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戴润斋:战后接棒卢芹斋的新秀翘楚

5已有 2209 次阅读  2015-10-05 12:44   标签戴润斋  古董商  纽约  稳准狠  低调朴素  慈善 

戴润斋:战后接棒卢芹斋的新秀翘楚

 

/杜卡

 

卢芹斋在纽约宣布退休的1950年,正好是戴润斋从香港到纽约发展。正值40岁盛年的戴润斋,仿佛从前辈手中接棒,成为战后中国艺术古董商的新秀。他继续深耕美国博物馆和大藏家,为中国艺术品在海外的传播发挥大力。

 

 戴润斋于其纽约麦迪逊大道810号的古董店,1956年摄。

学徒出师  勇闯上海滩

戴润斋(1910-1992)原本有个极为中国乡土特色的名字“戴福保”。或许是到了美国后,向卢前辈效法,他也改成以雅号行天下。这就是西方古董界熟知的J.T.Tai戴润斋。

 

福保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他的学徒生涯开始于1920年代末。在故乡无锡小镇,他的舅父秦叔开了一间小古董店。十几岁的小伙子就窝居于此,发奋学习古董知识和各种鉴定窍门。不久,秦叔确感到孺子可教,多次出资培养他磨练眼力和实力。于是戴福保被委以挑货买卖的重任。他到北方城镇各地,实地积累迅速攒货的经验,锻炼古董买卖的独立本领。1932年,22岁已练就一身本领的戴福保,迎娶长相甜美的17岁苏州姑娘张萍英。两人拉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生新篇章。

 

时值民国中期,北方各地盛行盗墓活动。古都洛阳一地,据称至少有数万人以开挖古墓致富。政府对私自盗挖古墓的行为,非但无法取缔,反而出现开征文物税、藉以增加政府财源的怪现象。1930年时,国民政府甚至还鼓励大量文物输出,加收的文物税额达到30%。抗战前后的北京和上海,成为南北两大古董市场的集散中心,更是古董商和藏家角逐实力的最佳地点。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能够独当一面的青年戴福保勇闯上海滩。他发挥个人的独特眼力与购藏古董的非凡能力,于1938年在上海法租界的广东路(五马路)开设“福源斋”古董店,苦心经营成功,闯出响亮名号。福源斋的戴福保,与禹贡古玩号的叶叔重、雪斋的张雪庚、珊瑚林古物流通的洪玉琳,四位实力强大的古董商,合称当时上海滩的“四大金刚”。

 

而且在他古玩店开业时期,戴福保更和当时最大的私人古董出口公司卢吴公司的合伙股东卢芹斋以及吴启周两位主角人物,搭上共同合作的跨国联盟路线。这种合作关系一直延续到1940年代末:卢芹斋提供资金,戴福保则凭其眼光与精力四处寻找各式雅品稀珍。戴福保的出色能力,给年长他30岁的卢芹斋留下深刻印象。这为戴福保后半生的海外生涯埋下伏笔。

 

戴氏旧藏 明永乐 甜白暗花牡丹纹梅瓶,

2008917日在纽约佳士得拍出27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91万元。

飞赴纽约  开拓新天地

时至1949年,江山易帜,戴氏一家迁居香港。他和胡惠春、仇炎之、徐伯郊等人,成为第一批南下香港的收藏家和古董商。

 

然而在中国对外古董贸易活动停顿之际,香港有限的商机,自然无法满足戴福保的事业雄心。此时他唯有转向欧美市场。1950年,他毅然作出移居美国的决定,即使这意味着在安顿和打稳基础前,他必须先把妻子和一对儿女留在香港。

或许是因为古董大鳄卢芹斋的帮助,戴润斋很快便获得美国签证飞赴纽约。到达之初,他借用了卢芹斋纽约东区5742号的住家作为中转住处。但同年间,他就在一流博物馆和著名画廊云集的麦迪逊大道810号开设了戴润斋古董店(J. T. Tai and Co.)

现任伦敦苏富比高级董事马尔克斯里尼尔(Marcus Linell),与戴润斋生前有着多年合作。他回忆道:“显然,开展其古董生意经营和处理复杂的移民手续,都耗费戴氏大量时间与精力。1953年可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因为他得以将阔别三年的家人从香港接到纽约团聚。此时,财政上他已经可以宽裕的养家。家人也很快融入当地的华人圈子。”

 

1960年代,戴润斋全家正式取得美国公民资格,搬进了纽约东区7326号的独栋楼房,终于过上安宁恬静的生活。他们在纽约文艺界华人圈中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诸如王季迁 (艺术家兼收藏家)、林语堂 (作家兼学者)、翁万戈 (收藏家兼学者) 及王方宇 (书法家兼收藏家) 等,都是他们的座上宾。有幸品赏戴氏私人珍藏的,也正是这批精英知友。

