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愿君常挥如椽笔,写出江南烟雨图

22已有 1019 次阅读  2018-03-01 09:16   标签style  江南 

  愿君常挥如椽笔,写出江南烟雨图

一一一高维洲先生近作赏读

                李良胜

高维洲先生头上桂冠很多,但不是他自封的。

画家、书法家、文艺理论家、诗人、小说家到飞行员、航空工程师等头衘,他都有过,每个行当都《堪当此任》的干得有声有色,鲜活生猛。可谓诗书画兼擅,文史理工双修,博学多才,为同辈人中之翹楚。他少长于江南,又有在西北、西南的工作经历,个性中既有江南的温籍婉约,又有燕赵俠士仗剑去国的豪俠气概。他的画也是如此,上承黄宾老《筆与墨绘、是为氤氲》浑厚华滋的遗风,下接他的恩师,江南大家董欣宾先生之薪火相传。在当下中国画过度视觉化,当大小展厅都以精雕细琢和肌理制作的作品輔天盖地而来时,蓦然回首,我们才发现能彰显中国画传统文化意蕴和大写意的艺术精神己离我们渐行渐远。中国画这种以笔墨精神与文化气息为特征的绘画己悄然演变为纯视觉表达的另一种类别的绘画。这种属性的演变,既是对传统的解放与开拓。也在更大程度上对传统审美精神的疏离与叛逆。但我们却在维洲的近作中感悟到痛快淋漓,大气磅礴,技法多样。在用笔、用线、用墨、用水上有其独到之处,就诚如他自己所说;〈学时有他,化时有我。化天地之象,集笔墨之间,何物、何景,尽显吾图画之中〉。他近期新作点划之间,充溢着乡思乡情。故乡是什么?是归程,是梦醒时分,是无时不在的思念,是历久弥新们牵掛;是长堤柳丝寄愁绪,一帘春雨杏花红?

 

 

清郑板桥在思念家乡美好的〈滿江红〉词中说:巜我梦扬州,便想到扬州梦我。第一是惰堤绿柳,不堪烟锁。潮打三更瓜步月,雨荒十里红桥火。更红鲜冷淡不成圆,樱桃颗。何日向,江村躲:何日上,江楼卧。有诗人某某,酒人个个。花径不无新点缀,沙鸥颇有闲功课。将白头供作折腰人,將母左?那么,看维洲先生的画,读郑板桥的词,也许,我们会认中悟到什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