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张仃百年:从漫画到参与设计国徽与“哪吒”,再到寄情焦墨

4已有 477 次阅读  2017-10-19 10:18
张仃百年:从漫画到参与设计国徽与“哪吒”,再到寄情焦墨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2017-10-15 12: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他参与设计了国徽与《哪吒闹海》,晚年寄情焦墨山水,他与毕加索也有过交往。今年恰逢艺术大家张仃诞辰百年。今年恰逢一代艺术大家张仃诞辰百年。作为纪念,由中国文联和清华大学联合主办的“张仃诞辰百年纪念展”今天下午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启幕。
展览共分七个单元,展出张仃先生70余年艺术人生中的历史照片以及漫画、年画、宣传画、工艺美术、电影动画、艺术设计、装饰画、壁画、彩墨画、焦墨山水画、书法等近300件作品,全面呈现张仃一生为中国革命和文艺事业做出的杰出成就和贡献。

张仃
张仃的夫人,90高龄理召先生在谈及这个展览时对艺术界人士表示:“这个展览今后再也不会有了,永远都是唯一的一次,因为这是百年诞辰纪念,而且组织这个展览太难了。展览的经费后来是经过老学生捐款;第二个困难是没有资料。战争年代不可能有,解放以后,和平了,可是在特殊的年代那些资料被毁了。”
《女民兵》 中国画 41×57CM 20世纪60年代
张仃(1917年7月7日-2010年2月21日),中国辽宁黑山人,现代中国艺术家、教育家、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黄宾虹研究会会长等职。
以漫画为尖枪**参与抗战
张仃的名字在上世纪30年代初露头角,是因为其漫画作品。在那个杂文和漫画风靡一时的年代,流亡关内的东北少年张仃,愤然以漫画为尖枪**,投身于抗日救亡的时代洪流。张仃的漫画造型准确、简练刚强,极富鼓动性和吸引力。
《东北军脚下的镣铐》 漫画 7.6 cm×35.9CM 1946年
1933年到1938年,他活跃于北平、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地,带着他的漫画出入前线和街头,成为当时中国漫画界最年轻、最勇猛的一员战将,并因此罹难入狱。画家叶浅予曾说,张仃像是一座金矿,当时漫画刊物和编者们都舍得用较大篇幅发表他的作品。
《实行民主改革》 年画 36X26CM 1947年
解放战争时期,张仃解放军转战到东北,以《东北日报》、《东北画报》为宣传阵地,创作刊载了大量漫画宣传品,如《自我倒霉》等,有力配合了解放战争的宣传。在极其艰苦的物质生活条件下,创作了一批兼备民族特色及大众化的优秀翻身年画作品。而在粉碎“四人帮”后,他在漫画界第一个拿起画笔,画了一大批时事漫画,开启了中国漫画的复兴运动。
1941年,张仃为鲁迅逝世五周年纪念大会创作巨幅鲁迅肖像
引领新中国形象设计
新中国成立前夕,张仃出色的完成了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会徽设计。随后,他领导国徽设计小组,并参与国徽设计、开国大典典仪艺术设计,以及后来的团徽和团旗的设计。开国大典的景观设计,尤其是巨型宫灯缀饰成为经典的艺术设计范例。
政协会徽设计
张仃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者之一
设计完国徽后,张仃又马不停蹄地主持设计新中国第一批纪念邮票,由其领衔或执笔完成的邮品有数十种之多。在上世纪50年代,他是新中国邮票艺术新风的倡导者,第一个将民间剪纸图案和土布印染图案搬上邮票。上世纪80年代,由张仃设计的首枚生肖鸡票和鸡票小型张,其设计造型夸张,风格隽永,代表了他邮票设计的最高成就,成为人们争相珍藏的邮品。
《辛酉鸡年邮票》(T58)1981年
此外,张仃还主持设计了中南海怀仁堂和勤政殿,参与并完成了“开国瓷”设计,以及被聘为“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美术组长。新中国成立之初,几乎每一次国际重大展览会中国馆的总体设计,都由张仃设计完成,赢得了国际友人和设计界的赞誉和高度评价。
