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未被他遮挡的光芒 新加坡已故华裔女画家张荔英

13已有 3056 次阅读  2016-02-03 19:40   标签张荔英  豪门千金  侠女  两次婚姻  从小学画  塞尚风格  静物  风景 

未被他遮挡的光芒

张荔英:以法国沙龙风格写生与创作

文/杜卡

 

张荔英既是国民党要员府中的千金、是巴黎的波西米亚艺术家,也是偏执骁勇外交官的妻子。而这些光鲜都属于她的前半生。历经世事巨变后,她独居新加坡,一边任教一边继续清雅宜人、华而不艳的画风。安心的后半生,让她的作品充满宁静温暖的神采。

 

从小游走于世界各地的张荔英

豪门出才女 纽约巴黎学绘画

民国元老张静江和夫人姚蕙有十个女儿,号称“十朵金花”。四小姐张荔英(1906-1993)是个画家,很有才气,也是个性鲜明的反传统的“侠女”。她广为人知的是1930年嫁给了比自己大31岁的民国铁腕外交家陈友仁。但是她人生的精彩,远不止于这个。

 

张荔英的父亲是浙江南浔的超级豪门和大才子。他到巴黎后经营中国古董、丝绸、茶叶,获取大利。后来在经济上资助孙中山及同盟会,因此深得孙中山的器重。荔英从小随父亲的生意而游走于巴黎、伦敦和纽约,也经常跟家人回中国。所以她是个会说流利中文、法文和英文的姑娘,见多识广、思想开放。

 

她自幼喜欢画画,小小年纪就流连于巴黎众多的博物馆。后来父母特意请了俄罗斯的私人教师在上海家中教她油画。她自此与西方艺术结下不解之缘。完成高中教育后,张荔英决定前往纽约艺术学生联盟正式学习艺术基础(1926-27年),继而回到巴黎,在克拉罗希美术专科学校和比罗学院接受私人美术训练(1927-30年),发展出颇具代表性的画风。

在比罗学院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930年,年仅24岁的荔英已获选于巴黎现代主义最重要的秋季沙龙参展。这对一个亚裔年轻女孩来说,是无可比拟的肯定与骄傲。此前华裔女画家中好像只有方君璧获此殊荣,在26岁时入选巴黎春季沙龙。

 

张荔英24岁时嫁给55岁的民国外交家陈友仁,婚后感情甚好。

勇嫁外交官  颠沛流离爱相随

在荔英获选入巴黎秋季沙龙的那一年,她还居然结婚了。身为巴黎艺术界的新星,张荔英过着波西米亚式的生活,抱定独身主义。她足够年轻漂亮,有才也有财,根本不愁嫁,也不想嫁。但是在宋庆龄的牵线下,她深爱上一个流亡巴黎的55岁老男人,并执意要嫁,做他的第二任太太。 

 

这位让荔英崇拜和着迷的大男人,的确阅历丰富、能力超群,是她眼中的 “天下第一美男子”陈友仁(Eugene Chen)。如此年龄悬殊的婚事,加上陈在政治上的观点与新娘的父亲南辕北辙,自然要引起一场轰动。张静江虽然心里很是不爽,但是看到女儿非常坚持,也无可奈何。

 

其实两人结婚时,陈的政治生涯的巅峰期已经过去,正过着非常艰苦的流亡生活。陈友仁是强硬的反蒋斗士,险恶的政治形势迫使他流亡海外,直到1931年才返回上海。后来他又遭到蒋的通缉,不得已只好再次逃亡海外。张荔英不以成败论英雄,在陈最困难的时候,反而看到了他高尚的志节与品格。陈友仁独立而国际化的精神也给荔英带来很大鼓励,而不是将荔英禁锢于人妻的传统角色。

 

抗战爆发后,陈友仁去香港从事抗日活动。不料香港沦陷,他被日军逮捕,并被强迫移居上海,长期软禁于家中。这期间张荔英始终与丈夫站在一起,给了他最大的安慰,还为他画了很多肖像画。两人相亲相知直到1944年陈友仁病重去世。那时荔英才38岁。其后,她又继续被软禁一年。难以想象这一年,她是如何熬过来的……失去挚爱的丈夫、失去向往的自由,一个人过着看不到希望的生活。唯有画笔相伴,唯有画布可以诉衷肠。

 

