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起做Support装置吧(2)

5已有 856 次阅读  2014-10-01 23:15   标签style 


                     一起做
Support装置吧
                                  
                                    文/陈子芃

             二、龙潭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钟肇政先生的书社是一幢日治时代修建的棕黑色全木制日式建筑,竟然给我们做活动站和工作室!

元智大学的阮主任宣布这次项目的主题是:Support

全英文讲课,借助投影仪Support简单翻译为“支持”,几位老师轮番围绕这个词发散出各种衍伸词义和可能性,加上专门准备的ppt,我们对这个词便横纵有了多层理解。然后根据学生不许跟同校老师的原则进行混搭三位老师,学生自己挑选一位老师,兵分三组。每组做出一个项目,跟support 有关,跟龙潭有关,跟我们自己有关。

开始Thomas队,由于香港大学的同学晚到,队伍重新编排,我又加入了Ken队。Ken诗朗诵般的语调把我们带进了声音艺术的世界。他打开电脑,让我们听了几段他自己录制的音频,像大风呼呼吹着木船桅杆上的旗幡,像屋檐上的积雪大块落下闷声有力,像两个人在嘈杂的市场用带着憨厚鼻腔音的异族语言争执,但都不可明确分辨,同时又能引发很多想象。这些音频颠覆了我们对某种声音对应特定事物的既定认识,还诱导我们对空间的具体联想。

我们在tumblr开了一个网站准备用来放我们收集的龙潭照片。我们需要走访龙潭。

我想看半夜的龙潭,约了元智大学的伊珊和港大的美国同学John一起,夜静时出门拍照。我在大一夜游北京城时发现,夜能赋予一切事物以某种魔力。

天空细雨霏霏,地面晶莹淋漓,潮寒之气四下浮动,我们像走进了一座灵幻空城,脚步也收敛得小心翼翼。躲在下水道的动物,飘在树上的祈祷符,斗篷上接漏水的瓶罐,踭开墙缝的植物……万物皆有灵,一些声响会在寂静无人的空巷被放大那些白天不被关注的物什和细节,在人类睡去的夜晚复苏了它们的生命,在角落里忽明忽暗地吸引着我的目光。

沿着街边的树走,马路对面出现一家灯火通明的茶社,辉煌的灯火染得临近街道的地面金黄迷离,茶社里人头攒动高谈阔论。还没来得及细看,木质雕花玄关已缓慢关闭,茶社瞬间像海市蜃楼般消失了,街道又恢复一片寂黑。

 凌晨一点多回到旅馆,Thomas老师带着他的队员还在大厅讨论得火热,看门老伯说要在大厅休息了,他们于是决定去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喝咖啡继续讨论。

第二天一早,我们队被ken神秘地叫到他房间。他守在门口,让我们两三人一组进入,然后他把门从外关上等候。我想起在798尤伦斯艺术中心看的神秘兮兮的提诺·赛格尔(Tino Segal黑白房子的展览:踱步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吟唱四面响起,忽远忽近,你在猜这是真人吟唱还是环绕音响,又察觉空气微微浮动你只能紧张地呆立原地,因为你连进来的门都看不见,再慢慢地,眼睛适应了黑暗,惊觉四周有无数的身体正围绕着你狂舞吟唱!再去参观白房子时,人逐一出来时那一脸迷惑又若有思悟的样子,正如现在同学们从Ken的房间出来的表情,我愈发好奇Ken的房间到底卖了什么关子

轮到我推开房门,早晨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棂投射进来,洁白的床单中间醒目地摆放着一本厚厚的黑封壳的圣经,房间看不出有人生活过的痕迹,气氛显得有些圣洁肃穆。目光搜查完毕,耳朵开始第二轮搜索,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啼,自遥远处传来早市的喧嚣,也不像录音机放出来的呀,此外真没有特别之处了。我仍然启动各个感官紧张却无效地搜寻这个屋子,最后只能望着圣经发呆。我看看手表,却忘记没有记住进来的时间我在屋里找不到我要的答案,也失去了对时间长度的判断,我感觉自己在屋里呆了很久,却怀疑屋外可能没过两分钟,一种被逼近最后审判的夸张感觉突然向我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Ken开了门说时间到了。

大家涌进屋子。Ken问我们感觉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

我们集体茫然。

他走到床边,翻开圣经,里面竟然是一些花花绿绿的照片和艺术作品照片!我们想笑又觉得笑不出来。Ken问我们怎么不打开看看呢?是呀,十几个人竟无一人去翻看,是出于礼貌不动别人的东西?还是在特定的空间以及对圣经艰涩的固有认知而不愿去实际考察?总之,我们似乎常常以这种错失的状态在认识和了解事物,变得被动又盲目,而往往答案就在眼前,只要我们依循惯性再走近一步。

我们来到大厅讨论方案Ken对我们旁敲侧击提点了一些可能性,但这离具体落到实处做出一个东西还有很大距离。时间紧急,三天后就是展览的日子。

基于Ken对我们声音方面的启发,我们不约而同想做一个声音装置来体现龙潭。既然范围确定为声音,那么龙潭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七嘴八舌的讨论得出:龙元宫的钟鼓声、早市的喧闹声、街道的气象广播声……

那么,这些声音又设计成什么样的装置呢?

John说他曾经看过一个套在脑袋上的声音装置,虽然我们觉得普通了点,但就时间上实施它的可行性最。我如果只是声音的话还不如直接戴一个耳机,或许应该在里面加入视觉元素?于是有同学提议可以在盒子内部装上影像装置,也可以做一个可视孔,这样在不同的地方盒子能产生接地气的画面,而且比影像装置方便好做一些。

接下来,我们决定出门考察到底要把盒子放在哪里以及具体选取什么声源。

我们先来到气势恢宏的龙元宫。大家仔细观察每一处,从神像到天顶,从香炉到雕花木门我甚至注意到了门神的饰带上还有一串繁体字写的电话号码。

伊珊说看到庙内桌上的镜子可以反射到天花板,而且站在每一处反射的东西都不一样。

还有同学说透过庙外的香烟袅袅看庙堂内的神像很有感觉。

我去买了杯奶茶,只隔一条小街,龙云宫里气氛庄严神圣,奶茶店这边就成了凡俗的闹市突然有所悟庙堂里烧香礼佛的信众何尚不是为了尘世间的平安与福祉?尘世间奔忙的众生心中何尚又不是时时高悬观照世间万物的神明?正是因为如此,世人才有道德自律,人间才得以良善有序。我向小组提出假如看着庙堂的景象,听到的却是市的声音会比较有意思或者身处市听到的却是庙堂鸿大的钟声,这样一种图声差异和错乱会激发人某些想象和判断。我的提议得到大家的肯定,于是决定选取与实景截然不同的声音作为声源。

又参观了几处景点后,我们聚在龙潭河岸边的亭子里细化了盒子的具体尺寸、制作步骤和材料,John快速地在电脑里建出了一个三维模型。我们兵分三路:采购材料一组,录制声源一组,和庙里的工作人员对放置地点谈判一组

我和负责采购材料的三个同学跑遍各大五金建材市场找木材、玻璃和衔接类金属材料,然后运输回书社总部。大家画图纸,做模型,裁剪玻璃和木材,干得热火朝天。

我看到John电脑里的模型,突然发现人脸在无光的盒子里是不能反射到脑后的镜子里去的,于是立马完善模型,在盒子顶部开凿出一条通光口,纸模也跟着改动。就是这样,制作途中不时会冒出一些麻烦,需要反复调整修改

                                                   (未完,待续)

                                                       2014.04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