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木头片子

已有 5404 次阅读  2006-04-06 10:13
  几年前我的一次画展上,拥挤的朋友们使尽一切力量挤过来给我握手祝贺,我脑袋里接待了谁,真是一片空白,因为大家那时都是一个样——激动、喜悦,为我的成就擦着止不住的泪水。这里没有骄傲和狂妄,更多的是我人尚在人间和我画来之不易。   这时刻,猛然肩头上挨了一大拍,我惊魂未定,接着这人又来了一个拥抱,那热情洋溢,那老友相逢,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是哪个老朋友给我来了这么一招?”定睛一看,我的脸立马从喜悦拉回到阴沉,我不会来假的,透明的我怎么也装不出来假笑。我没跟着他激动,也没笑出来……。     他怎么好意思给我如此这般的拉近乎?他似乎忘记了文革时一个刚刚从中专毕业的学生就能跑到台上对我“控诉”和“批斗”?我们并不相识,他刚刚分配来,我怎么就会在他三岁的时候把他头上弄了一个大疤?(这个疤从正脑门上“定位”,足有三寸长)。他“控诉”我是“汉奸”,那疤是我给他搞的。     想起来很好笑,他三岁的时候我才七岁,七岁能当汉奸也够有本事的;他三岁时在上海,我七岁时在济南;抗日战争时期,我有什么鸟本事把手伸到上海,还往他头上打了一个三寸大疤?他三岁时他爸爸在上海开皮鞋店,我七岁时在济南一个救济会里上贫民小学,1959年我才去过一次上海,他三岁时是从楼梯上掉下来摔了这么个疤,我七岁时是在破庙里衣食无着、苟涎残喘,怎么跑到上海去当的汉奸而且冲着一个三岁小孩打的他头破血流结下一个三寸疤?……不客气的讲,我七岁时连楼梯都没见过。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今天他竟然在画展上给我玩“老朋友”。真逗!   看见他,展览会的一切成就感全没啦,我找了一个没人的小屋挺安静。脑袋里翻腾着刚才拍肩拥抱而引来一幕幕远去的思绪,似乎这么大的一个画展竟感到它是像在梦中,因为这展、这人、这情绪怎么让他这一拍就拍的乱了方寸呢?!   我衡量人的标准绝对不分你是地主富农出身,还是庶出二奶养的,只要是好人,管他是从哪里来的又到哪里去呢?   我坐在这小屋里,外面看展览的人熙熙攘攘,从看到这个人后,就像演电影一样,一幕幕一出出滑稽剧“隆重上演”。   记得一个地主出身的学生,还是我从北京带来的,他比我大七八岁,那时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怎么从台上跳出一个地主学生?他控诉我的一句主要罪行是“为了搞反革命,为了他失去的天堂,他说老婆也不要分!”这罪多吓人?!谁有那么大本事在那恋爱都不敢拉手的年代,去大胆搞反革命而且还把老婆搭上?   蒋介石是反革命,那么大头头,他得娶多少老婆去让人搞反革命?那反革命里有很多女的怎么办?蒋介石忙的过来吗?   他家是地主我是城市贫民,我失去了什么“天堂”?他又到了什么“地狱”?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我的“天堂”已经忘记了,小孩记不住苦难的童年,因为小孩不会“记仇”。我只记得一生忘不了的日子(1949年4月12日我参军),用这地主学生讲我进了“地狱”,这一天赶上吃大肉包子,一口气来了九个,撑的我三天没爬起来。这进地狱第一天就吃大肉包子喝鸡蛋汤,真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小孩不争气,我怎么就会把“天堂”给忘了呢?   还有一个老几,也是我从北京带来的学生,我俩之间无话不谈,无心不交。他比我这个老师也就小两三岁,出身富农,爸爸是三青团区委书记,劳改死的,大伯和叔叔当土匪给枪毙的。   那时“出身”不好的人和子女,日子都不好过。我还经常给他粮票、稿费之类的以“资助”他搞“反革命”。他挺有本事,他上台检举我的当天晚上还给我“交心”,当然还是“无话不谈,无心不交”。但是第二天斗争会一开始,第一个跳到台上批斗我的竟是这个小丑。先上来就给我来了一句“小恩小惠”拉他“下水”,接着就把平时的“无话不谈,无心不交”都给交了出来,我顿时感到不可思议,心想:不是昨天晚上“无话不谈,无心不交”时他讲“我不会把你交出来”吗?怎么这批斗会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他?!……最最不可思议的事,平时“谈心”的那些事怎么就记得那么一句不漏呢?!