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中国大鳄恋上西方大师:从刘益谦买莫迪说起

26已有 2125 次阅读  2015-12-03 20:15

中国大鳄 恋上 西方大师

/杜卡

 

     诸多中国大鳄恋上西方大师并且愿意为之一掷亿金,已是不争的事实。除了高调“秀恩爱”的资本巨头刘益谦、中国首富王健林、电影大亨王中军,还有不少隐形富豪也在低调而大力地购进西方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他们尝试与国际接轨,希望在自己的艺藏中加入美元资产,而这些杰作正是全球公认的硬通货。

 

龙美术馆主人 刘益谦和王薇夫妇以近11亿元购藏莫迪里阿尼 1917年作 《侧卧的裸女》 

“任性哥”越来越任性 11亿抱归裸女入馆

自从早些年8千万搬起乾隆“龙椅”,到近来的2亿捧得成化鸡缸杯,3亿请回永乐唐卡,“任性哥”刘益谦已经霸占头条好多回。这一次,他更放了颗超大卫星,以龙美术馆的名义在纽约佳士得豪掷近11亿元(人民币,下同)购得莫迪里阿尼1917年作《侧卧的裸女》,成就了拍卖史上世界第二高价。在全球经济遭遇寒冬、中国资本普遍挨冻的萧瑟时节,刘益谦频频趁虚而入,重拳出击,颇有点股票庄家抄底的思路。

 

莫迪里阿尼是20世纪初意大利的绘画天才,35岁就英年早逝了。“他是我最喜欢的现代派大师,他的一生让人感慨”,刘益谦说。莫迪生前怀才不遇,穷困潦倒,一辈子只办过一次个展,而且开幕当天还被警察勒令立即关闭。原因是展览上有7幅裸女画,其中一幅还挂在了画廊的橱窗里,引来好多人围观。此次这幅天价裸女就是当时展出的大作。一个世纪过去了,曾经被视为有伤风化、扰乱公共治安的裸女画作如今成为各国顶级藏家不惜血本争夺的至宝以及美术馆供奉的神品。世道之巨变,令人唏嘘。

 

抱得“美人”归的刘益谦拍后喜笑颜开,他说:“龙美术馆进入新的收藏纪元”。言下之意,过去狂买中国艺术品的他要大举豪购西方名作了?任性哥的这个动向,其实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国内藏家大佬们的新趋势。他们以前乐此不疲地购进中国古代、现代和当代的艺术品,视野越来越开阔,水平也步步提高。近几年,这些富豪或许是对中国艺术品有些审美疲劳了,又或许想在国际拍场上选一些新鲜货和硬通货来丰富自己的艺藏,他们纷纷试水印象派和现代艺术这个西方主流板块。地产界大连万达集团老板王健林,还有电影界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都是这批的先行者。资本大鳄刘益谦现在也如此高调得杀进来,也许以后更多行业巨头会积极加入。可以肯定的是,佳士得和苏富比都笑得合不拢嘴了。他们的招牌货,有了新的VIP买家群。

 

莫迪里阿尼 1917年作 《侧卧的裸女》 201511月纽约佳士得拍卖,现场座无虚席。

这件巨星杰作最终被龙美术馆主人 刘益谦和王薇夫妇以近11亿元购藏。

万达大买莫奈和毕加索  为美术馆做储备

说起中国藏家购买西方名作,第一次在媒体上掀起大波应是2013年大连万达在纽约佳士得买的两幅毕加索两个小孩》和《戴帽子的女人》。两张加起来约1.9亿元。此前,他们的藏品一直以中国近现代书画为主。首次买西方的东西,他们从最安全最受公认的毕加索开始。即使如此,他们的举动在两年前也引发种种质疑。大抵是说万达土豪烧钱,买画买贵了。

 

对此,大连万达艺术品收藏负责人郭庆祥周周正正道出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国内各类艺术品“均被嗜血的资本大鳄们看做赚钱的筹码,招摇鼓噪,哄抬价格,市场的赌博气氛蔓延嚣张。一张张大千,一张曾梵志,一张“石渠宝笈”,或者一个皇帝图章,拍卖个一亿两亿人民币已经不在话下。但如果真正掂量掂量它们的艺术含金量,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价格已经严重偏离价值,这个泡沫早晚要破。同样的钱,或者再添点,在国际市场上可以买到很不错的印象派或毕加索了,那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中国首富、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以1.72亿元拍下毕加索《两个小孩》,