 

戴氏旧藏 清乾隆御制粉红地粉彩轧道蝴蝶瓶,

2008123日在香港佳士得以5,330万港元艳压群芳。

欧洲拍场 出手稳准狠

1953年,随着中美贸易中断,戴润斋决定前赴英法进货。

那年早春,戴氏第一次来到英国。他参加了324日伦敦苏富比举办的艾弗瑞克拉克夫人(Mrs. Alfred Clarke)明代陶瓷收藏拍卖。克拉克夫人的瓷器珍藏,在当时被视为最重要的中国瓷器珍藏之一,声名显赫至今。香港苏富比2012年春拍特别推出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以2.0786亿港元刷新宋瓷世界拍卖纪录。这件天价汝窑洗正是克拉克夫人19301970年代的旧藏。

 

时间再拉回到六十年前的场伦敦拍卖。当时出现在伦敦拍场的竞投者,绝大部分都是伦敦的古董商和少数本地藏家。这场专拍一共只有82件,原本预计会被伦敦本地的两位藏家约翰•斯巴克斯(John Sparks)和埃德加•布鲁特(Edgar Bluett)包揽,结果他俩由于戴润斋的突然出现,只包揽了七成拍品。的确,来自纽约、讳莫如深的一个中国人,打乱了场上的平静格局。他出手稳准狠,一次拍下11件精品,引来现场阵阵骚动和惊喜。

 

1960 70年代,戴氏继续活跃于世界各地拍场。这时期他已成为战后最知名的中国古董商。当时,他参与196311月伦敦古董商诺顿(H. R. Norton)专拍,以8,000英镑购入一件极为精美的15世纪配有原盖的青花梅瓶,刷新当时的世界纪录。

 

戴氏旧藏 清乾隆御制珐琅彩“祥云瑞蝠”开光式“四季花卉”图纸捶瓶一对。其中一件品相完美,在 2010107日香港苏富比以1亿4,066万港元觅得新主人。另一件,由于瓶身有裂痕,同场成交价为3,202万港元。

伦敦苏富比高级董事里尼尔见证了戴氏的欧美崛起过程。两人相识于1957年的拍场,戴氏47岁,里尼尔只有17岁。他当时刚刚进入伦敦苏富比,还只是打杂的小工。在预展前,他负责清理展品、贴拍品标签,预展上则为客人展示拍品,有些类似于酒店门童。这位花季少年日后与戴氏成为私交甚笃的忘年交。他很清楚戴润斋的事业版图,介绍说:“与戴先生合作最密切的两位大藏家要数艾弗里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与亚瑟赛克勒(Arthur Sackler)。前者众所周知的个人收藏,现今正是旧金山亚洲艺术馆(Asian Art Museum of San Franscisco)的典藏菁华;后者经年汇集的艺术宝库,其中大多数则为现今华盛顿亚瑟赛克勒博物馆(Arthur M. Sackler Museum)的镇馆重宝。”

 

虽然戴润斋在美国重获第二春,生活得惬意满盈,但他始终保持低调朴素的习惯,为人十分谨慎。每天在中央公园锻炼身体时,他从不戴绚丽的手表,以免招引劫匪,但却经常带少量现金在身上,偶尔用来应对流氓纠缠,但更多是用来施舍乞丐。这份仁心善举后来发展成他晚年的事业。1982年,年逾古稀的戴润斋淡出古董界,投身慈善,成立了戴润斋基金会。在他的推动下,基金会从资助医学院学生开始,继而进一步赞助一系列的医学研究、美国红十字会及许多相关的慈善机构。该基金会捐助了多项奖学金给北京大学与台湾的东吴大学。无论是2008年拍出5,330万港元的清乾隆御制粉红地粉彩轧道蝴蝶瓶,还是2010年总额高达6亿6,666万港元的“彩华腾瑞”御瓷专拍,戴润斋基金会都受惠于这些拍卖所得,延续戴氏伉俪的善心厚德。

 

戴氏旧藏 清乾隆浅黄地洋彩锦上添花“万寿连延”图长颈葫芦瓶,

2010107日香港苏富比创下2亿5,266万港元的超高天价。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世界伟人 2015-10-06 10:48
    什么是艺术最大的问题? 关明辉教授说:"非视觉艺术,向视觉艺术挑战,
    把不可能, 改写为可能。这就是真正的创造!" 历史证实:新的出来,
    老的就玩完了。 人们曾用竹书,油灯,马车,都被科学踢出了历史。
    科学否认了视觉,非视觉就是硬科学。艺术上的科学,更是诗,美学的散步。请参考,蒋晶的博客,科学的未来是-艺术,网址:
    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336478
  • 似兰斯馨 2015-10-07 20:53
    欣赏~~~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