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庞元济:商界大佬 唯爱古画

23已有 2825 次阅读  2014-11-06 21:35   标签商界  实业家  庞元济  富二代  现代工业  入藏良机  书画珍藏 

 

庞元济:商界大佬  唯爱古画

/杜卡

 

近代的书画收藏大家,最有名的乃是“南庞北张”。

“北张”是张伯驹,“南庞”则是庞元济。

他是很有志气、开拓进取的超级富二代,还是雅好绘画、藏画和著画的精神贵族。

 

浙江湖州南浔的大实业家 庞元济,也是民国的书画大藏家。

 

豪门公子  勇敢拓展家业

庞元济,字莱臣,藏界也常称其为庞莱臣(1864-1949)。他来自浙江湖州一个名叫南浔的小镇。别看这一方水乡小镇,天时地利以营丝而富,云集了近代中国最大的丝商群体。

当地人形象地以动物来比喻这些商贾豪门的财产,称之为“四象八牛七十二墩狗”。“象”是指拥有一百万两银子以上的豪富,50万两至百万两的称为“牛”,而30万两至50万两的称为“狗”。上世纪30年代的当地民谣云:“刘家的银子,张家的才子,庞家的面子,顾家的房子”,生动概括了这南浔四大首富的特点。其中“庞家”指的正是庞莱臣的父亲庞云鏳。

这“四象八牛”到底有多阔绰?光绪年间,他们的家产估计总额应在6000万两至8000万两白银之间。这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当年清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不过区区7000万两白银。

庞莱臣就出生在这样的超级豪门。他原本是庞家的次子,但长子早夭,于是继承家业的重任就落到他的身上。特别难能可贵的是,庞莱臣一点没有许多富二代那种坐享其成的慵懒与怠惰,成长得十分周正,智商高、情商好、财商出众。

他继承家业后,高瞻远瞩,积极拓展庞家的商业王国。在杭州、上海、苏州、南浔、绍兴等地先后开设缫丝厂、纱厂、纸厂、电灯厂、米行、酱油坊、酒坊、中药铺、典当行、钱庄等等,成为富甲一方的大实业家。极难想象一个人能统领这么多,但庞莱臣思路很清晰,他紧紧抓住农产品商品化的这条主线,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最典型的例子是创建缫丝厂。他光绪年间曾去日本考察实业,获悉法国里昂丝绸市场畅销日本匀细厂丝,价格也高。而中国历史悠久的辑里湖丝,虽然色白,但粗细不匀,已降为杂丝。他痛感引进国外先进的缫丝技术改良中国丝已成为迫不及待的课题。如果不改机器缫丝,则中国丝在日本丝面前会败得更惨。回国后,刚过而立之年的庞莱臣与人合资先后在杭州拱宸桥、德清塘栖(今余杭塘栖)开设世经缫丝厂、大纶缫丝厂和通益公纱厂。这样缫制的“金银鹤”牌细丝,丝纹匀整,颇受法国商人欢迎。

庞莱臣不愧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看到机械化生产已是大势所趋,被动受冲击不如主动出击,于是勇敢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以画自娱  享受清雅古意

商场如战场。这位日理万机的大老板,在纷繁喧嚣的企业版图之外,始终保留着自己本心中的一方净土:潜游于浩浩古画古董,清风明月,古香古色,天马行空,神游八极。也许很多人会不理解这样两个极端何以在庞莱臣身上和谐并存,但转念一想,又是极为合情合理的。古画收藏对于庞氏来说,是一种健康的必要的平衡,心理上的舒缓与精神慰藉。儒家讲究中庸之道。在入世与出世之间,动与静、古与今之间,经商与收藏之间,庞莱臣寻到一种适合自己的微妙平衡,乐得其所。他给自己取号“虚斋”,正是与自己实业家的身份形成反差。或许他希望自己身处竞争激烈之尘世,依然能保持虚怀若谷的淡泊心态。

庞莱臣是自幼喜欢画画的。从小的文艺修养,让他对字画古玩有一种发自肺腑的亲切感。还是翩翩少年时,他就爱买清乾隆时的名人手迹,用心临摹,仔细品赏。父亲庞云鏳曾很欣慰地说 “此子不愁无饭吃矣”。谁料,父亲57岁就匆匆离世,留下偌大家业。时年26岁的庞莱臣不得不扛起大梁。

经商之余,庞莱臣也没有搁下画笔。他的山水以清代“四王”为宗,用笔枯中见润,章法疏朗;花鸟作品则以恽南田为宗,工笔写意兼能,文雅可喜。在目前的拍卖会上时常能够见到庞氏佳作。对绘画的嗜好,也许是他终生收藏书画乐此不疲的原因吧。

 

