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艺术空间的全球性渗透:山川湖海 无处不在

15已有 1131 次阅读  2016-08-08 19:10   标签艺术空间  全球性渗透  地铁  商场  酒店  街头艺术  无处不在 

艺术空间的全球性渗透

艺术空间,来自山川湖海 

/杜卡

 

当下艺术空间不再局限于美术馆和画廊区,艺术已经侵入地铁、商场、酒店,走上大街小巷的墙壁。人们与艺术的距离越来越近,不经意间便能转角遇到她。这种趋势来自于艺术在大众的不断普及,不同行业对于艺术商业功能的深入领悟,以及艺术家本身对于公共空间展示作品的意识觉醒。 

如果以纽约MoMA为家,生活将会怎样?徜徉其中,每天都是思想的旅行、审美的冒险。然而如今的艺术空间绝然不仅是这些殿堂级的博物馆和高大上的艺术区,她化身进入都市生活的方方面面,连空气中都飘荡着她的奇趣与美意。 

艺术地铁

穿行地下的公共艺术 

德国杜塞尔多夫历时15年兴建了一条名副其实的艺术地铁线,今年终于开通。这条全程无广告的新线路,每一站都闪烁着独特神采。由艺术家Ralf Brög打造的地铁站内设有声音走廊,而Manuel Franke则以绿色岩层、手绘、层压安全玻璃为站内带来盎然生机,还有Thomas Stricker的太空船装置将站内空间幻化为无垠宇宙,以及Enne Haehnle用红色锻钢钢丝缠绕成行云流水的曲线,令人联想到一句句优美的德语。 

如此曼妙的地铁站,想来能为乘客们带来新鲜好心情。但它并非一枝独秀,国内外不少城市的地铁站在视觉设计方面都下足了功夫。 

伦敦地铁站以对蓝色空间的完美演绎而著称。莫斯科地铁站则是一派富丽堂皇,建造初期就采用巴洛克式奢华风格,俨然一座“地下的艺术宫殿”。东京地铁站的图形搭配纯净自然、色彩高明度高纯度,完全符合日本“理念精细、视觉简练”的风尚。北京作为千年古都,站内大量壁画与浮雕体现了这里悠久的历史与文化积淀。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每个地铁站都展现了这座魔都“密、炫、合”的特色,即稠密、酷炫与融合。 

各地愿意在地铁站的视觉效果上不遗余力,原因大致相同。这里不仅是人流量巨大的交通枢纽,更是传播文化、展示历史、融合艺术的有效空间,是直接展现城市风格与文化的绝佳窗口。无论是偏向浓郁的历史感,还是前沿的时尚范儿,地铁站的视觉设计都代表着一座城市文明的进步程度。如此人气爆棚的形象工程,怎能不好好花一番艺术心思。

 

艺术购物 

购物体验中的人文关怀 

在香港和上海,被称之为“购物艺术馆”的K11已成为小资文青最时髦的聚集地。 

8年前,我发现很多VIP在投诉购物中心高度趋同,而新一代的VIP更注重空间感、精神领域。我喜欢艺术,就想到可以把两者结合起来。”香港新世界家族第三代、K11创始人郑志刚讲到当时的初衷。2009年香港K11开业,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且收入比整改前翻了3倍。这里长期展示着13组价值2000万港元的艺术品,每层还有18个不断更换的艺术品陈列窗,并有专门的舞台和空间频繁举办各类展览与活动。进驻这里的品牌店也同样颇具设计感与新颖度。2013年上海K11揭幕,可谓香港的成功翻版,每月人流量近百万。目前,郑志刚正在全国复制这套以“艺术粉丝经济学”为基础的商业模式。

东京中城是亚洲范围内走艺术购物路线的前辈。其内部不仅有三得利美术馆,还有一个叫做“21_21 设计视野”的地方。这是一间由时尚设计师三宅一生和建筑师安藤忠雄企划的展览馆及工作坊。北京侨福芳草地也是典型的打“艺术牌”,超豪华的商场内外摆放了500件艺术品,仿佛一个小型798艺术区。

由于网购带来的便捷,传统百货商场逐渐式微。对于年轻人来说,实体购物过程已演变成享受乐趣、发现新奇的过程,艺术购物正好满足这一需求。商场内外视觉、听觉、触觉和味觉的全方位艺术“关照”,对探索优质生活的人群形成强大拉力。人们乐意逗留更长时间,并不自觉地参与到消费中。这里成为工作和家庭以外的“第三空间”。

 

艺术酒店

住在美术馆中的切身感受

区别于把艺术品当作稀罕的装饰道具,艺术酒店从头至尾就是一个审美殿堂。这在欧美已不算是新概念。譬如性感且文艺着的纽约美仑大酒店,从监狱改造成“艳遇”的波士顿自由酒店;拥有超棒行政酒廊的墨尔本索菲特大酒店等,都是酒店艺术化的佳例。

