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起做support装置吧(1)——记京港台学生的一次艺术交流活动

2已有 658 次阅读  2014-10-01 14:23   标签support  style  艺术 

              
                      
                     一起做Support装置吧        

           ——记京港台学生的一次艺术交流活动    

                     文/陈子芃 

       一、龙潭,感觉故乡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高空俯瞰下的台湾就像一块漂浮在太平洋上的巨型琥珀石。飞机接近地面,乌云正安静地抖落灰色帘幕似的雨,地面大片青绿水田倒映着天空,潮湿干净的空气透过机窗几乎可嗅到,周老师便调侃我们是从雾霾之都专程洗肺来的。

我们受邀来参加台湾元智大学举办的一个艺术交流活动,四个学生,周老师带队。参加这次活动的还有香港大学教授Thomas和几名港大学生,以及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教授Ken

从机场往桃园县龙潭乡工作营,一路上鲜摩登大厦,有些年头的灰色小楼房挨挨挤挤,配上干净忧郁的天色,像是被潮化的旧照片,又像我习惯调和的淡墨水彩。我们赶上了台湾的梅雨季。此时的让我突然想起白先勇《孽子》里的一段,台风快要登陆,阿青还涤荡在风雨里苦苦寻找他的小弟。我的目光游移在繁体字招牌林立的街巷,阿青和他的同路人还在这里谋营生吗?湿漉漉的,活生生的,似曾相识。

莫约一小时,我们抵达预定旅馆元智大学的游老师接待我们。她穿着树绿色卫衣,头剃成青皮额前却保留浓密的一撮,手里抱叠文件,给我们安排房间及行程事宜。

到傍晚还下不的雨浇灭不了我们的玩,抱着不浪费一分一秒的心态,我们坐上了去台北的捷运巴士。

台北不宽的街巷纵横交错,闹哄哄的人潮,空气中弥漫着小吃诱人香气我们跟着最热闹的人流满街转悠,喝奶茶吃牛肉面,不亦乐乎。雨给夜市增添了一味更热闹的元素,让那群在电影院或是酒吧门口的年轻人更肆意地呼唤彼此,伞下的人们依偎得更紧,街避雨的年轻人脸上兴奋的红晕掺杂着霓虹的桃色。我们撑着雨伞几次迷失在琳琅繁华的西门町,直到返回龙潭,夜色仍旧无法占领这座城市。

雨水蔓延到次日清晨。我睡得安然深沉,等睁眼看到不熟悉的窗帘才恍想起自己在台湾。

这天的安排是去一个叫武德殿的地方听讲义听说武德殿是一座古时用于练剑和柔道的庙堂。我们到达时,它乌棕色的歇山式屋顶下已经熙熙攘攘,雨伞都排靠青灰色的水洗石墙面,大家领取了讲义资料还在相互攀谈。来听讲的不仅有参加这次活动的师生,还有一些冒雨赶来的文学爱好者和几位拿着手杖的老人。

给我们讲义的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伯,他是桃园县出的大作家钟肇政先生的秘书,讲义的内容是关于钟肇政先生和他的著作《鲁冰花》。我依稀记得在很小的时候看过这部著作改编的电影,虽然看不懂剧情,却记得当那个爱画画的小男孩儿病死时,我心生委屈怜悯而嚎啕大哭。老伯追忆往事,娓娓道来,大家的思绪似乎也沿着屋檐嘀嗒的雨水沉浸到书中描述的那个年代里去了。

老伯又领我们参观了龙潭的几处庙宇和《鲁冰花》里描写过的景观。他的妻子,一个瘦条条的老婆婆一直给他着伞,好几次老伯做介绍时太激动,举起的手臂不觉伸出雨伞外被雨水淋湿了,她便把伞往老伯那边多移过去一些,老伯侧过头小声说你自己打不要管我”。可不一会儿老婆婆又掏出手帕帮他擦拭额头和手臂上的雨水。

