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忧伤而幸福的小王子:刘野

51已有 4416 次阅读  2013-12-20 10:23   标签小王子  刘野  童年  童话  纯美与哀愁  荒诞与严肃 

  在亚洲当代艺术市场持续冷静的氛围下,有的画家仍然受到热情关注。他们的作品很Q很可爱,表象甜美,但意思深远。不管男女老少,看到这样充满童趣的讨喜作品,都会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刘野和奈良美智,可谓两个老顽童,或称画坛资深“萌”主。他们的绘画,与政治无关,着力表达个体关怀,流露人性最质朴永恒的情感。或许,这正是二位萌主当道的原因吧。

圆圆的可爱大叔 刘野

忧伤而幸福的小王子:刘野

文/杜卡

刘野 2001至2002年作《剑》,4268万港元,香港苏富比,2013年10月5日,创艺术家个人世界拍卖纪录。

  在今秋轰动一时的香港苏富比40周年夜拍上,长达3.6米的刘野大型画作《剑》以4268万港元(折合人民币3366万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高于2010年其作《齐白石知道蒙德里安》在北京保利创下的2910万元。

  《剑》是刘野在20012002年所创作的三件尺幅相同的大型画作之一。苏富比在20064月的春季拍卖中,以370万港元拍出本系列的另一画作《烟》,刷新刘野当时的个人拍卖纪录。时至今日,本系列的《烟》和《枪》,前者已进入私人收藏,后者则晋身M+希克藏品之中,因此焦点自然落在这次首现拍场之《剑》身上。

  画中两个小女孩持剑隔空对峙的构图,是刘野受到李安导演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卧虎藏龙》之影响,用自己的画笔呼应电影中两位女主角杨紫琼和章子怡一决高下的场景,表现出丰富的戏剧味道,也透出淡淡的哀愁。

  2000年上映的《卧虎藏龙》是迄今唯一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华语片,很是风靡了一阵子。刘野敏锐地捕捉到这部当红电影的精彩元素,在20012002年间,创作了《剑》。这幅巨作色彩鲜艳、构图对称严谨、形象可爱又惹人怜(细看画中两女孩的眼角都有泪珠),题材取自尽人皆知的电影,当然叫好又卖得好。

  香港苏富比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说:“刘野是一位东方和西方都很看好的艺术家。所以他的藏家不局限于在中国,而是散布在亚洲和欧美各地,有比较宽广的支持,这让他的拍卖行情不会有太大波动。加上他的作品数量很少,每年大约只画十几幅,每件作品都维持在稳定的高水平,也保证了他的价格相对平稳健康。”

  除了量少、质优、藏家广,说到根儿上,还是刘野的作品雅俗共赏,不仅好看,而且耐品,唤起无数人的童年回忆。这份最真挚的情感,直指人心。

刘野 1999年作 《朝阳》,326万港元, 香港佳士得, 2009年5月25日。

现实越丑 艺术越要美

  1964年出生于北京的刘野,虽然童年是在文革中度过的,但他仍然是一位幸福的小朋友。他的母亲是一位语文老师,父亲是儿童文学作家。虽然父亲写得不是太好,但是家里的藏书特别多,都是关于儿童文学的。刘野说:“当时外面世界很混乱,但这些书带我进入童话世界。”那时,父亲的工作是撰写儿童宣传读物,他常偷偷给儿子捎来一些禁书,拓宽少年刘野的世界,让他接触到童话作家路易斯卡罗(Lewis Carroll)和安徒生等。相比于外面现实的疯狂与残酷,小小的刘野依偎在美好而温暖的童话世界里。童话都是虚幻的,但是带给小刘野的感受与想象,却是无比真实。

