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郑念:那些逝去的“女人花”

18已有 13484 次阅读  2014-04-26 12:15   标签郑念  女人花  上海生死劫  优雅  文(HEIDONG) 

             郑念:那些逝去的女人花

                     文:HEIDONG


中国历史长河,映射着一片绮丽天空,它叫民国。那段岁月,盛开过许多女人花,朵朵知韵,枝枝醇香

在这四月,天空细雨纷纷的清明,周遭哀思浓浓的景,我们悼念亲人,缅怀英烈,也怀想那些女人花

郑念女士最早怎么撞入脑海已经模糊,只记得张照片瞬间吸引住我。八十几岁的她,身着蓝调祺袍,头发花白微卷,面庞清柔,姿态极为优雅。虽是高暮色,眼神却一点不混浊

是怎样的女子,老如此端美?眼神这般光芒?好奇搜索,更多照片呈现,文字简介,完全吻合自己的猜想。
她,绝非寻常女子,堪称“一代名媛”、“最后的贵族”。

郑念,1915年生于北京,其父曾任北洋政府高官,她和丈夫早年均留学英国,丈夫是国民党政府的高级外交官,她过着外交官夫人的优渥生活,风姿绰约极显个人魅力。丈夫病逝后,出任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是聪慧干练的职业女性。

前五十年宁静舒适的生活在1966年的某天突然切断,随之而来是数不尽的灾难,被诬陷为英国间谍,因不屈服造反派的淫威而成阶下囚,受尽苦难与折磨,在狱中度过六年黑暗日子,出狱时又闻爱女自杀,她坚持要査明真相,证实儿是被红卫兵活活打。文革结束后,她带着伤痛和绝望取道香港,永远地离开祖国。老年定居美国华盛顿,于2009年在家中仙逝,享年94岁。

 

郑念65岁那年离开中国,七十岁高龄在友人鼓动下用两年时间经五次修改完成《上海生死劫》一书,于1987年在英国出版,继而在美国上市。一年后,又在台湾、大陆相继以中文翻译本出版。

 

这本书现已绝版,二手书也难求在香港旅行还特地问,仍没买到此书终于通过网络了此书的“复印本”。遗憾能亲手棒读印有她本人照片的原著,但书中内容仍在,每个章节同样引人思考,触动灵魂字里行间有旧代时的安逸生活,还有人性张狂的各种佐证......刺痛人心扭曲岁月,是该深深反省的一段历史。

这部来自性视的书,以纤柔之笔描述着国家政治这条大动脉。没有抱怨,没有呐喊,文字异常冷静,笔尖流淌出客察国家体制与民族性问题的思考。她翻遍所有记忆书写出了那个代的市井百态,各种阶层的众生脸谱,以至于我们能够从这本书认识到当时极权统治下人的生活状态

现在读这本书,除了透析那段历史,洞悉人性世事,更多的思绪留给了这位民国奇女。

斑驳的历史陈迹中,一位女子单枪匹马去应对磨难,对付各种恶势力,只因她拥有一颗不屈的灵魂。灵魂的倔强不是生来即显,而是本有的质感厚实。从名媛淑女到狱中女囚,再到驰笔写书的作家,慢慢演变出她灵魂最坚韧的一面。人啊,常常被现世命运逼迫着一步步向前。

她的一生百般滋味都尽。好时,是顶顶的好;坏时,又是最最的坏。生活大幅度振动,没有吓她,她冷静理智,与丑恶人周旋,书中介介脸孔无不冒出那个年代的凶气,她必须与他们斗智斗勇,坚决捍卫个人自由与尊严。

那时的她,自由度完全是零,让人几乎崩溃的年代,被弄得精神失常也大有人在何况她关在监狱的单间里,行刑、拷问、殴打、辱骂......可想而知,随时可能像水分子一样蒸发掉,她却在众叛亲离中真是奇迹!

那么恶劣的境况,被抄家,被隔离,被没收,被诬陷......郑念终于活了下来,是什么帮助了她?何种力量支撑着她?是教养,是礼貌,是智慧;是作为基督教徒的信仰,是永不放弃对未来的希望。

她从不苟且。在狱中,宁愿忍受超强的血肉之痛也不愿听从好心人劝她放声嚎哭来引发恶势力的善心她说:“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才可以发出那种嚎哭的声音,这实在太不文明了......”;就连文革后期牢狱释放也遭到她的拒绝,她要求宣布她无罪,并要当局在北京、上海的报纸上公开向她赔礼道歉!这是对真理的坚持,是一种反抗施暴的伟大品格,绝不是宽容能够劝慰的。

