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实业家张元济:第一好事 还是读书

10已有 1942 次阅读  2014-12-08 20:17   标签实业家  张元济  藏书  涵芬楼  商务印书馆  馆藏被毁  开启民智  光大生命 

实业家张元济:

第一好事 还是读书

 

/杜卡

 

曾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的张元济,在近代出版界的地位俨如泰山北斗,无人可比。

他收藏和整理了大量古籍善本,为晚清、民国和新中国的藏书事业,立下赫赫功勋。

 

 民国藏书家、曾任商务印书馆馆长 张元济

出版好书  开启民智

比庞元济小3岁的张元济(1867-1959),也来自浙江,但他是海盐人。正如庞老板出身富商之家,精于经商之道,张先生出身书香世家,年仅25岁便高中进士,相当于今天的博士毕业了。

一路畅通的科举之路,没有使其飘飘然。相反,他性格沉稳、做事周全,毫无年少轻狂之感。这或许与他15岁丧父有深切关联。父亲生前的谆谆教诲和去世后家境的转变,让少年早早体察世间冷暖,比同龄人自然成熟许多。

进士及第后,他投身过政治,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任章京(大概等于现在的外交部秘书)深得李鸿章赏识;后兴办过教育,任南洋公学译书院院长。1902年,36岁正当年华的张元济辞去学校职位,转身加入当时还只是个手工小印刷厂的商务印书馆。

 

许多人不理解他的毅然转行,直到半世纪后,因中风已卧床数年的张元济用颤抖的手写下一首诗,告别商务同仁:“昌明教育平生愿,故向书林努力来,此是良田好耕植,有秋收获仗群才。”

原来,志存高远的张元济把救国的希望寄托于“开启民智”,认为这是兴邦必由之路。他意识到,南洋公学的规模还很小,那些人才远远不够用。他不满足于培养一小批英才,转而致力于对国民的普及教育。

张还认识到,开启民智要出版好书,要以“扶助教育为己任”。因此他接受了商务印书馆创办人夏瑞芳的邀请,开始潜心摸索新型出版业的运营模式。要知道,张元济是翰林出身,学贯中西,他的地位和声望无疑使商务印书馆与学术界、政界和教育界之间有了一座桥梁。

 

在他卓有成效的带领下,商务印书馆由小变大,由弱及强,完成了从印刷工厂到出版巨头的蜕变,成为晚清以来,普及传播新知新学的文化重镇。1910年,商务印书馆已是晚清仅有的15家资产超过百万元的企业之一。

 

日军炸毁  整个馆藏

张元济在给民国教育总长傅增湘的信中曾写道:“吾辈生当斯世,他事无可为,惟保存吾国数千年之文明,不至因时势而失坠。此为应尽之责。能使古书多流传一部,即于保存上多一分效力。吾辈秉烛余光,能有几时,不能不努力为之也。”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古籍的收藏与整理出版,可以说是张元济一生最呕心沥血的领域。他广收名家善本,跑遍各地书肆,甚至远渡日本访书,历经数十载,以非凡的毅力主持编辑了《四部丛刊》、《百衲本二十四史》等大部头古籍汇编,为公司带来巨额收入。

 

早在1904年,也就是张加入商务的第三个年头,他就在印书馆内部创建“涵芬楼”,以藏善本古籍和地方志享誉业界。当年,绍兴徐树先的熔经铸史斋藏书要出售。徐与张元济的同年好友蔡元培是故交,经蔡元培介绍,商务印书馆照单全收,把50大橱古籍全数买下,作为资料室奠基的第一批藏书。 

接着,吴县蒋氏“秦汉十印斋”、太仓顾氏“谀闻斋”散出的书,也由他网罗入涵芬楼。民国初年,又购得丁日昌“持静斋”、缪茎孙“艺风堂”等大藏家的不少善本。张元济还从北京、上海等地书肆购回不少古书。

就这样,涵芬楼在商务印书馆的雄厚财力和张元济用心良苦的主持下,成为上海著名藏书楼。1925年,经时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建议,涵芬楼藏书与商务编译所其它中外新书并成一处,改称东方图书馆。到1931年,涵芬楼共收藏3745部、35083册善本书(还不包括江阴何氏“悔余斋”的4万册书),其中宋版129部,元版179部,方志2641部、25682册,在当时仅次于北京图书馆。