来台湾与去别的地方心情不同的,我们心里似乎都藏了一把尺,丈量目及之处。毕竟,台湾和大陆同根同种,如今又那么不一样。走在干净朴素的小城,在纷纷扬扬的梅雨里听街道的广播不时传来提醒由于受大陆冷气团的影响,请市民做好防寒准备,感觉故乡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傍晚,天空放晴。游老师请我们央美来的师生吃晚餐,七弯八拐钻进深藏在巷子里一家门脸朴素的海鲜餐馆,点了一桌当地特色:蓝骨头的鹦鹉鱼汤汁黝黑的凤梨乌骨鸡煎锅里蹦跳的大虾,菜的味道浓郁还保持着食材本身的自然鲜味。我们边吃边聊着两岸的美食和文化差异,等我们把所有餐盘吃个精光,愉快的话题还没聊完。

我们又转战居酒屋,在这个日式风格的迷你小店点了一些烧烤和啤酒继续聊。

中途加入了刚下飞机的老师Ken。之前听周老师介绍过,Ken是美国日裔,哈佛博士,美国科学院罗马奖柏林奖得主。周老师说在纽约见识过他的现场表演,他在一个很大的空间里用身体当乐器发出各种巨大的声音震慑全场。(回北京后,我在中间美术馆现场看Ken那场名为《耶利哥城之口》的表演,真正领略到他超乎想象的气场能量,传统的听觉经验被瞬间震破。)

Ken人未进屋先传来爽朗笑声,他风风火火地进来时围着团灰色围巾,宽大的额头上银丝烁烁,机敏的眼神里藏着一丝诡谲,永远上扬的嘴角能看出些日本裔和蔼的气质。后来Thomas老师也加入进来。老师们都没有架子,比学生还活泼。一行人离开居酒屋后又去打保龄球,闹到半夜。工作营活动还没正式开始,大家已经成了朋友。

活动举办方似乎并不急于让我们动手做项目,而是让我们先熟悉龙潭。接下来的这个阴天,我们去参观怪怪屋”,大家纷纷猜测:

应该有很多流浪汉住在里面吧?”

说不定发生过灵异事件!       

隔着几个街区,只见一个怪异的建筑从低矮的民房上空高傲的抻出,有点像巴塞罗那的高迪建筑巴特略公寓。离近一看—— 

喝!电影《变形金刚》里的大黄蜂变身?这庞然大物一身明黄色装甲酷炫地矗立在十字街口,结构复杂嶙峋,凿出的一些不规则形状的窗口黑洞洞的,围腰还有尖角波浪形的饰带。待我们过了马路走到它脚下,发现一颗奇葩的大树从一楼楼梯门长进去,又从二楼窗口伸出来!

穿红色运动服的老人蹒跚而来迎接我们,他是怪怪屋的主人。

他给我们讲述这栋建筑历史,如何从他儿时的一个梦想一步步建造起来这座花费他毕生心血的城堡目前仍未竣工,他为此组建了一个小团队,都是他的老友他们分工合作,有人负责重心问题,有人负责设计,还有人负责材料运输。房屋依据形状挖地基,还坚持保护周边原有植物的原则,所以那棵奇葩的树才能保存下来。一个外国朋友感叹:what a strong man”让我惊叹的不是树,而是老人的坚持,这座建筑何尚不是他精神的外化?人一辈子就应该自己的梦想坚持不懈呀。

老人引我们进屋,一个老婆婆笑眯眯地招呼我们吃桌上的茶和她自家种的橄榄果。老人介绍这是他妻子,城堡的王后,这座房子就是为她建造。

一切听起来像不像一个童话?在这个日日物质化庸俗化的社会,竟然有人在童话里生活,而且生活得宁馨幸福,这多么让人羡慕和向往!我们能不为他们鼓掌祝福么!

吃着酸甜的橄榄果,一边参观他们的城堡:偌大的屋内并不见什么流浪汉,而是堆满了他们收藏的字画、木雕、瓷器等。虽不是什么十分名贵的艺术品,但对于一个非专业收藏家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的数量。

从屋中间的绕柱楼梯扶梯而上,每一层都是不一样的格局和别出新裁的装饰。爬上最顶层的露天走廊,站在这里远眺田地与树林交织成绿色的地毯延绵向远,而远处黛青色的乳姑山温柔地抚摸着天际那片欲落不落的雨云 

                                             (未完,待续)2014.04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