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李文子的日志

李文子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14
    分享

    "微"么?

    李文子 2011-01-20 08:10

    "微"么?

      一个月没来了。   以前“微”过。饭否,嘀咕。。。还有搜狐!   后来烦拉。   众人“微微”,我也不能谔谔。   新“微”这里:   http://t.sina.com.cn/1444726565?source=blog       &nb
  • 10

    希望只是Crush

    “为什么你会迷上她——?”我坐在餐馆的桌子边,望着窗外肆虐的寒风,和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路人,为什么是她??? 不吃不喝,不寝不卧,我必须不畏羞耻地承认:我才知道她。读崔卫平,我会想:怎么有如此出色的女性;读徐晓,我想:她是她那一代的异数;读阿伦特,我竭力控制崇拜:她在战后,她是犹太人;
  • 8

    给你一个刘瑜

    适应孤独,就像适应一种残疾。 快乐这件事,有很多“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因素。基因、经历、你恰好碰上的人。但是充实,是可以自力更生的。 我的快乐很少,当然我也不痛苦。 我曾在日记里大言不惭地写道:出于责任感,我承担了全世界的孤独。我的意思是,我不但孤独,而且我的孤独品种繁多
  • 4
    分享

    晓月河日记

    李文子 2010-12-11 20:39

    晓月河日记

    终于把日记看完拉。多倒不多,净是些“废话”。那些真诚的叽歪,那些不算刻意却也矫情的记录,一边看一边哭笑不得。掩卷沉思,既好也坏,既成长又丧失。任何年龄的顿悟都不能替代、或重复——同样的青春之歌。 我整理了讲座要目。不很全,但毕竟雪泥鸿爪,从中可以窥见当时、八十年代的精神氛围。 1986年9月
  • 8

    这个神奇的国家

    阿计跟我说“水军”,我答应着,却没反应上来:啥是水军?水军是干什么的?又惭愧,又自豪。脑子里盛不下那么多玩意儿,可不知道水军,你能说我正常(中国)么。先前知道有一种点击的机器,不分昼夜跟那儿点。。。说投票也行,我从雅昌第二掉到十六(几天之内),也没啥不平衡的。中国么,我容忍或说无奈这
  • 2

    “小雅”的幸福

    前时写董桥(明月不可禁),启动当代文人送藏的先河;话音未落,庆伟兄就玩了内地的先河。大拍,无底价,而且也是小品、名家。要说差异,赵庆伟不算文人,他的藏品也非一般意义上的文人画。手稿、插画、素描以及连环画。。。近 50 年的东东! 如果说董桥是旧文人的绝版,那他—
  • 分享

    四季

    李文子 2010-12-03 22:37

    四季

    一早,差点被风吹倒。 北京的天愈发恶劣了。冬天不像冬天,春天不像春天。满处的灰尘满眼的沙! 有美国人道:是否人也因此短命? 真不愿这么想,也不爱这么说。现世的景况那么的——不如人意。 一遍遍听《春》。春不总在,万鸟的狂欢里也有杂响。 寄寓所有的朋友,健康! 寄寓
  • 2

    信或篮子的乡愁

    800万,1000万,1300万,1792万。。。王沂东的“乡愁”越来越贵。乡愁是一棵没年轮的树,乡愁是一篮子人民币。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乡愁是红袄裤女人的奢侈。 一种叫艺术品的东西,被赋予无限的乡愁。 一种叫乡愁的东西,被赋予无限的价值(价格)。 给我一瓢长江水
  • 分享

    感动中国

    李文子 2010-11-30 22:07

    感动中国

      ——蔡定剑先生
  • 3

    受她的爱已成习惯

    我都不知怎么写这篇。 爱一个人成为习惯。不是被爱的人太奢侈,就是爱的人太无私。这个被爱的幸运儿是我,而那个爱的使者,为何韵兰老师——被我唤作“美丽老太”的。 你能想象么?大晚上的,一个美得不能再美的七十四岁老人,在我的博客上留言。她称自己“何大姑”,还说不会打字,祝我健康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