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章华雕塑作品集》序

1已有 1211 次阅读  2011-09-18 16:29

        走向希望的所有理由

                                

                  ——《章华雕塑作品集》序   

 

         傅查新昌

 

在贪图世俗享乐的时期,文艺界是男女风流场,任何人的姿态表演,也许都有用武之地。然而,章华的艺术很特别,有时是唯美的、朴素的和写意的,有时是超写实的、理性的和绘画性的。在这多重层面上,他是通过有意味的形式实验,体现出超凡的个人才华与人性潜力,力图构筑一种唯美主义式的新理性伦理体系。就像王尔德所说,艺术的目的就是美的创造,人生的目的就是美的享受。

从章华的艺术中,看不到性意味的暗示,就像高更的艺术追求一样,高贵使人负责。这种艺术语言的美化水准,像永恒真理一样重要。仅此而言,在当下的文化语境中,章华像城市的播种机,通过无穷的温厚,让人思考很多深邃而重要的问题。他的成就和经验,他的当代感和对生命的感性直觉,以及他的新感受力,是其他雕塑家所难以比拟的。章华的艺术风格日臻成熟完善,在当下人性沉沦于非人化境遇中,故乡的记忆,曾成为他个体生存意识的阶段性体验,在异化现象日趋严重的境遇中,他并没有塑造吟痛的心灵,而是竭诚赞美人性最温良的部分,这种筑起希望和信念的纯度创作,无疑有其长久不衰的艺术魅力。他体味着新型的生活经验,从心理和精神上都比较敏感地介入时尚生活,但他在创作上特别注重探索性和当代意识,这使他的艺术追求和价值取向,充满人性温暖和理想元素。在这个诡计多端的时代,天生率真的章华也不容易,他的三人组雕《飞翔的梦》、八人组雕《老鹰抓小鸡》和九人组雕《出水芙蓉》,成功地把源于绘画性和写意性的感性奇观,转化为具有时代意义的思想力量,给当代艺术研究提供了更为理性的美学内涵。

章华艺术的表意策略,给我一种强烈的美感享受,他倾向于塑造青春女性内心的生活情景,从中挖掘生命内在的艺术魅力,以便让各种审美趣味自然产生,使他的雕塑显得生气勃勃而富有本真感。这跟忻东旺的油画艺术没有两样,可以成为当代艺术研究的一个重要现象。章华是激进的探索者,以人体的各种姿态,表述生命的高贵和女性魅力。在这个观念多元分歧的时代,他重新思考个人创作的文化价值和美学目标,试图说明抽象思维性的文化似乎在体制化体系之外茁壮成长。显然,在中国当代雕塑家中,章华表现出无穷的活力。实际上,他把创作本身看成一种审美游戏,创作不仅只是一种有意味的表现形式,还有事情本身的游戏功能。他的《老鹰抓小鸡》、《编花篮》、《童年的梦》和《快乐童年》等作品对往昔光阴的追忆与重构,如同屏风或流水,让童年时代的日常生活,重新在人们眼前漂浮与流动。这类作品看似尚显稚拙,但在题材的选择上却别有一番心意。它既不是他内心世界的自言自语,也不是现实生活的原生形态,而是以回望的姿态描摹故乡过往的时光,以个人记忆的方式畅想已逝的青春碎片。人们只有对这些符号体系进行细微认真的解读之后,才能从他提供的真挚、朴实和感人的审美替代中,获得一种对中国历史的温情和敬意

然而,非历史化的心灵问题,似乎并没有如此简单。章华艺术告诉人们的是,当个体生命因超验神性世界的消逝,而获得此在的绝对性以后,生命本体得到了空前的肯定和张扬。同时他又告诉人们,在当今世界性自由生命活力的冲撞下,生命本身活力连带其僵化的一面:丑恶、昏昧、混浊都一起得到肯定,生命本身成了终极价值。正如西方雕塑的演变,或昙花一现的极简主义,无论是劳申伯格的组合艺术品,奥登伯格的拜物性形象,还是凯因霍尔斯的真人雕塑,都以一种攻击性和戏剧性的方式,侵犯过观众的空间。许多年前,我每次看到贾科梅蒂的雕塑都特别紧张,就像看到一个满目沧桑的老太太活了一百岁,比任何人的历史都丰厚,而老太太的身体越活越小,如同豆芽变回豆子,毛线回到羊身上。许多年后,应该感到庆幸的是,我从章华的雕塑中获得了心灵的满足,章华给艺术赋予一种恒常不变的核心:少女的存在,一直抚慰着人类社会。透过章华对贾科梅蒂雕塑艺术反向性的文化修饰,人们可以读出章华对民族的、国家的、性别的和身份的价值思考。

