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纸上印痕--2016云南十人版画展

15已有 2054 次阅读  2016-03-23 17:08   标签云南版画  文达画廊  园道版画工坊 


纸上印痕--2016云南十人版画展

            前言


纸是自然凝结之痕,也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而人们对纸上印痕有一种敬仰与信赖,这是缘于对自然的尊重和对文化的信赖。而在这个后印刷时代里,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发展,文本以及图像的传播渐渐摆脱了传统印刷方式的依赖,艺术也面临着泛滥的观念理论扼杀的危险,真正好的版画作品相当稀缺。当下,我们的艺术能做什么?我们的版画艺术要向世界发出什么声音?我们必须自信的站在这个节点上,深植于本土自身文化和生命体验中,输出新的富有魅力的价值观。    这次由文达画廊与大森设计机构联合主办,园道版画工坊承办的纸上印痕--2016云南十人版画展本着和而不同的精神,试图阐述云南当代版画的一些共同的特质和版画家个体相互间的差异。纵观这次参展版画家的作品,很难找到统一风格的相似追求,艺术家个体相互间的差异性非常明显。作品所反映出来的仍然是版画家个体独特的艺术风格。总的来看版画分为木版、石版、铜版和丝网版。木版是我国的传统,其中又细分为黑白木刻、水印木刻、传统套色木刻(拼版)、绝版套色木刻和木口木刻五大类。这次参展的十个青年版画家的作品基本涵盖了上述版画画种。游宇和李斌师徒二人的水印木刻版画作品堪称一绝,可谓是目前云南青年版画家群体中的佼佼者。黄成春的黑白木刻其速写式的线条令人耳目一新,而余昌的黑白木刻却是凌乱飞舞的短线条。张鸣是云南丝网版画的领军人物,其学生陈光勇的丝网版画也很有特点。王煜丝网版画观念性强更显得和其他人的不一样。戴雪生的铜版画是一种主体意识的有效创作。向卫星的石版画更接近于绘画本身。宋威的木口木刻有别于竖面顺纹的木版的效果,作品表现得更细腻精致。林小斌的拼版套色版画是一种少见的创作方式,使用线锯拼版上色印制。     在这个全球文化信息便捷通达共享的后印刷时代,在这个物质财富正在迅速增长而精神生活匮乏的时代,云南版画艺术呈现出多样性和生机勃勃的新局面。我们迫切地需要站在精神的高度,以更为广阔的文化视野和体验,以更具独特性的版画创作,通过纯粹的版画语言和语境,在美学形而上的维度上打开新的无限。

