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路走来

2已有 298 次阅读  2016-04-09 09:39   标签center  style 

一路走来

     易国栋

童年:能拿得起笔就开始画画

我出生在成都郊县的一个小村子,父亲是部队退伍军人,在部队里画宣传画。退伍之后给镇电影院画海报(那时没有打印机,海报、宣传都靠直接画),后来因为我的出生丢掉工作,我是二胎,前面有个姐姐,那时生二胎是很严重的事情。后来父亲开始给嫁妆画画,那时候嫁女儿的嫁妆一般都有桌、椅、板、凳、柜子等,父亲就是在这上面用油漆来画画。父亲一直想当个艺术家,虽然在老家乡镇有些名气,但还是没能到达他的意愿,只是乡间小艺人给人画画嫁妆、家具、或是墙画。所以父亲希望我能在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高,不要像他一样。小时候,能拿得起笔就开始学画画,父亲是直接教画素描,没有现在小朋友的那种儿童画,因为父亲当年在部队里面也是四川美术学院的老师教的绘画,那时是直接教习的素描、色彩。

小时候是不喜欢画画的,是被迫学的。平时下课,因为那时候家里还有地要耕种,父亲只给两个选择:一是随父母下地干活;二是在家画画+好处。好处就是每画一张给5毛钱或者一元钱,那时候的五毛钱、一元钱还是有不错的购买力,一毛钱可以买到一根冰糕,两毛钱可以买到一根雪糕。两相比较,当然还是画画好。就这样一直画画到初中,初中第一次交美术课作业时,美术老师不相信是我画的,为了证明,我现场画了一张素描,以后不论是初中部还是高中部,每次美术课,这位美术老师都把我的画做为优秀典型。

初一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美术比赛,我得了第一名(我姐是第二名),学校还拉了横幅,后来教育报上也刊登了我的作品……一时间很多的“荣誉”袭来,开始觉得画画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慢慢的喜欢上画画,从此开始主动的去画画。艺术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一旦你真心的踏入了第一步,你将没有归路,她太有魅力了!

毕业:第一次卖画

2004年本科毕业去了深圳的一个儿童美术培训机构当美术老师,周六周日的课比较多,周一至周五课比较少,没课的时候就画画。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来到画室,我正在画画,看了一会就问:“你这画卖不卖?”

“卖!”

“多少钱?”

“这个,你说吧!”(因为以前没有卖过作品,没有参考,心中也没有卖画这个概念)

"8000卖不卖?"

“卖!”(当时一阵狂喜,啊!作品可以卖钱,卖这么多!当时我在那培训机构的工资大概是1700元,足足4个多月工资)

林先生是第一个买我作品的艺术藏家,后来也资助我读研究生。

深圳的第一个艺术原创基地:深圳创库

当时在深圳上班的培训机构的老板是杜应红,是一位对艺术很有追求的人,在他的主导下我们一帮画画的聚集在一起,创办了深圳的第一个原创艺术基地:深圳艺术创库。当时有杜应红、邹卫、田流沙、邓荣斌、莫峻峰、吴味、文杰、韩世骅、 苏谢伟 、韩潮、骆太生、梁古一等等。

后来由于火灾,被迫搬迁到宝安F518。前几年由于种种原因,艺术家开始离开,多数艺术家搬到了现在的深圳鳌湖艺术村。

当时在深圳桂庙新村同时还住着的另外一个川美毕业的师兄周金华,他在环球数码做原型设计,每天下班后就画画到深夜,后来与香港少励画廊合作,走得很好,再后来离开深圳回重庆坦克仓库画画。当时的深圳留不住艺术家,很多当时在深圳的艺术家有点成就的都有去意。

这期间,由于07年考上了川美的研究生,也离开深圳回到川美。

体检:心脏及其他器官在常人的另一边

2010年研究生毕业后来到长沙师范学院教美术。

2013年4月,学校组织教师体检,在CT检查中,被医生留下来继续体检,从透明玻璃窗看到年轻医生叫来了几个年长的医生,似乎在讨论什么!隔着玻璃听不清楚,后来其他同事都体检走了,医生留下了我说:“不要担心,你没什么问题,只是需要更加详细的体检”,最后又重复了一句:“不要担心! 医生并没有说明具体情况,只说要进一步详细体检!能不担心吗?其他人都不用更详细的体检。

接下来的一个月平凡出入湘雅医院详细体检,每次进入体检室都有一种死亡笼罩的感觉,似乎第二天就要离开这世界,虽然医生体检完并没有说明具体问题,也正是这样让我更加有一种我已经死亡的错觉与恐惧,这一个月是人生游离于生死边界的一个月。我开始思考我离开了会怎样?我的家人会怎样?我即将出生的小孩会怎样?艺术与我将如何?如此年轻就要离开,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活着的价值在哪里?这一个月是恍惚的,游离的,人没有亲自感受是无法理解、同感的!只有当你真正面对自己可能死亡的时候才能理解,真正理解生命的意义!

一个月的体检结束后,医生给出的结果是:我身体完全健康,但是我的心脏在常人的另一边,其他器官也是!这么小几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整个艺术史都没有过,像小说,不可思议,常常感觉在梦中,虚拟、游离!

从这之后我开始的关于生命题材的创作:《生生不息》。作品开始比较内敛的创作,也完全不再理会是否当代,是否有形式感等等,遵循内心,由心而发的做作品!去感知生命的最普遍存在,感受自然万物的生命平等。寻找自然生命中的普遍与不普遍,平凡与不凡。去寻找我艺术作品的演员。树:地球上最普遍的生命存在方式,普遍也最有代表性。蝴蝶最特别的生命形式,生命前一里程是虫,不受待见,但生命来之前去之后是不随自身意愿而改变的,虫也不愿生来就是虫,无可奈何“造化弄人”,这与人世何其相似;第二阶段是蝴蝶美丽、漂亮。同一生命体,矛盾对立的“人生”让人感怀!人生一世惶惶然匆忙而过,谁不愿如蝴蝶一般光艳、华丽,现实中却又太多人一世遗憾,却是“来之前”就已经注定!也许这就是人生。

生命不止,延绵不息!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