可能有一些区别,您在百忙中抽空对我进行个案研究,其实对我是最高的鼓励。

 

傅查新昌大抵是因为研究哲学和美学的缘故,我很喜欢你在艺术语言上所追求的探索性和提示性。为什么人们容易被伪大师忽悠,而对你的存在却保持了多方面的美学距离?

王增瑞我是循着人类艺术传统的文脉往前走的,不是简单横切面的折取,这不仅在绘画艺术语言上能有所探索和提示,也调整着我的人生态度,使自我心灵得以升华,不会让我轻易地成为本位主义者,或者在某一个阶段掉到某一个时尚,或者某一个浮夸的学说中。关于伪大师现象,我没有深入研究过他们。但我一直以为过于夸大的言辞和承诺,假如在现实当中不能完全兑现,就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虚妄。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脚踏实地的在自己可能的领域里,以平和的心态做些微的努力,推进社会进步,促进人类和谐,就已经非常值得赞叹,这样让我们真实,我们应该建立一个科学的健康人生态度,不要自以为是才好。

 

傅查新昌:你是诗人,又是画家,还记得自己的第一首诗和第一幅画吗?

王增瑞:我不记得第一首诗了,但很喜欢那时候写的《增瑞听瓷声》:我尊贵,是因为我痛苦过;/我圣洁,是因为里外都被烧透了;/我的荣耀,是因为你用火焰为我洗礼;/我柔和,是因为你的摔打与揉搓;/我能拥有安息与宁静,/那是你的灵魂被融化在其中。

 

傅查新昌:我很想知道你的成长经历,你觉得最理想的生存状态是怎么样的?

王增瑞:我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不断地怎样顺应生活对我的要求。我的成长经历非常普通,没有什么可谈的。

 

傅查新昌:那么,你从什么角度向我阐述自己呢?

王增瑞:我有自己可走的路,在给学生传授知识,或同友人讨论文学艺术的意义,或同专家学者谈论生命的价值,或通过对话的方式展示自己对世界的洞悉,或在与人辩论中分析中国精神的维度,或在与朋友的亲切交谈中辨明自己对希腊和罗马文化典范的研究与理解。通过这种多元交叉的心灵对话,使内在的精神自然释放和情感世界从容袒露。

 

傅查新昌正是这种对哲学境界的无限向往,使得你将人文艺术看作哲学的一种展开方式,一种特殊的情感存在方式。这也是我将你的新水墨画看作是自己哲学思想最好阐释文本的重要原因。你是不是将哲学作为自己的艺术精神栖息所了?

王增瑞不完全是这样,从少年时代起,世界就把我的精神逐回到自身之中,我一直追求着自己的艺术理想,希望把精神财富留给未来世纪的人类。因为这是我最幸福的希望,我相信我们的子孙会比我们更好,自由是一种对生命的理解,我不太强调外在的自由。而美德在自由中,冷酷只能阻碍生命,而神圣所带来的温暖,这信仰令我坚强而积极进取,这信仰令我坚强而积极进取。

 

傅查新昌这样我们可以少走弯路,可以走得更坚实是吧?

王增瑞是的,假如我们让内心变得更强大,或者走的更超然的话,我想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会遇到很多的事,假如我们通过思想交流的方式,使一个人在其境遇和性格的纷繁变幻中,却仍在心灵记忆和精神上忠实于自己,欣然且愉快地与友人分享天性中的每个兴趣以及生活中的每件事,这种纯爱的心是人之为人的根本理由。对艺术的这种纯爱,我们要努力实践,需要大量的临床经验,这样才能驾驭纯爱,才能开花结果。

 

傅查新昌:咱们先不谈结果。自古文人相轻,经常反唇相讥,做出彼此伤害的事情。

王增瑞:对文人彼此伤害现象而言,如果我们让每一个伤害都径直伤及内心,世界就会彻底把我们摧毁;如果最出色的文人,尚不能及时以冷静的理性,而是以善良的情感,接纳人们迫于需要和精神与心灵的脆弱而使其遭受的一切,那么他们注定会以某种方式走向毁灭,即使善良的情感受伤害,他也无法舍弃它的宽容并会尊重人类的可怜的冒犯,把它们看得很高尚。人生谁也无法逃避伤害,但是我告诫自己:我可以受伤害,但是我不要做一个受害者。

 

傅查新昌:你的意思是说,信仰比技术和修养更重要是吗?

王增瑞:这三样都重要,一个也不能忽视。

 

傅查新昌:你的内在逻辑,希望在新水墨艺术史上有什么样的地位?