而在亚洲,艺术酒店的先锋还数开业于1996 年的新加坡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Hotel Ritz-Carlton MilleniaSingapore), 除了坐看新加坡滨海湾(Marina Bay)完美的天际线,超过4200件绘画、雕塑及装置作品错落有致地融入酒店的大堂、餐厅等各个公共空间——其中不乏来自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戴尔·奇胡利(Dale Chihuly)、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安迪· 沃霍尔(Andy Warhol)等大腕带来的惊喜,这是酒店筹备时便确定的设想,超过350 件都是博物馆藏级的水准。你当然可以像参观博物馆一样体验这家酒店——这里甚至提供了专业的语音导览服务,你只需去前台预约一个iPod 设备,50 分钟的导览将带你走过众多艺术作品的前世今生。

入住这样一家被价值上千万作品包围的客房,费用自然不菲。但是,既然无法一辈子拥有这样的艺术作品,那么拥有一晚呢?

这种足够吸睛的营销模式正在国内滋长,不少名城已有当地特色的艺术酒店。云南大理玉矶岛上的杨丽萍艺术酒店充满少数民族的朴素与绚丽,杭州栖迟艺术酒店仿佛青瓦白墙的江南小苑,上海万和昊美艺术酒店中的一掷千金的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小金人”和包括张晓刚、张洹、周春芽作品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的豪华阵容,古都西安的威斯汀酒店甚至自带一个1.3万平米的博物馆——西安曲江艺术博物馆,镇馆之宝是距今约2700年、全球唯一一件全部用黄金打造的盔甲。

总之,为酒店植入艺术元素是一项有效的吸金术。差旅之中的高端人士,对酒店的期待绝不止于食宿的享受。谁能给予客人精神上的愉悦,谁就是赢家。而艺术正是通向内心感受的光明法门。

 

街头艺术

大举进攻的严肃艺术在街头

苏富比香港艺术空间近日推出一个有趣的街头艺术展 They Would Be Kings(他们将是王者),展出从早期涂鸦艺术家基思 哈林(Keith Haring)、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到当红的匿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入侵者”(Invader)等人的作品,可见这门艺术在全球的蓬勃崛起。本展策展人、伦敦画商史蒂夫拉扎里季斯(Steve Lazarides)说:“街头艺术并不只是背着背包、用喷雾器涂鸦那么简单。它是一门严肃的艺术。”

此展选择在香港推出,或因这里的街头艺术非常活跃。去年,先是法国的Invader 在元创方做个展,稍后香港艺术门画廊推出9位本土街头艺术家的群展“隐藏的街景”(Hidden Street)。而每年一度的香港街头艺术节更是在三年来聚集了不错的人气。“我喜欢街头艺术的短暂性以及任何路人都能欣赏的特性。我认为那是真正能让大众接触的艺术。” 香港当代艺术基金会策展人劳伦·埃夫里- 沃特曼(Lauren Every-Wortman)讲到。

从曾经的地下艺术到如今的潮流前端,人们对街头艺术的认知有了很大变化。Invader说:“我真的认为这种在街头上展示艺术作品的创作手法是赠予城市与市民最好的礼物,也是提升其生活质量的方式。他们甚至不用去美术馆或画廊参观,只要抬头望向那面墙,就有可能被我这如‘城市针灸’的艺术而感动。”

艺术空间的全球性渗透,还远不止这些。当民众对艺术的需求已成为一种习惯;当商家对顾客的精神消费心理了如指掌;当艺术家自豪于作品在公共空间的展示,艺术将更无孔不入。从机场、车站到路边的店铺甚至垃圾筒,都将是艺术大举入侵的领地。

 

(原文刊于《芭莎艺术》20167月刊)

15年前,杜塞尔多夫政府邀请艺术家、工程师及建筑师共同组成设计团队设计一条只与艺术相关的Wehrhahan地铁线。 多年以后,团队中曾经初出茅庐艺术新人已变成了德国艺术领域的中流砥柱。

2016年5月1日至6月30日,艺术家宋冬个展“坐井观天”在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开展,坐落于商场公共区域的宋冬的装置作品成为访客们排队参观的热门项目。

新加坡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东侧的奇胡利大堂吧(Chihuly Lounge and Colony)中悬挂了戴尔·奇胡利大型装置作品《日出》(Sunrise), 与此遥相呼应的是奇胡利在餐厅中的另一件作品《日落》(Sunset)。

谢帕德·费瑞(Stephen Fairey)《基思·哈林》(Keith Haring),147.3×111.8cm, 模板效果涂鸦及综合材料拼贴,2010年,作品于2016年3月17日在苏富比香港艺术空间展出。

2015年,香港艺术门画廊推出9位本土街头艺术家的群展“ 隐藏的街景”(HiddenStreet)。

2015年,香港艺术门画廊推出9位本土街头艺术家的群展“ 隐藏的街景”(HiddenStreet)。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