纽约佳士得,2013114日。

敢于直言的郭庆祥,思路清晰而犀利,他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其实这笔账,不少藏家私下里早在偷偷算了。他们开始对收藏不断升级,把‘地方粮票’换成‘全国粮票’,最后尝试换成美元资产,变成国际货币。而且,现在欧美经济不景气,正是购买它们优质资产的好时机。这些动作,国内企业在其他领域早开始做了,艺术品领域有些藏家也开始做了,只不过小打小闹,没有我们万达这次的动作大而已。可以说,万达这次大买毕加索,只是撕开了国内艺术品投资者走向国际市场的表皮而已,早晚的事。”

 

身为中国首富,王健林显然非常赞同爱将的这套逻辑。他表态:继续关注类似毕加索这样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师精品,再接再厉。军人出身的王健林,做事果敢霸气有眼光,看准的事,就狠狠出手。

 

今年5月,大连万达又在纽约买了一幅印象派大师莫奈的《睡莲池与玫瑰》,花了1.27亿。时隔一年半后,此次拍下莫奈睡莲,可见万达在收藏策略上的谨慎布局。目前,万达的大连美术馆正在建,北京的美术馆也已列入计划。在已建立了相当规模的中国近现代书画收藏之后,万达近年来向西方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拓展,正是为美术馆做储备。刘益谦买下一连串亿元拍品,也是基于同样考虑,提升龙美术馆馆藏。他此次抱归裸女画,随后便宣布:“这件作品将在龙美术馆成立5周年时展出。”

 

金字塔尖尖儿上的有钱大叔们以私人美术馆彰显雄厚实力与高雅品味,藏品还能保值增值,同时惠泽大众,以后还能名垂青史,实乃花钱的上上策。

 

大连万达艺术品收藏负责人郭庆祥在拍卖前仔细观赏印象派大师莫奈《睡莲池与玫瑰》,

最终以1.27亿元为万达拿下这张美作。纽约苏富比,201555日。

作为画家的王中军 致敬梵高

5月与万达在纽约同场竞标的还有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他买了一幅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花了大概1.85亿。相中这张,除了作品棒,其背后的传承故事也特别吸引王中军。它原本近60年来在好莱坞高文家族收藏。山姆•高文是米高梅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也是知名的电影制片人。这张毕加索把两代影业大亨连在一起,称得上一件美事。

 

王中军对绘画是有个人情节的,这一点和纯粹收藏家的刘益谦与王健林不同。就在他拍下毕加索之前的一个月,他的个展《作为画家的王中军》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展出。他小时候立志考取中央美院,后来名落孙山。但这并没有熄灭他对绘画的热情。事业有成之后,王中军陆续收藏了不少中国当代油画家的精品,尤其是写实主义这一派的。他自己也重拾画笔,以一种安静独处的方式,表达内心感受。

 

王中军的画里可见一些大师的影子,仿若对梵高、常玉、马蒂斯画面的王式改编。他对梵高的推崇,不仅表现在自己的画里,还表现在2014年以3.77亿元拍下备受瞩目的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这是当时中国藏家海外竞拍西方艺术品中的最高价。拍后受访,王中军说:“买了它之后,我有种深深的满足感。一辈子有一件这样的东西,值了。”半年后,梵高的《阿里斯康道路》以4.11亿元被中国内地另一位藏家拍得,成为当场标王。虽然这位藏家不方便透露身份,但是越来越多内地阔佬恋上西方大师并且愿意为之一掷亿金,已是不争的事实。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与他心爱的梵高杰作《雏菊与罂粟花》。

他以3.77亿元拍得,纽约苏富比,2014114日。

港台富豪先一步西进  兼收战后当代

相比内地,港台富商大举进入西方现当代艺藏要早不少。香港股票第一狙击手、华人置业前主席刘銮雄,人称“大刘”,20多年前就开始买西方经典和。他曾以2.9亿元买下后印象派大师高更的《早晨》,以1.4亿买下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丝网版画《毛泽东肖像》。2013年,他得意的一件入货是毕加索1955年大作《阿尔及尔的女人(F)》,仅以1600万美元购得,约合人民币1亿元。这幅画在2011年上半年的要价还是4200万美元,“1600万买这么靓的画,太值了!”大刘就是这么厉害。要知道,毕加索同一年作的同一个系列的《阿尔及尔的女人(O)》在纽约佳士得20155月以1.79亿美元(约人民币11.5亿元)登顶拍卖史上最贵艺术品。最贵的毕加索和次贵的莫迪,都是裸女画,此乃英雄所见略同?