二战结束后,受禁5年的荔英终于被释放。她费尽全力从过往悲痛中走出来,以卖画为生,在中国、美国和法国等旅居之地都办过画展。作品中,荔英的签名始终是"CHEN"。她与陈友仁结婚后,就随夫姓了,英文名Georgette Chen是西方艺术圈所熟知的她的名字。即使荔英后来短暂改嫁,于公于私也一直保有前夫的姓氏。

 

说到她的再婚,鲜少被人提及。1947年,她再度出嫁,第二任丈夫是陈友仁生前好友何永佶博士。在写给陈友仁表妹的信件中,荔英解释了再婚的原因:“在经历过与E(Eugene Chen)的美好婚姻后,我曾很肯定自己不会再次踏入婚姻,也打算从此献身于E所喜爱的艺术事业中去。不过,我最后还是被E 的好友、认识了10年的何永佶博士以及他的同事们说服了。他们说,‘在这个令人沮丧的世界,一个人生活实在是太孤单了。’”然而,婚后的生活让荔英越来越心生不满。

1953年,两人六年的婚姻走到尽头。同年,张荔英从马来西亚槟城来到新加坡,应校长林学大之邀,开始在南洋美专教授素描与油画,并兼任英文秘书。

 

张荔英 1930年代初《自画像》296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2015年4月4日

20多岁的张荔英,眼神中充满对世俗的不屑,锋芒毕露。女人的敏感与忧伤也暗藏其中。


定居新加坡 继续塞尚风格的静物画

张荔英的前半生一直在游走旅居和动荡中度过。1954年,48岁的荔英真累了。

对曾被日本人软禁的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能在这平静新加坡安身、靠绘画教学来为生来得更叫人安心。在独立不久的新加坡这一勇敢的新世界,她身兼艺术家和教师的身份,在南洋美专执教27年,同时还是一位激励人心的人物。这个长久安定的时期也意味着她的艺术才华终于可以得到充分的认可和提高。

 

艺术创作上,张荔英以独特的美术天赋,深刻体悟西方美术技法与审美精髓,西为中用,开创出清雅宜人、华而不艳的画风。她的作品拥有完美无暇的笔法、暗淡柔和的色彩以及一丝不茍的构图,以精致和细腻而闻名。她笔下的风景与静物画展现了张荔英在新加坡生活中的平静满足、对小事物的欣悦之情,及安身立命的归属感。

 

她曾在自己的花园面对一池莲花,画下大幅精品《莲花颂》。在她画笔的指挥下,朵朵莲花宛如交响曲的高低音符,充满着宁静、温暖的神采。整幅画意和平恬静,避世隐逸。对于自己的作品,荔英这样说过:“我喜欢根据自然作画。传统的中国绘画技法并不适合我…… 我喜欢在户外作画。当我决定了要以某种大自然元素作画,我便会在那实境中当场绘画。”

 

有人经常把她归类为南洋画派的一员。所谓南洋画派,指的是蜂拥至新加坡南洋美术学院这个艺术重镇的第一代中国移民艺术家们。但荔英无庸置疑也是一位中法画家。她早年大部分时间均停留在法国。张荔英与其他同代画家不同之处在于,后者一般是先在东方学艺,然后再到西方寻找现代主义的启发;她则是先在巴黎打下基础,造就笔下深具塞尚风格的静物画。

在她整个职业生涯中,只有题材会根据她所处的当地环境而变动,但她的绘画技法一直都坚持法国沙龙风格。

 

荔英不仅在创作上笔耕不辍,在美术教育上也付出极大心血,是个富有献身精神的画家及美术教育家。1982年,她被新加坡政府授予文化艺术奖章,这是对她一生成就的由衷赞赏。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不仅收藏有她147幅画作,还委托亚洲新闻台拍摄纪录片《张荔英的世界》,20154月已播出。或许更多观众能藉由这部片子遥想张荔英的艺术世界。

张荔英1946年的自画像,现在收藏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40岁的她,经历了丈夫的病逝和5年的软禁,目光里更多了一份坚韧与冷谧。


张荔英 1967年作 《水果》,507万港元,香港佳士得,2013年5月25日。

张荔英晚年定居新加坡后,特别喜欢亚热带的各种水果。


张荔英 1962年作 《莲花颂》,长近1.5米,916万港元,香港苏富比,2013年10月5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