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母亲的年关

已有 64 次阅读  2018-02-15 12:23

  

    从前过年,小孩子欢喜,大人惆怅,母亲常说,年关要来了!

    新春的时辰,有年把守着,这个坎儿不好过。那时的人封建迷信,除了人间的神,还有阴间的鬼,都得贡着敬着,否则这个年就过不了关,就会闹鬼神,不得安。

    人间的神,其实也是拜财神——一年劳作到头,能剩下多少?是否还欠账都很难说。所以,穷人担心年底债主上门要帐,就除夕前几天早早贴上门神春联。按世道常理,这又是一年了,欠账就可以暂时不还再往后拖。

阴间的鬼更要拜,这是家里最重要的仪式和环节。母亲会领着我,买上几刀表心纸,去乡下的坟地上坟。那时家境贫寒,母亲总会在坟前哭诉一番,数落着家事,还要到家族其他叔辈大爷的坟前烧纸,求得她所嫁的祖上长辈的保佑。回到家就算计着如何过这个年,购买年货如:香火、蜡烛、鞭炮、鸡鱼肉蛋、各种干货(干腊菜、金针菜、红枣等),蔬菜以及佐料等。

    过年吃的最要紧,要有红烧肉白烧肉、红烧丸白汤丸、红烧鸡白斩鸡,还要炸鱼以备烩吃。且肉丝提前过油,芹菜莲藕等开水焯好备用。最有仪式感的莫过于蒸馍,一锅又一锅的馍点上红点,还会为孩子们做小燕子、鱼形的馍,小动物的眼上都插有一颗红枣。馍要蒸满整整一草囤。准备这些东西,都是为了在正月里不动刀子。

同时,还要有过年穿的新衣服,起码新做一身外套。亳州人都说,新袜子新鞋,光衮半截。曾记得腊月里母亲常常是点灯熬油,为我们小辈缝制鞋子。做这些,还为了正月里不动剪子。

    正月里不动刀子不用剪子,是为了躲避鬼神。神,只能是贡着,敬神,更是除夕的最重要的仪式,父母亲烧香磕头念念有词,我们小辈们都不敢多说话,使用剪刀只能偷偷的。

    父亲只负责挣钱,而母亲却需要全家的统筹。一遇到年关,对母亲也都是一次考验,因为家庭人口多,父亲辈分长,大年初一,拜年的人多,母亲碍于情面,总要在年前把整个家里里外外拾掇一遍。虽不像现在有这么多的包装垃圾,但那时从墙角地面到窗户房梁,都要清扫抹洗,床单被褥枕巾都要全部清洗,且就靠一双手。

    鬼也拜了,神也敬了,等到大年初一,拜年的都来了,母亲就累得无精打采甚至都起不了床,腰酸腿疼十天半月都歇息不过来。

    拜年,拜鬼拜神,求鬼神保佑,让人们平安度过春之节日,万象复苏,又有丰收。

    可过年,对母亲来是说,却是一关,一个难关。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