王增瑞:一个画画的人,一个从事这个专业的,就像作为一个画家你首先要尊重你的工作。我是一个做事比较尊重历史文脉的人,从这个文脉走过来以后,才知道我到底更应该做什么,每个人的绘画都是顺着人类建树的美学,在这个基础上往前推进的。

 

傅查新昌你是否幻想过,你未来将成为什么样的画家?

王增瑞中国有句话,你有什么样的修养,你就有什么样的画面。关于超越这一块,我想可能是我不是停留在个人的经验上,我更多的是建立在前辈的基础上。面对艺术和哲学,感性和理性,我像赫尔德林一样,遭受到卡夫卡式的内修,即一方面是发达的抽象哲学思维,另一方面是敏感的感性艺术思维,此外还有诗歌创作思维,这使得我遭受到三套思维法则。文学艺术把人统一到一起的方式与游戏不同;当它是真实的并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他把人们统一在一起,带着所有纷繁复杂的苦难、幸福、追求、希冀以及快乐,带着他们所有的观点和谬误、全部的美德和理念,带着他们中的一切伟大与渺小,不断聚合成一个生动的、有千万个分支的、内在的整体,因为恰恰这个整体才是文学艺术本身。

 

傅查新昌文学方面的话题,我们会有机会交流的。其实,我想问你的新水墨画,是不是有几个过程的,从你开始喜欢画画,是不是有一个传承因缘?

王增瑞:当然有因缘了,我从小就很喜欢画画,我是从一个兴趣开始的。我比较关注事物的文脉,既然触及到这方面,我就会认真去研究,表明我的知识结构、心理结构和心性视野的内在调整,也是我对自我思想的梳理。

 

傅查新昌对艺术家来说,人性中最伟大的无条件的兴趣,一旦缺乏深邃和丰富的实质,野心和欲望就开始抬头,自由的思想越来越大胆,信仰问题摆脱了传统,自以为单凭才智就能得到崇高的真理。从多年不变的艺术理想中,你得到了什么?是不是所得越多就越苛求,而所求竟远过于所得?

王增瑞面对实际上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多想应该做什么,而不是我们应该索取什么,不管是艺术的高度,还是权利和金钱,这是非常重要的。天下的事都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冥冥中总有一个伟大的不可逾越的规律左右着这一切。所以我们要学会尊重自然,尊重前人,尊重一切对我们有帮助的人事。

 

傅查新昌:对,这样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会有很大的帮助,你在这里还可以再进一步强调的是,我们要尊重自身所从事的行当,也就是要尊重这个行当前面的人所做的一切的高度,我们要去学习,这么多年人文艺术发展建树的东西,这是能增进我们的智慧,丰富我们情怀的。

王增瑞:是的,我们还要在这个基础上更好的把握自己,现实和人生甚至还要在这个基础上更多的努力能做些什么,超越一些什么。如果回到这个事物的当下,无论研读古代还是当代,无论研读中国还是西方,都相互关联相互促进,现世虽不见用,或能有裨后人,关键在于关注问题的意义。中西对话如果不在“跨文化”之间、“主体间性”之间、“他者间性”之间进行,艺术语言的深度和推进力度就要大打折扣。

 

傅查新昌:确实如此,艺术作为一种精神价值存在,是人的生存世界的价值确证。你通过艺术而追求无限,你因这种无限的追求从有限存在之中超越出来,而使这种追求本身变成了无限对吧?

王增瑞:对,在创作和哲学的思考中,我将水墨画看作自己的感性世界,而将文学和哲学看成是人自我升华的理性历程。我现在差不多通过艺术审美所把握到的哲学境界,将感性个体引出了有限性的规定和局限性的存在,使人与世界仿佛瞬间同一。这种超越性是从有限设定无限,从个别进入绝对,通过在时间中进入整体关系而扬弃无限。

 

傅查新昌:我来自新疆,借此机会问问你对新疆的认识与看法。

王增瑞:从新疆,可以看到四大文化体系的交流:中国文化体系、印度文化体系、伊斯兰文化体系、和欧美文化体系。这四大文化体系是几千年以来世界各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出来的,是全人类的智慧结晶。中国新疆是汇流这四大文化体系的地方。它也直接影响到绘画、雕塑和音乐等领域,包括西方的古典哲学,也是在这个文化交流当中结束的。因此,我们在这样短暂的生命中,应该多读好书,让有限的生命达到一个高度,把自己生命的强度发挥到极致。

 

傅查新昌: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建立自己的绘画体系后,让人理解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王增瑞:是啊,所以我的清贫和寂寞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傅查新昌:为你所得到的一切,付出了过很多的代价吧。

王增瑞:当然,但我没有停留在事物的表象和奢华里面。

 

傅查新昌:在这条路上,你想走多远?

