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曾梵志的笔下风景与心中丘壑

38已有 3547 次阅读  2014-04-16 11:35   标签曾梵志  江山如此多娇  最后的晚餐  乱笔  风景  本心  修行 

走进工作室:

曾梵志的笔下风景与心中丘壑

 

采访、文/杜卡

 

曾梵志在工作室里,背景是他的风景系列画作。(摄影/许闯)

 

当曾梵志2001年潜心绘画《最后的晚餐》时,一定不会想到12年后这幅巨作会在香港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上创下1.8亿港元的天价。而当这则新的拍卖纪录迅速成为焦点话题时,地位早已如日中天的他似乎刻意没有参与其中。作为一位艺术家,作为一个画画的“手艺人”,他的初心从未改变。画好画,这才是曾梵志一直不停思索的。

 

         

去年10月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拍出1亿8,044万港元的大幅作品《最后的晚餐》,

随后在巴黎市立当代美術馆举办的曾梵志回顾展展出。

 

那么,他走过怎样的绘画历程?他的风景系列是如何融会了中西笔韵?初春拜访其北京工作室,曾梵志在雪茄的缭绕中娓娓道来。

 

这位1964年出生于湖北武汉的翩翩君子,童年并不欢乐。他不是让老师喜欢的乖学生,内心敏感丰富,却常常沉默寡言。以至于当全班同学几乎都戴上象征光荣的红领巾时,他的脖子上仍然空空如也。小梵志也渴望戴上红领巾,但他很早就被集体主义排斥在外了。“后来想想是好事”,曾梵志说:“没戴上红领巾,落单的我体验到人情冷暖,早早就开始观察和思考人性了”。这也是为何在后来的面具系列中,红领巾作为他儿时的一个未遂心愿,频繁出现。

 

在学校得不到舒展,小梵志回到家里的一大嗜好就是画画。在纸面这方小小净土里,他自己做主,自娱自乐,乐趣无穷。从9岁到16岁,他没有美术老师,完全是顺着本心,自然茁壮地成长,一步一步全面打开自己。思维上没有太多条条框框的束缚,这给曾日后的多元创作与圆通为人带来莫大裨益。

曾梵志正在创作一幅没有颜色的铅笔山水画。(摄影/许闯)

 

1990年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曾梵志陆续创作了与自己生活紧密相关的协和医院、面具、肖像和风景等鲜活感人的系列。他近十年的主要精力放在风景系列,这些作品即受到中国观众与学者的由衷好评,更在国际上引来广泛而热情的赞赏。

 

谈及这个系列的最初灵感,他回忆道:“2002年,我在燕郊的工作室种了一株紫藤。冬天叶子全掉光了以后,藤蔓交织在一起的感觉特别美。受此启发,我就画了一幅‘乱笔’。”说是“乱笔”,实则是混沌杂乱的线条中暗含着井然有序的韵律。这让他嗅到新气象,颇为欣喜。“西方油画很少用线条,而是用块面、色彩和光影来交代画面。中国传统绘画注重笔墨、多以线条来勾勒。我一直想寻找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语言。我觉得我可能找到了一条小路。”

 

之后不久,曾梵志的右手偶然受伤,不得不左手画画。左手让他感到很别扭,哪知老天爷借此为他打开一扇明窗:左手运笔自然难以娴熟控制,所以在画的同时会不断出错。越是试图修改这些错误,反而越是造成新的错误,这是在正常的右手思维中难以出现的。他由此发现了破坏的力量和魅力。右手痊愈后,他延续了左手的妙悟。他改用同时拿两支笔作画,就像拿最熟悉的筷子那样。一支笔推进,另一支笔随之破坏,形成既在意料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抽象风景。那是他心中之丘壑。

 

         

曾梵志凝望雪景近作(摄影/许闯)

 

实际上,在曾梵志画风景系列时,他不仅在画布中造景,同时在生活中也迷上了园林艺术。他的工作室有个花园,这是他实践自己景观想法的小天地。原本从学生时代就一直关注西方艺术而对中国传统甚少流连的他,这时通过对古典园林艺术的研究,进而深入亲近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从收藏文人赏石到历代佛像雕塑,从风水学到禅宗哲学,他边实践边琢磨,渐入佳境。反映到作品中,他的画开始常常暗指传统中国审美中的价值,越来越具有文人情怀。

 

除了笔法线条的精深功夫,风景系列的色彩也与以往大为不同。比如面具系列中后期的作品,他几乎是用鲜艳的红黄蓝原色充满画面,特意营造那种不真实的舞台感。而到了现在,或许是因为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加之对传统文化的回归与超越,曾倾向于和谐的色调了。当然,在看似比较统一的色调中,蕴含了诸多变化与微妙层次,这是他用心良苦之处。

 

曾梵志《江山如此多娇6号(双联作)》以2,252 万港元在香港苏富比2014年春拍成交。

 

今年曾梵志就50岁了,虽然看上去依然十分年轻。他把自己的元气保持得很好,大部分时间都在一如既往的创作,这是他修行的功课。他说:“我还没有达到自己最理想的状态,总觉得可以做得更好。”这颗不断求新求变的赤子之心,会一路照亮他的探索旅途。

 

(英文版文章登载于《Sotheby’s》杂志20143月刊)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