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砚已不可玩

3已有 1704 次阅读  2012-07-15 19:01   标签style  历史 

    昨日和师友闲聊,谈及西泠春拍情况,不由生发感慨:砚不可玩!何也?一则,历史流变使砚的使用功能消亡殆尽;二则,当世已无真文人;三则,如今蓄砚者多为投资与投机。也许是古代文人陈腐,也许是先贤终生笔耕所需,拥有一方好砚无疑是文人们的企盼,于是财力所及他们一掷千金在所不惜。文人欣赏砚在研墨中的坚韧品性,契合了自己孜孜以求的求取功名的执著。这种朝夕相伴的过程,催生了文人观石赏砚,也给予了石品花纹梦幻般的遐想和命名。柳公权、苏易简、苏东坡、米芾、纪晓岚、刘墉、张之洞等,及至徐世章、唐云蓄砚品玩自用,深得个中三昧。

    历代文人赏石玩砚时,更加注重的是石品花纹,求其质而非追其名,以张笔阵。当使用功能日渐退化时,追似乎才能体现砚之价值。如火如荼的砚石拍卖已沦落成商人们投资和攫取的猎物,他们在制造财富神话时,分辨不清石品花纹,并不是追慕其中的文化内涵,而是将其作为彻头彻尾的投机。当一件质地绝佳的砚石摆在他们面前,有几人能够读懂?他们需要的仅仅是名头和炒作的由头!岂非文化的悲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