 

然而1932129日,日军针对性的轰炸商务印书馆。造成这个几乎垄断中国教育出版、占全国出版量52%的出版巨头损失1630万元,80%以上资产被毁。同时被毁的还有东方图书馆珍藏的45万册图书,其中有很大部分是古籍善本和孤本。

 

望着漫天飘舞的纸灰,时年66岁的张元济涕泪长流。他无比自责。因为他太爱书了。他对夫人说:“这是我的罪过!如果我不将这些书搜罗起来,不是集中保存,仍然让它散存在全国各地,岂不可以逃过这场浩劫!”但一切都无法挽回,他仰天长叹:“廿年心血成铢寸,一霎书林换劫灰。”

 

幸亏在敌机轰炸之前,已有500多部善本书抢先运到租界内的金城银行保险库。准确的说,劫余仅剩547部、5300多册,其中包括宋版93部、元版89部。将近20年后的1951年,在版本目录学家顾廷龙的整理下,85岁高龄的张元济将这些逃过劫难的善本编辑出版了《涵芬楼烬余书录》4卷。书录中500多部珍本也于是年售与北京图书馆。其中《永乐大典》21册作为捐献。

 

诗书传家  回购遗珍

张元济酷爱藏书,这几乎是家族代代相传的优秀基因。梳理张氏家谱,其祖上多是读书、著述、藏书、刻书的高级知识分子。

早在明万历年间,他的十世祖张奇龄考中进士,将其书斋取名“涉园”。张奇龄曾在杭州主持有名的虎林书院,以学识渊博驰誉江南。他的九世祖张惟赤则是清顺治朝进士,继承父志,将涉园建为藏书楼,开始着意搜藏图书,绵延数代。

至乾隆嘉庆之际,他的六世祖张宗松这一辈的藏书达到巅峰,除了家族公有的涉园旧藏外,兄弟9人中至少有6人以藏书著名。道光以后,张氏一门中落,公有的涉园藏书先后见售于苏州书肆,各房所有的清绮斋、芷斋、研古楼、坚斋等藏书,也先后相继散亡。而后涉园古建毁于兵乱而告荒废,园中所存刻书版片也荡然无存,数世盛业就此化为烟云。

 

到张元济时,他虽承继了涉园之名,却已无涉园之书。所以在为涵芬楼收购古籍的同时,他也多加关注自己祖上涉园收藏过的典籍。只要得知书肆中出现钤有涉园印记的图书,便不惜重金收购,这样陆续收回了52部,其中包括宋刊本《荀子》、《庄子》。他尤嗜好宋本,原因是“固重其去古未远,亦爱其制作之精善,每一展玩,心旷神怡”。

 

此外他还收张氏先人的遗著和刊刻的书籍,后来又扩展到了浙江嘉兴府所属各县先哲的著述。这成为他本人藏书颇具特色的专题。1939年合众图书馆在上海成立后,张元济便将这批近千部约三千八百册的私人藏书,全部捐赠之。解放后,合众图书馆被并入上海图书馆,受到统一管理。上海图书馆的潘景郑著有《海盐张氏涉园藏书目录》。1987年,家乡海盐也建立了“张元济图书馆”。

 

“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这是张元济晚年所写的一副对联。当众人都在寻找强国之路时,张元济很明晰自己的长处,以新式出版来开启民智、推动教育,为民族文化“续命”。这位堪称醇儒的人物,趋新而不躁进,温和而不保守,正如胡适评论之“是富于新思想的旧学家,也是能实践新道德的老绅士”。活泼泼的光大生命,在此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张元济 《四部丛刊》,民国间上海涵芬楼影印本,共2112册,在中国嘉德2013年卖出51.75万元的高价。

 

1946年,也就是庞元济83岁、张元济80岁高龄时,二人合作一张成扇。庞绘仿米芾山水,张书《文赋》节录,书画合璧,成为两位同名的耄耋老翁交情之见证。此成扇在纽约苏富比2013年春拍出1.5万美元(约人民币9.1万元)。

 

张元济铭 山水纹端砚,在北京保利2012年以4.6万元拍出。

 

齐白石 张元济《报春图 楷书》成扇以51.75万元在上海朵云轩2012年成交。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