阿波 2016.3.4


             给你一个完整的版画面貌
                 文树荣(中国版画收藏家协会副会长)
云南文达画廊的廊主祝巍,想办一个十个年青版画家的展览,画家及作品请我选择定夺。对于有关版画方面的展览,我是乐意参与的,毕竟我花在这方面的精力太多了。虽然在我的脑海里云南年青版画家有一个完整的群像,但真要选择十个画家,还得费一番功夫。不是说我在取舍上有何纠结,而是考虑以一个什么样的切入点,才能让画展办得更有意思。其实对云南版画的一般意义上的理解,目前来说一是黑白版画,二是绝版木刻版画。黑白版画0.3- 已经作为一个基本普及的概念,植入在一些人的脑海中,而但凡有些版画阅历的都知道云南赫赫有名的绝版套色木刻版画。近年来,绝版套色木刻版画的普及已经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一些展览有其惊艳的亮相。但毕竟这不是云南版画的全貌。基于此,我想办一个除了绝版木刻版画之外的、完全展示云南版画版种的展览,给公众一个完整的版画面貌。
版画从其刻制的载体分类,分为木版、石版、铜版和丝网版。木版是我国的传统,其中又细分为黑白木刻、水印木刻、套色(拼版套色)木刻、绝版套色木刻和木口木刻五大类。石版、铜版和丝网版,俗称三版,是从国外传来的,虽时间不长,但已开花结果。而在版种的丰富性方面,云南艺术学院的版画专业的师生们,无疑是具有明显优势的。他们汇集了从石版、铜版、丝网版、木口木刻和水印木刻这些少见的版种的版画家,而由他们培养出来的一些年青版画家,在黑白木刻、水印木刻等方面,在全国性展览上已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因此,我选择的集中在云南艺术学院师生群体周边的这十个年青版画家,不但在版种上是非常全面的,其成就也是不低的(获得过许多全国性展览的重要奖项)。可能是基于他们全部都是版画专业出身的本科生或硕士生的缘故吧。
水印木刻版画一直是云南版画近十多年的弱项,老版画家们大都使用过,而年青版画家们却极少使用。游宇是云南水印木刻版画中的杰出新兴代表,这当然得益于他师从中国水印木刻的顶级大师中央美院的陈琦教授,三年的研究生学习,使他熟练掌握了这门国粹技艺。《搪瓷-红双喜》获得第12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优秀奖,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加上他在第20届全国版画展上获得优秀奖,他是有条件申请加入中国美协的。其本科学生李斌,悟性极高,在2015第二届虚苑版画新锐奖评选中,从51所院校、526位同学的2178件作品中脱颖而出的水印木刻作品《停行系列1-4》,获得新星奖(相当于银奖)。这师徒二人的水印木刻作品代表了目前云南水印木刻版画的水平。
黑白木刻是个古老的版种,云南的老版画家史一是最杰出的代表。近几年来,也有一群年轻人勤奋努力,但似乎没有脱离原有的框框。黄成春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2014年研究生,其速写式的线条令人耳目一新,其作品《娜姑一隅》于2014年获得第一届虚苑版画新锐奖的新秀奖(相当于铜奖),这是个极难拿到的奖项。余昌的黑白木刻走的是凌乱飞舞的短线条,也离传统黑白木刻讲究黑白灰块面线条的变化很远,但完整的画面并未让人感到凌乱,相反是一种有序而当代的感受。这些或许都是黑白木刻的一种走向。
丝网版画是近几十年来兴起的一种版画表现形式,云南也适时参与其中。张鸣是云南丝网版画的领军人物,其学生陈光勇也有近十五年的丝网版画创作经历,获得过不少全国性的奖项,一直在很专业地做,看着他一点一点进步,不能向公众展示,似乎是不应该的。王煜是川美的版画科班出身,也有十多年的丝网版画经历,想法也不少,观念当然与陈光勇不同。如果相同,在一个展览上又有何意义?所以,尽管是丝网版画,仍希望能让公众看到的一定是不同的东西。剩下的四人及版种是孤独的,在云南我至今无法找到第二个人来丰富他们。
戴雪生的铜版(美柔汀)、向卫星的石版,囿于创作的设备要求,局限了只能在有相应设备的大专院校的专门工作室印制。且不说美柔汀的技术难度,也不说石版的最接近绘画性,但从纯欣赏的角度,估计是很多人没有见过的。铜版、石版作为欧洲版画的最重要画种,也有几百年的历史。我在深圳雅昌艺术中心看到其镇馆之宝,一部600年前的中国地图册,巨大的插图很明显就是用铜版和石版技术印制的。但戴雪生的版画离工具性的印刷术很远了,已经是一种主体意识的有效创作,是一种艺术形式了。他的作品已经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和全国版画展,竟然没有申请加入中国美协。向卫星绘画感极强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更接近于绘画本身,与时下盛行的写生式的复制拉开了距离。他在1996年石版画就获得全国版画展的铜奖,现在重新拾起来应该会有大的发展。
用木头的横截面作为刻制版画的用材称为木口木刻版画,其目的当然是想有别于竖面顺纹的木版的效果,更细腻、精致,可能是它的一个方向,但观者的最大希望恐怕还是画面带来的感受。宋威创作木口木刻,也有快十年的历史,那种砧板版面的外观形式,是会给乍看的人一种新奇。宋威很坚持,尽管在省内没有第二个画家以此为主进行长期创作。我想,此次展览中是不应该遗漏的。
林小斌的拼版套色版画,也是一种少见的创作方式。或许看过方力钧大幅光头版画时会有概念,方力钧的版画因为画幅太大,使用了电锯,锯出大块的形来,然后拼版印制。林小斌的画幅也不小,但使用的是线锯,一块一块锯出形来,再拼版上色印制。其实年青画家一代,画面给我们的感受就应该是年青的,林小斌的画面感同样是专属年轻人的。
把这十个版画家集拢在一起,展示出版画尽可能表现出的丰富性,这才是对版画的一个完整认识.


展览海报


艺术家作品

《停·行之四》木版水印140cmx88cm 2015 李斌


陈光勇 《一只鸟》丝网版画 45×57cm 2014


黄成春 《立昌小景 》黑白木刻 60×90cm 2012

林小斌《 粉色的云》 套色木刻 90×120cm 2014

宋威《我的梦之三》木口 木刻 69×46cm 2013

王煜《年华之三》 51×104cm 2015

向卫星《莽原纪 》石版 53×65cm 2014

游宇《近山万象》木板水印 61×41cm 2012

余昌《眠 · 悠》黑白木刻 102×72cm 2016





云南园道版画工坊是大森设计机构携文达画廊共同打造的园道艺术中心旗下的下属机构,位于昆明市嵩明县杨林镇南澳渡假村,依山伴水占地三亩有余,配置上千平米展览展示展线及数百平版画制作工作室和若干标准客房。园道版画工坊除了创作各种版画和艺术品,还研发制作版画艺术衍生品及相关工艺品。园道版画工坊期待与更多更优秀的艺术家及艺术爱好者合作!

云南园道版画工坊剪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