 

刘銮雄曾被称为香港欢场华佗,与关之琳、李嘉欣、蔡少芬等许多女星传过绯闻。如今,年逾花甲的他在洗尽铅华之后,坦言最大的乐趣就是陪年幼的儿女玩耍。他对7岁的小女儿刘秀桦疼爱有加,在2009年和今年11月陆续买下3颗稀世巨钻(两颗蓝钻和一颗粉钻)送给女儿。3颗钻石共计5亿元,其中一颗12克拉的蓝钻拍到3亿多,破了钻石拍卖纪录。

 

香港华人置业前主席刘銮雄以2.9亿元买下后印象派大师高更的《早晨》,

纽约苏富比,20076月。

虽然大刘已经隐退江湖多年,但是八卦娱记在报料他买钻石送女儿的新闻时,标题仍将他冠以关之琳的前男友。说到关之琳,她八年来与台湾地区富商、国巨集团董事长陈泰铭的交往扑朔迷离,直到11月在活动上被问及与陈先生是否由浓转淡,关美人一句:“我们不是分手是离婚”,一石激起千层浪。陈泰铭不仅喜欢美人和美酒,他的西方艺术品收藏也相当可观,比较偏重现当代这一块。“研究艺术或者欣赏音乐,可以让我的心静下来。” 20135月,他以2600万美元(约人民币1.66亿元)拍得当代苏格兰画家彼得多伊格作品《浸没》。同年,他跻身美国《艺术新闻》杂志评选的“全球最有影响力收藏家”榜单的前十。还是这一年,春风得意的他正与关美人浓情蜜意中,不料两年后分道扬镳。

 

一些业内人士把近年华人购买西方艺术品的潮流,与1990年前后日本的情况做比较。当时,日本的企业特别是金融和保险业也曾在国际上购买大量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纪录接连被打破。而后日本经济不行了,日元开始贬值。当年拍来的很多包括梵高、毕加索等大师杰作被抵押到银行。

 

虽然日本的先例需要认真以史为鉴,但相信21世纪中国财富精英们在购藏时一定已经充分考虑到自己的资金状况和企业未来的发展。“好东西永远贵,也永远值得买。”郭庆祥说得恳切:“现在大家都说走向世界,与国际接轨。艺术市场也不例外。这扇门要关是关不住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 似兰斯馨 2015-12-03 21:14
    赏读~~~!这些行家们为什么不把我们的(中国画)变成国际货币?
  • 二先生 2015-12-03 23:35
    唉,无语
  • 贺炳昆 2015-12-04 00:16
  • 刘焕茹 2015-12-04 08:37
  • 卢大减 2015-12-04 09:27
    大师的作品当然可以买,方便的话请多关注支持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发展与生存
  • 嘉玉阁 2015-12-04 10:03
  • 陈源初博客 2015-12-04 15:08
    恋上的是升值。
  • 杨欣欣 2015-12-04 17:01
    在2011年瀚海拍卖会上,刘益谦以291.2万人民币拍下了家父杨永青的连环画稿《半夜鸡叫》,这是家父连环画原稿中成交价最高的一套,我非常感谢他。
  • tang_1947 2015-12-04 17:56
    商人收藏,第一是赌一把的心理,其次才是赏玩,至于能不能读懂艺术品,要看各人的艺术修养了
  • 李承齐 2015-12-07 11:34
  • 含英咀华 2015-12-07 16:29
    大鳄们恋上的是”举世公认的艺术品“这个品牌,与艺术价值、艺术爱好关系不大。这些东西一旦急用,笃定容易变现,不愁国际接手。保值、避税等可能也有考虑。钱多到一定程度,鸡蛋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艺术品投资当然是必然的选项。而已有定论的世界级珍玩比之国内当代书画,风险更小。这就是他们精明之处。至于其间得失实难为局外人可知也!
  • QQ用户1126860 2016-01-20 00:19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