郑念的书是那段荒谬岁月的见证,有这样一段文字:“当送饭女人把一盒饭从小窗洞里送进来时,我走过去,将背对着她(因为她的双手被**反铐住),她把饭盒塞到我手里。我又把它带到“桌”上,然后背过身子取了块干净毛巾铺在“桌”上,随后拿起那把塑料勺子把盒里的饭掏松......然后把米饭和青菜一起倒在毛巾上。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令**陷入皮开肉绽的疮口,浑身就像撕心裂肺般疼痛,疼得眼泪都淌下来了,我真想停一会让自己缓一口气,但我还是坚持使劲把米饭从饭盒里往外挖,当挖了相当一部分后,我就回过身子,像动物一样,把头俯在毛巾上吃着饭。”这,只是二千多个日日夜夜遭受虐待的反观。

书的最后写到让我心撕肺裂的另一个原因是,我要与生我育我的祖国永别了。这是个粉碎性的断裂。上帝知道,我是多么渴望着效忠祖国。”这是一场与祖国的生离死别,她清楚自己永远不会再回来。

她与丈夫在英国学成回归,抗战胜利从澳洲毅然返回,蒋介石投降又放弃去台湾。这一切已能证明她的爱国之心。65岁决绝离开祖国,如果不是伤及到如割心一般的程度,不是对周遭世事失望至极,她又怎么舍得离去!

处于时代险境中的人才有如此的文字喷射力,因为她不是旁观者,是那场长达十年运动中的“运动员”。即便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如果不是亲身遭遇恶行,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很难感受身同。

 

写书的两年时间她必须一个人静静回忆,1200多页的书稿修改为700多页,可以想道,她有多少话想写,有多少事要说,要流多少泪,会遭多少痛啊!

无论回忆幸福还是痛苦,都如同一头扎进深深的黑洞,在无边的夜里独拾散落的碎片,幸福已不再真实,痛苦却会清晰如昨。

回忆痛苦是比痛苦本身更长久的痛苦,沉浸在痛苦回忆中对她是多么巨大的考验!

读这本书的心情是沉重的,泪水几度溢满眼眶,为女主人的冤屈不平,为她的灵魂赞叹,为国家的动乱伤感,为人性的劣质痛恨......她的生活境遇反差如此之大,变故的突来如泰山倾塌,可是,那副柔弱的肩膀扛住了。

我不想细述读这本书的心情,自己阅读时的短暂难受怎能与郑念漫长苦难相提!只是阅读过程中,无数次轻问自己:假如是我,假如是我......

 

这部以第一人称叙述的回忆录,有着厚叠的画面,也许是自己愿意把她的文字装在画框里,美的家居,美的庭院,美的生活,美的装扮,美的情怀;而另一面是丑陋的嘴脸,丑陋的事件,丑陋的人性,丑陋的政治......这一切交替出现在脑海。
她自己也未想到,笔下流淌的文字,威力却如此巨大。它如同铀核235的链式反应,一触即发。从英国、美国扩散开去,轰动整个西方世界,再回惊国人。二十几年后的今天,它的影响就像核原料即使深埋地下辐射却难以阻挡,持续辐射的效能是否会像铀的半衰期那样之长!

她不是专业写手,无需靠写字来获得生活费用,也不需要通过文字博取同情,她已不在乎俗世外物。以成熟深痛的思考,超越个人情感,记录那个时代的惨痛记忆

 

书中字字句句犹如乌云笼罩,段段行行又有她美的身影伴随。

那是让人窒息的天空,处处被监视,常常被告密,她谨慎对待周围的人事,与他们保持着距离。如此囧途中,她依然美丽无比,照样优雅款款。

怎能想象,八九十岁的郑念,独居异邦,没了丈夫,失去女儿。一个人超市购物,一个人驾车高速路上,一个人用餐,一个人睡觉。孤寂的生活还常常伴着病痛,那是可以想象的艰难,即便那样,见过她的人,无不感叹她的美丽!

虽然我们看不到她老年的家居生活照片,但可以想象,只要是她的家,不管立在那里,都会温馨舒适。就算安在沙漠腹地也会美丽。美,不由环境决定,只关乎品位与心性。

如此优雅的女士,美已成为她生活的信仰,只有上升至信仰的坚持,才会美的至死不渝,才可能美的不折不扣,点点滴滴都是美的影子。年轻的美,不足为奇;年老之美,更有说服力。她老年的罕见之美让人敬仰!

