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转瞬即逝的花园(短章十篇)

1已有 608 次阅读  2014-11-12 16:19

短章十篇:《感冒》、《心病了》、《迷迭香》、《午休》、《等待破晓》、《石雕》、《静静相对》、《转瞬即逝的花园》、《精灵飞舞》、《有一种力量》等入选《90后.新概念散文新作范本》。

                                            
                                     短章十篇

                                                           \陈子芃

感冒

病恹在中午达到高潮,不能发声只能拼命地挤出眼泪,黑色的大棉袄把我含在它口里。雨后的阳光像病房的苍白床单晾晒在我身上,施舍我凋谢的美丽。

感觉从天空洒落着白玫瑰的花瓣,城市依旧老态龙钟像个盘腿而坐赏雪的道士。

朋友走了很久,她留下的烟香还清晰地弥散在晦暗的房间。年轻人用小资而古老的文字泄露心的秘密,像用团没有尽头的毛线织出那些繁复的花纹配着看不懂的文字一饮而尽,虽然活在现在,却怀念一种对记忆的上瘾,总有一天都会尘封在黑褐的胶片里。别等了,就现在喝醉了吧。

我喜欢的歌星啊,你怎么也唱起那些对爱情泛滥的调调?

有一条大虫藏在身体里,我的脸色紫红,头发里的潮湿闷在毡帽里,汗滴顺着头发滑落在眼镜上,让我看不清你的脸。我索性闭上眼睛不再想你。这是我第一次勇敢地把时间抛弃,我在想,上帝你可以现在就把我的灵魂收回你的大口袋。我的生命很年轻,也很轻,轻得可以随风起舞。朋友们说这叫自由。而时光流逝我们老了生命就会变重,重到只能脱在地上,只能是影子,最后就消失了。

虽然你的腔调很用力,但给不了我力量,我却习惯将你打开听半个下午。

                                                           2011.12

心魔

一个朋友来了,另一个朋友又走了,就像所有变化交替的事物,像恍惚里的一天,像一天里的恍惚,时光的洪水冲刷在我身上,我恐惧地凝视在寂静里,匆匆。

    对的时间和地点却与错的人,也只能酝酿出一场错误和不巧,像一张刚过期的电影票。是不是我被傍晚地铁里的吉他声催出眼泪的缘故?那个卖艺人结束了一天的活计,最后只为自己弹奏一曲闲适。虽然行人仍旧忙碌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无暇倾听,但乐声里没有失望的情绪,因为奏乐人没有期待。音乐像陌生人一样游荡在地下通道里,也止息在遥不可见的黑色隧道里。某一天,我也将收拾笨重的行李匆匆搭上下一班地铁离开巴黎,一觉醒来是母亲烹制的浓浓的肉汤香气和家里散发着中国江南潮气的窗帘。

    又是熬尽灯花。蜡烛成汤时,火焰更烈了,这一枝熊熊燃烧的火苗照得我眼前这个角落温暖极了。昨夜是圣诞节,我在等待天亮。不,我害怕天亮,害怕一撮阳光在窗台和地板上一寸寸划出一个弧度后消失——我害怕清晰地看见时光流逝。

我怎么还没有前些日子生病时坚强和无所畏惧了?不对,都错位了,我分明是没有找到自己。是我错了,我不该友好和宽容地判断所有的人,我该独自寻找,我该去睡觉,现在我就该去梦里祈祷。

    世界没有圣诞老人,因为我对着窗外好久。

    我曾告诉别人说:I’m a collectorcatching every kind of feeling in this world I’m not afraid of pain。可我发现身体生病时,身体虚弱但心灵坚强。现在我心病了,是心在虚弱我的身体,像个畸形儿,找不到玩伴,也没有兄弟姐妹,而我是那个最害怕孤单的人。想到刚进大学那会儿还能佯装坚强,没有玩伴也能读几句英语,但现在我连装的力量都消耗殆尽,像磨光了最后一层薄如蝉翼的皮,真实的骨血裸露出来。

    有个阴影在心口挥之不去,让我不停地怀疑自己哪儿有伤口。一个声音告诉我,伪装好你的怯懦,不然没有人会瞧得起你。这个声音就是我的病魔,我终于看到了我深藏的病根。

    我要是无法伪装,我可以逃离吗?去一个别人看不到我的地方打开自己的心脏看一看,好让我的怯懦不在人群里引来围观。

我分明看到人性的恶在晦暗里蹂躏着灵魂,那头可怕的怪物隐藏在每个微笑和慈眉善目的背后,有恃无恐地抓住机会跳出来打碎每一个纯粹完好的心灵。

     现在我想做一个午夜狂欢的疯子,不带走心脏到街上跳舞狂欢这个岁末,为了寒冷,为了儿时读过的虚幻童话,为了遗忘心灵。

                                                                     2011.12                                                                                                 

转瞬即逝的花园

     一张桌上生长着无数个水瓶,它们都不相互依靠。

     雕塑教室像一个大蚁窝,人们忙碌着,好像做的事情很有意义,即使暂时看不见意义。

     我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听歌休息,一个石膏头像正好怒气汹汹地瞪着我,我毫不理会它有没有灵魂。

    真喜欢这首钢琴曲,它美丽得像一只**蝴蝶将欲张开双翼,动作缓慢而有力。

它缤纷得像夏季涨水的河面,暗礁让它涌动不息。阳光掠过起伏的水面便有了光线舞动的身影。

    它时而幽怨,像一个少女的裙摆带着忧伤走进花园深处。

    它神秘不可捉摸,但真实地存在,像在一个洒进阳光的窗前抖落桌布的灰尘。

    它古怪的性情像一个画家,时而激情澎湃地大笔挥洒,时而坐在沉默的晦暗里抽烟。

    它温厚得像一位摇篮的母亲,却又在瞬间雷霆骤变,如同乌云密布的天空,压抑得透不出一丝光亮。

    它像一个绿瓶子,不知道装的是解药还是毒药。

    听,它又安静下来了,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打量镜中的自己,身上的马鞭草味道正被空气一点点稀释剥离。

    开着灯的房间阳光也惘惘的走了进来,厚厚的灰尘下露出地板原本好看的木纹……

    你们看到了吗?这个隐秘的世界,这个转瞬即逝的花园。

                                                          2011.8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