《哪吒闹海》影响深远
张仃在《哪吒闹海》创作现场
20世纪60年代初,张仃亲自创立了中国首个高校壁画专业,并率先提出壁画复兴倡议。1979年,历史再一次将艺术设计的重任托付给张仃,由他主持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大型壁画群的设计,并亲自创作了候机厅大型工笔重彩壁画《哪吒闹海》,实现了自己的壁画梦想,也开启了波澜壮阔的中国新壁画运动和公共艺术的新时代。随后,他又在北京地铁、长城饭店、昆仑饭店、石家庄火车站、香港中银大厦创作了一系列巨幅壁画,催生中国文艺春天的提前到来。
《哪吒闹海》 壁画 1979年
1978年,张仃担任上海动画制片厂《哪吒闹海》的美术总设计,并亲自为该片绘制了电影海报,这凝聚了张仃40年的漫画创作和装饰艺术理念精髓,推动了新中国美术电影事业。该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彩色宽银幕动画片,获得文化部优秀影片奖、第三届“百花奖”最佳美术片奖,还获得了法国青年童话电影节宽银幕电影奖和第三十三届戛纳电影节特别放映奖。
借焦墨山水抒胸中郁气
张仃的山水画创始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他与李可染、罗铭赴江南写生,归来后在北京北海公园画舫斋举办联展,那一年才37岁。中断20年以后,张仃复又继续他的山水画,一发而不可收。
《昆仑颂》(局部) 焦墨画 96×180CM 1988年
六七十年代,张仃被下放到河北的一所农场里进行改造,让晚年的张仃一度对颜色失去了兴趣。1974年,困居香山野村荒屋时,在黄宾虹焦墨山水册页的影响下,张仃开始了焦墨山水的创作,用焦墨宣释他的焦虑心情,祈望艺术创造的梦想。
《泰山朝阳图》 彩墨画 700X300CM 1983年
《西岳夕照图》 彩墨画 700X300CM 1983年
在此后的20多年里,张仃的足迹踏遍了祖国河山,把焦墨笔法和墨法发展成一套完备的艺术语言,并复兴了风骨雄强的北派山水,极大开拓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空间。
《巴黎组画——街区》 中国画 70X47CM 1964年
在焦墨创作到达一定的程度后,张仃再度焕发了对色彩的激情,并释放出巨大的艺术能量。1995年前后,他重返延安和故乡,创作了一大批可以传世的设色精品力作,成就了他山水创作的巅峰期。从而由早期漫画的黑白到装饰画的绚丽,从壮年焦墨作品的玄素,再到晚年设色作品的转换,使其艺术创造过程走过一个周而复始的圆满轨迹。
《碧涧白檀之图》 纸本彩墨 138×69CM 1992年
与艺术家毕加索交往趣事
1956年,张仃奉命赴法主持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中国馆的设计工作。时值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来法国访问,在接到文化部“随团访问法国各地”的电报后,张仃便向代表团建议去法国南部拜会毕加索。
张仃回忆说:“毕加索的家是海边的一所别墅,我们到达的时候,毕加索刚睡起午觉,穿着短裤、背心从楼上走下来热情地欢迎我们。原以为他的工作室一定很豪华,因为当时他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画家,一张作品值几十万美元,但没想到他的工作室里除了画作是新的,几乎一切陈设全是破旧的,墙上灰迹斑驳,沙发已经露出了弹簧。可是毕加索好像熟视无睹,墙上、地上到处都是他的画作。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翻译水平所限,双方无法进行充分交流。”
1956年张仃与毕加索
张仃曾经指着一张和毕加索的合影说:“我在中国人里算比较矮的,我俩站在一起个头相当,他在身高普遍比较高的欧洲人里,实在是太矮了。”据悉,张仃曾建议毕加索做中国的荣誉公民,邀请他到中国看看。对此,毕加索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中国太好了,但是年纪太大了,怕到了中国后,(艺术)又有一个大变化,自己会受不了。”最终,毕加索没有到过中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