在男权意识为主导的当下,章华创造这样奇特的艺术,就是当代艺术研究的命运。他的创作有时像温柔夜色中的月光,有时像黑夜点燃的金灯,如女性秘密在高塔上的圣诉,聚集着生命的有限存在和精神的无限需求。他塑造的骨感美学,多么像先于绿叶盛开的挑花。我曾对朋友开玩笑说,章华艺术的骨感美学,很有可能比韦塞尔曼的《美国大裸体》的色情形象更厉害,时时刻刻都“诱惑”着观众的审美之眼,或许他曾想塑造一条与社会荣辱休戚相关的美女蛇,让美女蛇看清在大地上空旋转的天象。写到这里,我想起当下的世道人心,想起专家学者对新婚姻法的解释,想起贾宝玉对林黛玉说的“你放心”,想起毛泽东的书法,想起希特勒的油画。在现实人事中,有谁能让人彻底放心。在经历多种多样的怀疑之后,章华对生命进行的最纯粹的赞美,就在于他创作的《第一步》。任何人的难,都难在这第一步,难在从人性的核心,迈出理想的第一步。这足以说明他的智性创作,已经解脱了理想化的价值层面,他对艺术创作实践的文化策略,带有相当强的实验色彩,这种实验特征使得他又带有前所未有的快乐,因为他把艺术创作变成了有意味的形式。

在文化研究的塑造下,任何社会现实可能都可以解读出当代的含义。就在章华的艺术内部,也有世界性的伦理构想,个人智慧慢慢通过一些美丽的退路,用更富有女性魅力的心灵姿态,来阐释生命所具有的温柔性与包容性,或者以更审慎的态度去发掘艺术的丰富内涵,赋予艺术以真实而充沛的活力。章华很在乎生命的存在过程,在最温亮的情感领域,他对肉身之美给予最新奇的指认:不管怎么说,青春的理想是美丽的,仿佛“鸽子神迹”的精神启示,总比花钱丰乳美臀更好。他的艺术的微妙之处,也许在他随心所欲地展示出精彩纷呈的迷幻般的当代文化图景,所以他被捧为抽象新理性主义者一点都不冤枉。

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章华对当代女性生活的关注,对女性生命意义的价值判断,对艺术传统的精神超越,都是为消除精神堕落而作出的巨大努力。他如此优雅而真诚地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文化符号之中,不管这些符号是真实的还是歪曲的,他的目光所及和听觉所触,以及他所接受的生活信息的主导内容,通过他对心灵的感动、情感的建构和亲情的抚慰,以女性的阴柔之美和坚硬的哲理,成功地显示了当代生活的丰富性和美好性。显然,开放的社会,消费时代的审美问题,也使他的艺术创作显得繁杂且富有活力,他的创作既是对这个时代审美时尚的适应,也是对媚俗社会的一种本能而潜在的抵抗。在不断激活的骨感美学中,他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格调和创作情趣,那些美少女雕像如此柔丽、温暖且富有磁性,她们不是一般和基本的文化意义上的美少女,而是升华到了诗意的人性高度,这已经构成他最高级的心灵力量,使章华成为雕塑界的佼佼者。他的一切幻想和祈求,一切憧憬和创作痴迷,都以女性最温柔的灵性,充实着人们的美好心智。

昨天晚上,在北京饭店,跟两个文学博士谈到中国当代艺术家面临的矛盾和困窘时,我特别谈起章华的《第一步》。他塑造了一位母亲扶助孩子迈出人生的第一步,母亲内心充满改善生活的热情和信心,让孩子致力于摆脱自身的婴儿气,致力于帮助孩子追求理想的生活。艺术的这种感染力,决定于它的热情和理想,决定于它对真理和正义的态度,让人觉得温暖,增加对生活的勇气和力量,给人提供一种理想的精神图景。从章华的《起跳》和《第一步》中,可以领略到他始终关注的是人类走向希望的所有理由。因此我还要指出,意向性并不是人性的秘密,人类的存在本质也不是冲动,而是从人性的核心,重新开始和出发。章华的童年系列雕塑让人看后一切似曾相识,仿佛人人都经历过,却又大异其趣,这就是章华艺术的神奇。从深层次看,他所追求的艺术精神与文化精神相关,艺术精神具有深广的文化语境。从章华的雕塑艺术中,我看到了艺术不再是启蒙、理想和崇高的自我表现,而是自由、平等与博爱的传播。

这就是我对章华的敬意。

 

 2011916日写于北京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