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华裔女画家曾佑和:自创“缀画” 呈现水墨新貌

3已有 2761 次阅读  2016-09-14 19:30   标签曾佑和  幼荷  缀画  抽象  古意高远  夏威夷  叶落归根  北京 

曾佑和:自创“缀画” 呈现水墨新貌

 

/杜卡

 

曾佑和有个可爱名字“幼荷”。她20岁嫁给49岁的德国学者艾克,随夫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离乡旅居,在美国成为重要的华裔画家和美术史学者。佑和晚年回到北京,叶落归根。90岁的她还在做自己独创的“缀画”作品,内心依然玉立一朵幼荷,含苞待放。

 

 

曾佑和与比自己大29岁的丈夫艾克,在夏威夷家中的合影。

少年患病改学画  入辅仁女校

1925年,曾佑和出生在北京的一个书香世家。她的母亲很有主见,一直告诉女儿,做女人一定要和男人一样有所作为,不能只在家里做家庭主妇生孩子。在父母的培养下,佑和功课优秀,甚至跳级。

 

12 岁时,她生了一场大病,把功课都耽误了。回忆童年,曾佑和说:“当时卧床没事干,就躺在床上画小人,画得很像。后来有个日本大夫看了就说,她应当去学画画。到我能够下床站起来了,我妈妈就立刻送我去学中国画。” 画了三年后,曾父认识了溥雪斋。

 

溥雪斋与末代皇帝溥仪,是同为道光曾孙的堂兄弟,也是满清末代皇族中与溥心畬齐名的画家。民国成立后,溥雪斋留在北京,靠书画为生,是教人画画的老师。曾父与他是“牌友”,并且一起组成了一个小型画会。

 

曾父把爱女的画给溥雪斋看,不料溥老师说“俗不可耐”,让佑和跟着他到画室学,开始练白描。佑和有了名师指引,学画积极性高涨,画得也好,深得老师喜欢。16 岁时,辅仁女校招生,同时也请溥雪斋去当教授。溥老师建议她去试一试。有灵气的佑和一考就进了,成为辅仁女校美术系第一届学生。就这样,佑和跟着溥雪斋习画直到1942年毕业。

 

辅仁大学昔日设在恭王府内。佑和对母校的感情深厚。2007年,82岁的她将7具有极高文献价值和标本意义的明代黄花梨家具捐赠给恭王府,其中有5件是《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书中的示例。这批宝贝价值至少2000万元,但是佑和对母校的情谊、对青春的追忆,无价。

 

嫁德国学者艾克  移居夏威夷

在辅仁女校读书时,佑和正值十六、七岁的花季。她唇红齿白、端庄秀美,一张圆圆的娃娃脸和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蓬勃朝气,恰似带着露珠的幼嫩荷花。

 

佑和的秀外慧中,触动了德国学者艾克心中的一池春水。古斯塔夫•艾克(Gustav Ecké,1896-1971)当时正在辅仁女校教授西洋美术,大约45岁,之前的婚姻子女情况查不到。这位精通德语、法语和英语的中年男人,有着良好的家学背景。他的母亲为伯爵之后,父亲则是波恩大学神学教授。艾克曾经在德国、法国的大学攻读美学。1923年,学有所成的艾克应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之邀,与著名学者鲁迅、林语堂、邓以蛰等同任厦门大学教授。辅仁大学创校时,艾克出任该校美学教授,在华任教26年。期间应著名古建学家梁思成、刘敦祯先生之邀,成为中国“营造学社”唯一一位外籍会员。

在学校时,他就看上了我。一毕业,艾克就请我去当他的助教。三年后,我们结婚了。”佑和以一种曾经沧海的平静口吻讲述与丈夫的相识相恋。“他在中国研究的是明代家具,在德国是研究美学,之后又研究了许多,建筑、器物、音乐、文学等。我觉得他身上有学不完的东西,很佩服他,很愿意为他做事。是他让我重新发现了中国文化的底蕴,从而更深地认识到中国传统艺术之美。我们结婚一共有27 年,过得很和睦。”

 

艾克1971年因心脏病去世,佑和那年才46岁。此后,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美术史研究、教学和自己的“缀画”创作上。他们没有孩子。不知佑和是否为此遗憾。但她说:“我总是把学生视为自己的小孩。”写到这里,想起张荔英。荔英也是嫁给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没有孩子。她中晚年都在南洋美专教画,对学生非常用心。或许也是把年轻一代看做自己的小孩吧。