 

法国一位时尚教母在《优雅》一书中写道:“优雅是一种和谐,非常类似于美丽,只不过美丽是上天的恩赐,而优雅是艺术的产物优雅从文化的陶冶中产生也在文化的陶冶中发展。”可见,优雅并非与生俱来。
有人说优雅是一种经历人人都有经历,人人正在经历,却不是每个人会呈现出优雅。优雅好似流经血液的钙质,经过皮肤的光合作用,才会被骨子吸收进去,成为骨骼的一部分。相反些人在经历中凄凄萎谢。
我认为,优雅是底色中磨砺出的珠光,蕴藏着不可言表的功力,是女性的最高褒奖。

优雅俗美是两个相悖的词汇,混淆使用会糟蹋了词性。漂亮自先天,很容易俗化;优雅来自艺术,生命可以很长。

优雅不是肌肤容颜不老,而是纵然满脸皱纹,仍是一张生动灵气之脸,举手投足每一款都生活的滋味。

 

 

当然,郑念的美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领略。只是,美的事物不会因外界的态度而改变,因为是美的,已经足够。她坚固的美丽犹如远古瓷器敲击出的岁月律音,让人赏心悦目,历久弥新。

劫后余生的美惊叹了世人,她已让美变得深刻。美,就是一种深刻!美只有抵达深刻的境地才有灵魂的合弦。

她是民国天空下那朵优雅的千年花,演绎一生之美的传奇她一直美丽着,无论暖春还是严冬,无论地狱或是天堂,从不曾凋零

叹一句:一生高贵只似花,作古成灰犹绽放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 墨夫评艺 2014-04-26 21:35
    赏读,优雅。
  • HEIDONG 2014-04-26 23:24
    墨夫评艺: 赏读,优雅。
    谢谢墨夫老师!郑念虽说不是出生在上海,也算是老上海了。
  • 笑羽 2014-04-26 23:26
    赏读
  • HEIDONG 2014-04-26 23:34
    笑羽: 赏读
    谢谢!
  • 岁月读者 2014-04-26 23:47
    时过境迁,还有人记得她们。她们的在天之灵也一定深感欣慰!
  • HEIDONG 2014-04-26 23:55
    岁月读者: 时过境迁,还有人记得她们。她们的在天之灵也一定深感欣慰!
    其实,我们现在的哀思与她们完全没有交集,她们既已去到天堂,就不问人间事。只是我们从这些历史事件中,总能获取些什么,历史让人明鉴!
  • 乐山王瑛 2014-05-06 22:34
    年轻的美,不足为奇;年老之美,更有说服力——经典
  • llyymm 2014-05-11 21:32
    年轻的美,不足为奇;年老之美,更有说服力——经典
  • HEIDONG 2014-05-12 13:05
    乐山王瑛: 年轻的美,不足为奇;年老之美,更有说服力——经典
    王瑛老师好!放眼我们周遭,青春之美遍地都是吧
  • HEIDONG 2014-05-12 13:05
    llyymm: 年轻的美,不足为奇;年老之美,更有说服力——经典
    谢谢老师!
  • 小鱼胖胖 2014-05-12 22:45
    读了这篇文章,去搜索了有关郑念女士的各种讯息,及书评,很想看看这本书。不仅是为了解那段历史,更想感受郑念女士身上特有的勇气、坚韧,优雅与气度。
  • 小鱼胖胖 2014-05-12 22:47
    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尤为动人,超越时光与年龄的美。
  • HEIDONG 2014-05-12 23:08
    小鱼胖胖: 读了这篇文章,去搜索了有关郑念女士的各种讯息,及书评,很想看看这本书。不仅是为了解那段历史,更想感受郑念女士身上特有的勇气、坚韧,优雅与气度。
    通过本文能让更多人了解郑念女士,使我倍感欣慰,她值得我们怀念与品议!鱼儿很用心,会找到这本书的。
  • HEIDONG 2014-05-12 23:16
    小鱼胖胖: 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尤为动人,超越时光与年龄的美。
    亲爱鱼儿,郑念的老年之美同样迷人吧!
  • 朱美杰 2014-05-13 09:06
    优雅是底色中磨砺出的珠光,蕴藏着不可言表的功力,是对女性的最高褒奖。

    好文字!美杰赞同。问好HEIDONG
  • jllali 2014-06-14 23:22
    这本书可是很早的了,谢谢美文
  • 宋政 2014-07-30 09:03
    非常美,问候!
  • 马洪文 2014-10-10 22:21
    赏读~问候!
  • 美玉于斯 2014-10-13 08:21
    郑念女士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们后人的心中!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