王增瑞:回答这个问题我想要心存感恩。

 

傅查新昌:感恩什么呢?

王增瑞:感谢上帝让我有幸生在中国。

 

傅查新昌你希望你的艺术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面对那无法掌握的下一刻,你是否表现出豁达睿知?

王增瑞我是想通过艺术来认识生命和这个世界,并且也想通过艺术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和平和安详。面对您提出的问题,我还是想说顺其自然,我们做自己能做的,该做的事,为这个世界的健康、明澈、湛然。我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有时候是需要耐心的,这个是需要通过信仰带来的,这就是生命的大智慧。通过信仰,才能看到更大的世界,才能超越一切的一切,进入事物的究竟和本质。

 

傅查新昌我只是觉得,有时很多艺术家为得不到别人理解而生气,他们渴望脱离束缚,不顾游戏规则,尽情虐待一番自己。玩过之后呢,他们会对自己有些警惕的,不再单一地、简单地、匆忙地搞创作了。请问艺术应不应该具有超越性,不投合大众的媚俗趣味?除了没日没夜地苦读、苦思、苦画之外,你如何正视自己的弱点、盲点和误区?

王增瑞读、思、画恰恰就是让我们发现自己的弱点、盲点和误区的。不让自己执着于小我和个人的经验,苦思在这里可以理解为关照,苦读可以说是看前人的经验,扩大自己的人生,苦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大量的实践,才能得到真正的心得和体会,否则都是道听途说,这样的东西终归是隔了一层的。关于绘画,很多艺术家为得不到别人理解而生气,我觉得这是大可不必的,当您走到一个空间的时候,或者进入一个有意义的时候,其实您是在为世界提供一个新的角度,别人没有经历过的角度,别人一定是要需要一个时间和空间来理解的。一定要给别人这个时间和空间,不理解是正常的,但是一定要有自信,假如您真的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是往前推进的,或者延伸的,或者展示有意义的价值的,会有一天会有人来采集,会有很多人来欣赏,或者很多人来受益,赞叹一定会来的。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一定是要超越的,您要以您的人生经验,和曾经的关于艺术的一个整体,您要在这个方面拿出自己的清新的,不可逾越的,不可取代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就是超越,它是个性的,但这个个性不是小我的,是建立在一个前人的基础上,或者文脉的体系里,一个非常从容的、有价值的建树。

 

傅查新昌我喜欢爱因斯坦,他把宇宙视为“比空还小”的一种执系,使我明白了欲念是多么痛苦的事,贪执渐渐减少,已略知生命究竟是什么东西。从这种思考出发,可以检视在世界上轻盈行走的可能性,就是认知生命不必是苦,不必贪执,把生命变成一种艺术,培养对生命的热爱,把所有的满足都视为白云苍狗,你说这样做值不值得

王增瑞都在人生的路上行走,这样是有效的,是快乐的,是健康的,不可以执着偏废,这是我的理解。正如我们昨天交流的时候阐明那样,艺术就是审美,是想象,是精心解释的经验,它在人们试图把握和欣赏其环境并解放自己方面,贯穿于整个历史并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从人类学观点来看,艺术应该变得更有意义,因为艺术不仅是依其风格与技艺来欣赏的,面且可依据它的社会文化背景来欣赏。

 

傅查新昌在我看来,一个人在其境遇和性格的纷繁变幻中,却仍在心灵记忆和精神上忠实于自己,欣然且愉快地与友人分享天性中的每个兴趣,以及生活中的每件事,这种纯爱的心,是人之为人的根本理由。你觉得是不是这样呢?

王增瑞我想这是大家都应该做到的,但更多的人在努力,趋向世界所呈现的是多面的,更多的时候人们是做不到这一层的,所以我们就像刚才所说的需要更大的耐心,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需要耐心和精进。

 

傅查新昌我和你在宋庄画家村相识之后,一次次深切地感到,你是在追求广敬博爱的思想境界,充满生命的大智慧。为此,我向你致敬!

王增瑞谢谢您仁慈的赞叹,我会更加的努力

 

傅查新昌:你尊重本真的审美趣味自然产生,使作品富有在场感,让人们在你提供的真挚、朴实和感人的审美替代中,获得一种对生命的温情和敬意在此,我感谢你百忙中抽空与我进行对话!

王增瑞我这些年的努力,得到您的肯定,使我感到非常荣幸。同样,在您的作品里面,我又何尝不是获得一种对生命的温情和敬意。我刚才突然想到,我们即使没有这样的对话,我们的心也是响应的,丝丝相扣的。在这里,再次向您表示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