广收慎选 旧藏件件真精品

财力雄厚又酷爱收藏的庞莱臣,正好遇到时代更迭的入藏良机。

从晚清到民国,天下大乱,世事不平;旧家败落,新贵崛起。大量历代珍贵字画古玩不得不从宫廷流向民间,由官家流向商家,由遗老流向新富。于是,庞莱臣在不长的时间内就“稳、准、狠”地收进了许多历代名迹。

特别是收进狄平子的藏画是他初期藏画的重大举措。狄平子是海上著名报人兼书法家。他所藏的书画,除了清代的“四王”、吴历、恽南田外,还收藏了一些唐宋元三代的名迹。如唐代尉迟乙僧的《天王像》、五代南唐王齐翰的《挑耳图》、元代王蒙的《青卞隐居图》等都是名声远扬的杰作。狄平子晚年很没落,靠卖旧藏度日,而此时庞莱臣正如日中天,便斥巨资将其收藏的书画大量吃进。

收进狄平子旧藏只是一个开端。尝到甜头的庞莱臣,胃口越来越大,又陆续收购了南方各地旧家的珍藏,包括“吴门汪氏、顾氏、锡山秦氏、中州李氏、莱阳孙氏、川沙沈氏、利津李氏、归安吴氏、同里顾氏”。还有一部分是民国时期北京旧家南下上海避乱,也带来一大批好东西,庞也及时购置。同时,清代宫廷藏画源源不断流落民间,庞莱臣更是不惜重金购求。难怪晚辈画家兼藏家王季迁曾说他“是全世界最大的中国书画收藏家,拥有书画名迹数千件”。

迅速购藏这么多书画,忙碌的庞大老板还要兼顾繁重的商业事务,所以他请来专人为其细细整理和归类这些宝物,正所谓君子善于借力。初期他聘请著名画家陆恢、张砚孙、张唯庭对其藏品进行编目和整理。

其中陆恢在他家的时间最长,前后有20年之久。从南京博物院如今所藏的很多“虚斋名画”签条都出自陆恢手书这点来看,陆恢很可能是他书画入藏重要的掌眼人。两人谈艺论道甚为融洽。庞每每遇有名迹,一定会邀陆恢前来共赏品鉴。久而久之,陆恢深谙庞藏画的习性,二人常常对藏品津津乐道之,早已超出老板和助手的生硬关系。这位陆恢正是大画家大藏家吴湖帆幼年时学画的启蒙老师。

庞氏晚年主要是由张大壮(张砚孙之子)、吴琴木、邱林南为其掌管书画。其中张、吴二人日后的画名很大,这和他们在庞家得观历代众多名迹是不无关系的。

有无比强大的财力做支撑、专业的书画团队做支持,庞氏收藏画作蔚为壮观。基本上前朝各代书画名家都有其代表作,尤以明朝“吴门四家”(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的作品最多最精彩。

这里一定要略举几例他的心爱宝藏:元倪瓒《渔庄秋露图》、元钱选《浮玉山居图》、元任仁发《秋水凫鹭图》、元王冕《墨海图》、元柯九思《双竹图》,明戴进《仿燕文贵山水》、明唐寅《春山伴侣图》、明文徵明《石湖清胜图》、明仇英《柳下眠琴图》,清吴历《湖天春色图》等均为流传有序的杰作。这些沉淀下来的点滴心血,后来都编进《虚斋名画录》16卷,《续虚斋名画录》4卷及《中华历代名画记》。

最早的一本《虚斋名画录》出版于清宣统元年岁次己酉,即公元1909年,当时的庞莱臣才46岁,正值盛年。此书著录的历代名画共538件之多。庞在自序中写道:“靡不惟日孜孜潜心考索,稍有疑惑,宁谨慎勿烂,往往数百幅中不过二三幅,积储二十余年而所得仅仅若此。”可见其收藏态度多么严肃谨慎。如遇稍有存疑的作品,他宁可舍弃也不含糊收进。往往过眼上百幅,最后留下的仅仅两三幅。就这样勤奋积累了二十多年,才有了庞氏画录中可靠可信的件件真迹精品。

 

在假画上盖假章  暗指赝品

凡庞莱臣所藏之画,均钤盖虚斋印款。比如:庞莱臣至精之品、庞莱臣珍藏宋元明迹、虚斋审定真迹、元济恭藏、虚斋审定、臣庞元济恭藏、庞莱臣珍赏印、虚斋珍赏、莱臣审藏真迹,等等。由于虚斋藏画宁缺毋滥、严格把关,时人甚至以“虚斋”收藏鉴章作为识别藏品真伪的标志,有点类似今天的防伪标签。说到庞氏印章,这里有一段他晚年轶事。