  刘野从小显露出他的画画天赋,还为父亲的书画过插画。他年仅15岁就考入北京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也许是父母对他十分呵护疼爱,他也争气有出息,刘野的童年对他来说就是“黄金岁月”,代表着快乐。后来,他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1989年,刘野选择赴德国柏林艺术学院进修硕士课程,从此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海外生活。“刚出国的时候特别想家、想回国,我常常都会拿出自己带在身边的那些小时候的照片来看,然后对着照片开始画画……”刘野作品里面的儿童形象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最早的那些经常出现的“小男孩”,像极了他本人。

  1994年回国之后,他真正具有个人风格的艺术终于萌芽:美丽、可爱、明亮,但又不像一幅卡通画那么简单。对于一位成年画家、一位受过严格学院派教育的男性画家整天画着甜美可爱的东西,可能有些人不太理解,或者觉得这样小资小清新的作品不够“份量”,但是刘野却是在艺术道路上兜了一大圈才返璞归真,找回属于自己的风格。这样的画面,虽然可爱,但并不肤浅,甚至有一种契合人类本心的深刻。

  对此,刘野曾说:“小孩画的画都很有童趣,长大了会改变。有的人变得恐怖了,批判性很强,很震撼。我基本没什么变化,技术变了,成熟很多,但感情都差不多。我很难用绘画批判社会。我对社会有一个观点,但我不想用绘画来表达。我是唯美主义信徒。现实越丑,我的艺术越美。每多看一次现实的丑,我就在艺术里多加一分美。如果现实很丑,艺术也很丑,人类还有什么生存的必要啊!我的艺术里不能有丑,这是我唯一保留的乐园、天堂。”

刘野 1997年作《大旗舰》,1668万元,北京保利, 2013年6月1日。

欢乐背后的荒诞与严肃

     这也许正是刘野与其他同是革命年代出生的艺术家最大的分别之一,没有以作品来谈政治。刘野的画,基本上是属于他的个人生活,反映他童年时的梦想和幻想。他觉得,政治对于人类只是一个非常小的方面,比起宇宙根本微不足道,比起人类最普通的情感,它也微不足道,比如爱情。“我相信发生在希特勒德国和民主美国的爱情是一样的,其实这些人类最基本的感情更感动我,比如人道主义、美丽、善良、忧伤,这比一个政治概念更重要。”

  所以他没有追求政治波普或玩世现实主义的集体象征,而是从个人本真的微观情感体验出发,从童年时接触到的西方儿童读物如《安徒生童话》,及其后从蒙德里安(Mondrian)、维米尔(Vermeer)和马格利特(Magritte)的作品中摘取灵感,从而创作出意味深长的卡通式图像和明亮的原色色调。

  然而,在无伤大雅的可爱表象下,其实暗藏荒诞与讥讽。刘野曾将此与卓别林的电影《城市之光》相比:“我小时候看的第一部喜剧是卓别林的《城市之光》,这是一部让人捧腹大笑的电影,也是一部让人落泪的电影。它是用一个喜剧的形式,来讲一个悲剧的故事。你笑得越厉害,那个小人物的悲惨命运就被衬托得越凄凉。” 的确,用貌似欢乐的图像去表现忧伤,比直接用忧伤的图像去表现忧伤更令人动心。

  刘野笔下的小女孩、小海军、米菲兔……再到近几年的静物风景,相比较过去作品中的“舞台感”和“戏剧性”,刘野的近作越来越多地渗透出平衡、优雅、纯粹、宁静。或许随着岁月的积淀,昔日的小王子刘野不再萌态百出,但是那份对真善美的向往与追求,从未改变。这让刘野的粉丝们倍感舒心。

刘野 2005年作 《在纽约的小女孩》,482万港元,香港佳士得,2009年5月24日。
 

刘野 2006年作《百老汇往事》, 1380万元,西泠拍卖,2011年12月30日。

 刘野 1995年作《金光大道》,1914万港元,香港苏富比,2010年4月5日。
 

 刘野 1998年作《海之蓝》,1410万港元,香港佳士得,2011年11月26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