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城市雕塑:“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之间

7已有 1391 次阅读  2013-03-07 10:30
                                        城市雕塑:“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之间
                                                                         刘军平

随着城市化发展的进程,人们的公共空间逐渐成为文化与民主的交汇地,加上城建规划与商场、房地产等商业行为的推动下,“广场热”、“步行街热”、“主题公园热”、以及“风情线热”大量出现,这样,公共空间的城市雕塑也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在人们视觉中。市民公共空间用城市雕塑艺术装扮可以达到提升精神品位和社会美育的功能,我国在近

30年的发展中出现的如深圳《拓荒牛》、兰州《黄河母亲》等作品以其独特表现手法和地域特色的内容,精彩地提炼出了本城市的人文精神。但是,另外一些千篇一律、缺乏内涵、主题低俗的作品也如同视觉垃圾一样大量充斥着人们的眼球,甚至一些“工人阶级顶个球”、“宪法顶个球”的作品也成为人们调侃的笑料,更给公众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审美情绪,城市雕塑乱象的问题不能不引起人们的重视。

首先,当代城市雕塑需要大众化但不是迎合大众。

城市雕塑是放置在公共空间具有公众性质的一种造型艺术,是公共艺术中的一个有机部分,场域的开放度和接受的广泛度具有大众化的审美特点。这些雕塑所处的城市空间像空气一样具有普世性,是时时刻刻被大众参观的“美术馆”,这里的作品不应是曲高和寡的艺术,应该成为与人们思想感情息息相通的公共物品。城市雕塑艺术服务的主体是民众,民众的接受、使用、评价、判断,才能实现城市雕塑的社会终极价值,在欧美国家某些地区的城市雕塑,通过民意听证会来决定某些城市雕塑的选定方案,日本也在70年代就有评判城市雕塑接受的“仙台模式”,大众用互动参与来验证城雕是否符合公众物品审美需求的合理性。随着平民艺术时代的到来,艺术是我们每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特别是城市雕塑应该敞开接纳的心态走进大众生活。

城市雕塑在大众化的同时并不是意味去迎合大众,因为大众的审美修养具有高底良莠不齐的特点,也不能为了某一个人或某一阶层的人去创作,城市雕塑甚至不能仅仅成为政府形象的塑造者,更不能夸大作品的功利性。城市雕塑毕竟是精英艺术家完成的作品,艺术家应该引领性地站在当代文化艺术发展的学术前沿看待创作的品位,如果不注意提升思想性光停留在迎合大众的城雕就会媚俗,目前城市雕塑中存在最大的问题是低俗品位和艺术性的缺失。

其次,城市雕塑具有提升公众审美和引导高尚美育精神的责任。

不管是书画金石的纯粹艺术,还是产品设计、公共艺术中的雕塑艺术,这些都能达到“助教化、成仁伦”的美育作用。艺术品一旦创作完成公开于大众的视觉之中就会随之产生对公众的审美影响,优秀的作品给人以积极向上的思想鼓舞,使人产生愉悦的精神状态,相反,低俗的作品也会给人以消极的视觉感受。马克思也说:“一件艺术品——任何其它的产品也是如此,创造一个了解艺术而且能够欣赏美的公众。”(马克思著:《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作为公共艺术中的城市雕塑艺术,在城市的一定公开场合展现,是传达艺术家的思想和精神,比如深圳的《拓荒牛》能使公众感受到这个新兴城市开拓创新、奋勇向前的一种活力和凝聚力,有效传达了潘鹤的艺术思想。袁运甫先生曾说过“作为城市建设中的公共艺术创作,我们必须要考虑到如何适应大多数市民对待艺术的基本态度和理想追求,并正确地导向更具崇高精神意义的文化境界。”(袁远甫《有容乃大》)城市雕塑艺术是社会精神的载体,代表了艺术审美和人类思想发展的风向。

再次,城市雕塑应与城市文化历史、整体公共环境空间有机融合。

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特点,市民对所在城市的文化有着独有的亲和力和骄傲感,从对外宣传和打造城市文化品牌来看,城市雕塑的文化品牌性也应该承担关注此地历史文明责任。郑州“1904公园”雕塑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其将历史和当代有机结合了起来,通过“1904·郑县”、“14世纪·爱情寓言”、“1914·陌生的压道车”、“2011·火车头是个大玩具”、“未来·将要建造的片段墙”等不同的作品连接起来,互动性的方式让市民了解历史,也提升了这座城市的人文精神。这组群雕好像是一本可读的视觉历史,它带我们走进中国第一辆蒸汽机车缓缓驶进的老郑州——郑县站。

城市雕塑是将“生活艺术化”与“艺术生活化”结合极具典型的艺术形式,一方面要考虑到人们生活中寻求设计审美的艺术倾向,雕塑艺术的三维性、造型的空间性能很好地达到建筑环境方面的审美需求。另一方面,雕塑艺术家创作的过程中,应该注意到“艺术生活化”的倾向,尤其是当代人们在吃、穿、住、行等日常生活中的审美引导与提升。城雕是城市空间的有机要素,已经成为人的环境中不可缺少的有机部分,其不但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可以对城市建设和大众的生活锦上添花。

总之,当代城市雕塑是处于“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之间,具有 “大众化”与“化大众”的双重特点,其与公共艺术和出资人的关系更是密切与微妙,作为优秀的城市雕塑艺术家不能光为争取工程利润而着想,更要使公众中的“自然人”转换成为“社会人”做出应有的贡献。

(本文发表于《美术观察》2013年第2期)

潘鹤《拓荒牛》

王中等人完成的郑州“1904公园”雕塑(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