抗日战争时期,年过七旬的庞莱臣住在上海成都路庞宅。一日,一队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闯进了他家。

庞一眼就认出那个领头的日本人小野三郎,原也是个书画收藏家,十年前他常到中国来买古画。一次,小野用低价买了一幅唐伯虎仕女图的赝品,想以真品去卖个高价,就来求庞莱臣鉴赏后盖个章。

这幅仕女图功力不凡,确实可以假乱真。但庞当然知道这不是唐伯虎所画。小野仍试探着请庞“费举手之劳”,被他一口回绝:“这样贻误后人的事,我不干!送客!”小野只得灰溜溜地走掉。

十年后,小野已是皇军少佐,但仍收藏古画。他又拿出那张唐伯虎仕女图,强逼庞盖章。刀架脖子上,庞不得不盖。小野以为终于得逞,大笑而去。

抗战胜利后,日本人手中的一批古代书画被缴获,移交给上海博物馆。上博专家在整理时发现了这幅仕女图,还有庞莱臣的章,认为是一幅唐伯虎真迹,特地打电话告诉他。

庞莱臣一看就知是那幅小野的赝品。因为这印章中有玄机。

他从抽屉中拿出两枚刻有“虚斋印章”的章子。一个“章”的“日”字扁,另一个的“日”字瘦长,“日”意为日本人强迫盖章。果然是智斗!

原来,日本刚占领上海,庞就料到小野会再来逼迫盖章,所以早早刻好了这枚假章。此时,假章再也用不到,庞当场将之劈碎。假画也不必留了,当场撕破。

 

一生精彩  虚斋旧藏惊今人

19493月,庞老爷以86岁高龄离世。这位生于晚清、历经整个民国的大实业家、大收藏家,一生活得充实满满、精彩之极。他去世后,其藏画大多被新中国政府征集,保存在上海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苏州博物馆。另外,他的藏品还曾有一部分主要经由他的外甥张静江等人出售到海外,收藏在美国的弗利尔美术馆、底特律美术馆、纳尔逊美术馆、克里夫兰美术馆等处。

在近年拍场上,虚斋名画的价格越来越高涨。元代夏考昌《溪山渔乐图》在西泠2006年拍出517万元,清代恽寿平《载鹤图》在中国嘉德2008年竞得3696万元,元代王蒙的《秋山萧寺图》在2010年北京保利更是以1.3664亿元轰动一时。买家除了看重作品本身的艺术历史价值外,“虚斋旧藏”亦为之加分不少。

当今人沉浸在这些古画清幽远淡而又气象万千的韵味之中时,或许正是对庞莱臣最好的缅怀与致敬。

 

 

庞氏旧藏 王蒙《秋山萧寺图》在2010年北京保利以将近1.37亿元创下当年古画拍卖纪录。

庞氏旧藏 恽寿平 《载鹤图》以3696万元在中国嘉德2008年高价易主。
 

1922年庞莱臣()、沉曾植()《仿王奉常笔意·书法》 成扇以19.55万元在西泠拍卖2011年易主。
此面为庞氏所绘,背面是沉氏书法。

庞氏旧藏 王原祁 《仿大痴山水》以2185万元在北京匡时2012年觅得新主人。

 

庞元济撰 《虚斋名画录》,清宣统元年(1909)乌程庞氏刻本,在中国嘉德2013年卖到11.5万元。

庞氏旧藏 夏考昌《溪山渔乐图》早在2006年西泠以517万元售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 【古-留-香】 2014-11-06 21:51
    欣赏 祝福
  • 博古山堂 2014-11-07 11:19
  • 岁月读者 2014-11-07 17:41
    赏读问候
  • bjnadia 2014-11-12 00:19
    就在去年(2013年)嘉德20周年秋拍上,还拍出了一张庞元济旧藏唐寅的《沧浪图》437万元成交。
  • lawyerzz 2014-12-07 01:49
    好文
  • 陆逸天 2014-12-27 14:19
    bjnadia: 就在去年(2013年)嘉德20周年秋拍上,还拍出了一张庞元济旧藏唐寅的《沧浪图》437万元成交。
    前辈藏家或许还有对艺术和人类文明史的敬畏,今天的炒家眼里只有货币金钱!
    古今多少艺术品,变作商家印钞机。
  • bjnadia 2015-04-30 14:12
    陆逸天: 前辈藏家或许还有对艺术和人类文明史的敬畏,今天的炒家眼里只有货币金钱!
    古今多少艺术品,变作商家印钞机。
    看了张紫石先生的文章才知道,嘉德那张是彻头彻尾的假货。唉!
  • 蒋林 2015-09-17 10:05
    今年一月在南京博物院看过《藏天下》虚斋收藏展,见识了一代大家的厉害。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