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起做Support装置吧(3)

1已有 535 次阅读  2014-10-02 14:02   标签style 


                    一起做
Support装置吧

                                   文/陈子芃

                            三、我单独做作品

在切割模型所需纸板时,一个想法不断蹿上脑海钟肇政先生的著作《鲁冰花》里描述的场景,实地风景到底是什么样子呢?书中描述的场景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呢?这是一个有趣的参照与比较,我想实地走访一遍用图画和文字两种方式记录下来。

我计算按我绘画和写作速度可能用不了太多时间,但我需要去书里提到的场景进行勘察采风,我向游老师和书社的负责人蔡先生求助。游老师当即表示可以开车带我去。蔡先生是研究《鲁冰花》的行家,也答应第二天可以带我去实地考察,并且把他的书《鲁冰花》借给我查阅。这样,我只需要花一个晚上的时间看书定出我想去的地方。

我不想耽误集体工作,在书社里和大家忙到晚上10回旅馆准备自己第二天的行程。

第二天清早,在旅馆吃了早餐就出发了。

风景糅合在梅雨纷飞里像是从国画里搬出,上了年纪的木桥虔诚地隐居在阔叶落叶林里,原生林里参差着看似洪荒时代的巨大古木,芭蕉下亮紫色的不知名的花氤氲成一条晨星带,每朵花都释放着不可忽视的光芒。与花丛相伴的溪流倒映着鸾尾,可否在思量送来茶园里落下的鲁冰花

从三叉水到泉水空,我们循着奇怪的咚咚声,来到一棵两人才能合抱住的大榕树前,榕树底下有一潭清冽的泉水,原来是七八个老正围在水潭边洗衣服,是他们用棒槌捶打衣服发出的声音。

我们走下青石板台阶,潭边用石头垒起,大树的根须爆出地面又和树干上垂下的枝条纠缠潭水水面漂浮着细腻的肥皂泡咦?水里竟潜游着无数红鲤!我忙问一位老奶奶怎么鱼不会被洗衣粉毒死么?老奶奶说她们用的是皂角,无害的。我问为什么不家用洗衣机洗?老奶奶说用这里的水洗衣服捶一捶洗得干净。

真好!

这个场景十几年前我在老家乡下见过:村前清澈小河、洗衣服的妇人、嬉水的孩子。但不知道从那天开始,这个场景不复再见,河床里到处挂着塑料袋破衣服,曾经漂亮的鹅卵石上腻着各种脏。因为写生的缘故,我各地行走,眼睛所见的河流无不被污染,我愤懑我们的国民为一己私利,或者仅仅是为了方便,肆无忌惮地破坏自己的生存环境,河流成了垃圾场,土地里是化肥农药,空气成了雾霾。大家集体无视家园已被困在垃圾里,谁都只关心自己关起门来的那一块!

采风回来,我在旅馆开始动手做自己的东西。手边材料匮乏,除了同行的伙伴朱利页从北京带来的毛笔和宣纸,连胶水也买不到于是找小镇寿司店要了一些米饭当胶水用,原始的胶水都是米饭熬的,也是对我居住在此时此地蛛丝马迹的追踪吧。我选取了相机里几组有代表性的景,用极细的签字笔宣纸左边中央画下来,非常细致密集式用笔。画的右边照《鲁冰花》描写场景的词句,写上我实地游览后酝酿出的一组短句。

这是非常个人化的作品,通过现场与小说共同刺激而产生的意境,我想让观者对书中描述的场景与现实场景之间有一个对照,也能感受到从钟先生著书的年代到今天的时光变迁。我怀揣着对钟先生的敬意和自己的好奇,追寻的不仅仅是书主人公的行走痕迹,也是我的行动纪录。作品连接着书里和书外,此时与彼时,就叫吧。

后来蔡先生看中了这五件作品,希望能把它们永久存放在钟先生的书社,供前来追寻钟先生的人们欣赏。我想这正是这些作品最应该展览的地方。

                                               (未完,待续)

                                                  2014.04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