 

曾佑和提到的很愿意为艾克做事,应该包括参与《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书。1944年,艾克的这本书正式出版,成为向世界介绍中国明代黄花梨家具的第一人。此本著作只有英文版,在中国影响不大,但是在西方汉学界很出名。写这本书时,曾佑和正是艾克的助教。1945年,这对跨国忘年恋人结婚,轰动京城。

婚后第二年,佑和随丈夫离开了故土北京,来到厦门呆了一年,然后又去了香港,1949 年到了美国夏威夷。移居美国后,他们像两个学生一样“周游世界”。“我跟着他一共周游了7 次。我们几乎去过欧洲和美国每个大城市的美术馆。”

 

独创“缀画”  抽象之下古意高远

1950年代夫妇二人的游历过程中,他们结交了不少当时的艺术大家,其中包括立体主义创始人之一乔治•布拉克、超现实主义主将之一马克斯•恩斯特和抒情抽象画家乔治•马蒂厄。“我在巴黎遇到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发自肺腑地表达他们对中国古代文明的敬仰。比如,曼•雷告诉我,他有多羡慕中国人,因为中国有书法这种艺术形式,一种最纯粹且饶富意味的抽象形式。” 由于这些因缘际会以及后来的艺术实验,曾佑和着手开始了她的“缀画”生涯。随后的一生,她笔不停缀,在作品中尽情表达自我、追求极致美感、并且创作过程直见心性。

 

简单说,曾佑和的“缀画”是一边作画,一边将不同的纸张层层相叠(好像缝补被子打的补丁,古人称之为补缀),然后加之金箔、银箔、铝箔等以增强画面肌理质感。

 

佑和晚年的创作更加丰富,越老越臻于化境。她66岁所作《距离之间》,带着些许怀旧与乡愁,捕捉到自然的大美与雅意,这也是她的艺术之美。在这件作品中,她自如运用“缀画”技法,将手工制作的宣纸层层相迭,加之方形的铝箔以增添质感。金属箔片贴上后,会与宣纸之间形成边线,这就将画面自然分成不同的区块,呈现出前景与远山之分。若隐若现的笔触、微妙的色彩与寥寥的线条,简约之中呈现出山水之气势磅礴。夏威夷火山岩粗糙坑洼的斑驳形态是曾佑和山水画的灵感之源,她将之称为她的“韵律之相”。

 

在抽象的视觉表面之下,她的作品实则古意高远。曾佑和十分推崇倪瓒和弘仁。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他们的作品貌似幽淡而内蕴激情,寥寥数笔,逸气横生。不像有些画家作品空洞,缺乏仁爱悲悯之心。”

 

运用水墨、压克力、金属箔片和纸本,她孜孜探求画面的肌理与形式空间。虽然这些作品完全抽象,但是格局中可见曾佑和深厚的书法功力。错落有致的构图得益于色块精心排列而形成的张力,以及画面中充盈的生动气韵。

 

创作之外,佑和还是贡献很大的学者。她曾在夏威夷大学担任中国艺术史及中国书画系教授,并以英文发表了许多有关中国书画的论文,影响了几代学子。她在上世纪70 年代将中国的书法之美推介到美国。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第一次访华,送给毛主席的礼物便是曾佑和编撰的《中国书道》,以表达对中国文化的尊敬。这是美国第一本用英文撰写的有关中国书法历史的书。

 

时光荏苒。2010年前后,曾佑和回到阔别60多年的故土北京。这里有她孩童和青春的美好回忆。虽然遥远,却格外清晰。她说自己想叶落归根,在家乡安享晚年。

(中年曾佑和)

(晚年曾佑和)

(曾佑和(1924年生)《颠倒瀑布》,约 1990 年代作,曾佑和在此作中以其独创的「缀画」拼贴技术描绘夏威夷群岛最壮丽的瀑布之一。27.5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2014年10月6日) 

(曾佑和《峰》22.5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2014年10月6日)

(曾佑和《山流如河》62.5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2014年10月6日)

(曾佑和 1991年作《距离之间》37.5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2015年4月5日)

(曾佑和 约1993年作《有弘仁心》25万港元 香港苏富比 2015年10月5日)

(曾佑和 1997年作《木 林 森》20万港元 香港佳士得 2013年11月24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