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大羽、李可染山重视水画写生》

12已有 3081 次阅读  2014-08-06 04:56   标签作品原创  陈大羽  大写意  韩宁宁 

     《陈大羽、李可染山重视水画写生》

以前我们说过一个有实力的中国画画家是非常重视写生的。从古自今,许多大画家深入生活,从严求实,积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历朝历代的大写意以及山水画家都是十分重视各种形式的写生,写生是作为历朝大家锤炼各自的绘画语言,也是形成自己的绘画面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手段。在古代画论里面有关写生的记载也很多。一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就早己经道破了中国画的创作奥秘。据《宣和画谱》说:“范宽喜画山水,始学李成。既悟,乃叹曰:‘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很好的指出了他影响了几千年的山水代表作《溪山行旅图》的创作心路,元代大家黄公望的《写山水诀》所记录的他皮袋中置描笔在内,或于好景处,见树有怪异,便当写记之同样也把自己探索自己的绘画语言的过程归功于师法造化。然而明清之后,大部分画家步步以古人为法,并且总结出高度程式化的山水画表现样式,最终让山水画成了脱离生活的僵硬形式。到了近代李可染、陈大羽先生终于又挖开了堵塞了几百年的山水画创作源泉,而且写生的观照方式已和古人有了很大的差异。

这种差异性首先体现在观物取象方式上的不同。薛永年在《百年山水画之变论纲》中说到在千余年的发展过程中,山水画一直在变。然而真正改变山水画的题材内容、社会功能与文化观念,包括学习山水画的方法,还是近百年以来的事情。不过百年以前的传统山水画,大体是在缺少异质文化撞击的条件下线形演进的。百年以来,大环境下对西学的取舍,导致了山水画的非线形发展,形成了在艺术形态方面更多借古开今或更多引西入中两种取向的互争、互补与融合。所以李可染、陈大羽在50年代期间的山水画写生正是在这种西学渐进的近代社会,再加上二者早年各考上杭州西湖国立艺术院校以及上海美专,各自师从不同的师辈,专业上都专攻过素描及油画的学习经历,在写生过程中观物取象的方式已经是借用了很多西画对景写生的观物取象方式,特别是两者的素描山水写生,更能说明两人的基本功扎实,如1956年陈大羽及李可染的写生稿子正是很好的例证。

 

然而这种借用却并不是完全机械的运用西方焦点透视的画法,而是很好把它和传统山水写生的以大观小的取象方式巧妙的融合了起来。反观传统的山水画发展状况,由于古代信息封闭性,中国儒释道精神文化的稳定性,致使历代山水画发展形成了固有的表现图式,其写生通过画家长时间在大自然中饱游饫看、感受、体悟,用以大观小的取象方式用心去营造了一个山势面面观,山形步步移,可望、可居、可游的心象山水,它是画家的精神理想,人文气质在画面上的图像呈现。这也是中国山水画区别于西方的风景画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然而这种取象方式受中国封建社会的社会制度、自然经济方式、文化意蕴的长期封闭和稳定性影响,中国山水画发展到后期也因此形成了高度程式化的图像样式,最后却偏离了外师造化的优秀传统,使后期的很多画家都被束缚于这不二法门,结果就丧失了山水画再度发展的生机。比较西式写生方式和中式写生方式两者各有利弊,西式写生方式容易在现场更好的捕捉到对象的具体特点,容易使画面具有现场感和真实感,但是却易受到视点的约束,让画家的想象力和记忆力得不到很好的发挥;而中式的写生方式就能让画家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记忆力,完全可以让画家在画面上天马行空的自由驰骋,营造出自己理想的心象山水,可是长时间一以贯之就容易让经验扼杀掉现实生活的丰富多彩,让程式化吞噬掉大千世界的勃勃生机。而陈大羽、李可染却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契合点,让中西两种不同的取象方式最大限度的发挥了各自优势,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面貌。  

   陈大羽、李可染都是写生高手。尤其在山水写生和传统山水写生上大胆超越古人,他们是师兄弟关系,又同属齐白石最得意的两位弟子,一南一北,时而相约,互相探讨如何通过写生来改革中国山水画,他们另一个不同点就是两者审美理想极为相似,即使各自出发点不同,但各艺术造诣极高。究其原因,依旧是两者同处的时代相似,各自背景和文化情态虽有差异,但勤奋志同道合,所以最终二人实现外出写生之宏伟计划。通过分析比较,仔细审视不难发现,历代画家山水画面貌的革新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政治朝代的更迭,让画家感到对现实生活的失意而隐居山林寄情山水。在唐末天下大乱之际,荆浩退藏不仕,隐居于太行山之洪谷,期间数亩之田,常耕而食之。他摒弃一切功名富贵之杂欲,致力于山水画的创造和研究。黄公望同样是由于官场受挫而隐士生活,由少有大志试吏弗遂弃人间事,退隐而寄乐于画。所以,这些失意文人大多隐居山林之后把自己的美好理想寄托于山水之间,通过营造一个可望、可居、可游的仙境世界来让自己达到理想的彼岸,这也与老庄思想超然物外的精神一脉相承,因而古人山水画更多的是表现一种自然之美。而李可染的写生刚好却是出现新中国刚刚建立之际,在经历了发生在旧中国的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抗日战争、国民政府倒闭等一系列动荡苦难之后,表现出对新中国建立的无比喜悦和崇敬,秉承的是一种为祖国河山立传的审美理想,希望通过写生的手段把清末冷、淡、清、寂的衰退文人山水画改造成能够为人民所感到亲切的、透露出新中国的时代感和生活气息的新山水,希望透过优美的山水面貌能够表现出社会之美、生活之美。所以同样是山水写生,传统文人倾向于把失意之情寄托于自然之美,而陈大羽与李可染却通过表现自然之美实际传达的是社会之美。


 

 

陈大羽写生系列

李可染写生系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