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顿悟”,原来朋友的“朋”字还有这么多学问。这个“朋”字一开始就说,这朋友里面有一半是“丿”是歪的,或说是些歪门斜道的。有一半是“”是正的,或者说是些正人君子。这一撇说明你有难处时,他撇下你就走人,那一立刀说明你有不幸时他能两肋插刀。这告诉人们要小心交友,不然会泪洒胸怀,你没看到那个“朋”字的肚子里夹着那么多泪水吗?这泪水全都浇(交)在这“朋友”二字里了……。   这一检举不要紧我坐了四年另七个月的牢,劳动了十四年,断了六根骨头,挑了一根筋,离了两次婚……。   后来他们都当了“长”入了党,入党的时候他们单位还来到我这个非党人家里征求意见,我说,“他们出身不好,在那个时期可以理解,都是历史了,谁还能怪谁……”。   人能忏悔不大容易,不但要有良心还真需要点勇气。一个从四川来的学生不学无术,学的是美术却不会画画,可挺会整人,他还不如我北京带来的学生,因为北京学生起码还知道我一些“材料”,可他斗的我最凶,直到多少年还在任何一个场合讲我怎么“反革命”。这种人品德和格调怎么也上不了这种文章,那属于另类。     最使我不得其解的是:北京带来的还有一个祖孙几代都是老革命家庭的学生,奶奶都是拿枪上阵的英雄。这么一个无产阶级家庭出身的无产阶级怎么比那些地主、富农还“落后”呢?我没听到他检举我有什么“反动”言行,自始至终一两年他只是吸烟、沉默,再吸烟、再沉默。这个无产阶级真是一点“战斗力”也没有,批斗场上我“顿悟”又“顿悟”——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朋友。   如果往大处想一想,我活下来算是侥幸,我不禁想起那些我十分尊敬的老师、前辈和革命家。我参军时是个孩子,但是单位是建烈士塔,我知道了很多烈士的英雄事迹,我在启蒙时期就记住了这革命胜利来之不易;我上学的第一天,就知道这是穷人上的贫民小学,贫民小学还有富人吗,所以老师也不愿在这种学校教书,老师吃的穿的与穷人的孩子没两样但是在这个学校里我知道了贝多芬、知道了六王毕四海一。到了大学我除了身边的老师以外,社会上的革命家、艺术家、科学家、阴谋家、巨奸、败类、英雄、铁汉……都填在我的永久记忆里。   我不断地“顿悟”:悟人、悟事、悟国、悟世界……。悟到最后,悟了一个理:这世界是两面事物组成的。黑白、阴阳、高低、深浅、虚实、忠奸……。悟着悟着怎么黑的变成白的,白的又变成黑的,忠的变成奸的,奸的变成忠的……。   老天爷给咱们开玩笑,这样变可都是真的,这原子变成反原子,粒子变成反粒子,正的变成负的,平行线变成交叉线,而且还能互相转化变回来。咳!这世界多奇妙!   我曾说过我是属称砣的,什么时候都沉底。有些人是属木头片儿的,什么时侯都浮在上面。   在大学二年级,赶上反右,一些学生今天认老师,明天就上台斗老师,哭天抹泪地控诉老师对他的种种“罪过”。可过几天老师摘了右派帽子,还是这些学生左一个张先生右一个刘先生,那毕恭毕敬的劲儿怎么就那么“真实”、那么“虔诚”?文化大革命一来,带上红袖章拿棍子的就是他们,看着一排排又绑又跪的老师,不但不张先生也不李先生了,二话不说上台举手就是一个大巴掌,又踢又跺,老师受不了这种“可杀不可侮”的罪,第二天就自杀归西了。不过还是没触动了这些“小将”们,他们歇斯底里的站在台上高喊“自绝于人民”“罪有应得”!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人也不知是什么材料长的!   他们不知世间有忏悔二字,他们永远正确,他们不知道这样做人还撑的住吗?这些人晚上睡觉埋在被子筒里不红脸吗?你可知道这些木头片子是害人、害国不利已的罪人吗?画家里有、作家里有、政界里也有,而且是一大批。   记得那段日子,有些作家、艺术家真是革命“英雄”。红了紫、紫了红就是不变黑,他们永远也不黑。他们给我们指出“金光大道”但他们不走,他们破了这么多旧,也没见他们立什么新。人家跳楼的、跳河的、抹脖子的不都是这一类指着我们走金光大道的人干的好事吗?   我们学校就有这么一个“华侨”学生,运动里整了这个整那个,把一些真的爱国华侨学生都整的很惨,有的至今下落不明。文革中我都给整进监狱了,他竟然跑到监狱里给我加“水”,为此我还让那个看守所长给玩了一次假枪毙(假枪毙比**毙还难忍爱)。同时,在监狱里他还列了一连串我们老师、同学的名字,让我“立功赎罪”。审到半截,他去厕所时,没想到同去的军代表,偷偷的给了我一句话:“韩美林,你可不要胡写乱写,一定要实事求是”。我心领神会,等他一回来我就说了三遍“不知道”。   这人是木头片儿一点不假,后来一改革开放他就飘到南方走穴去了,现在这一家人开的公司还真不赖、蛮有钱的!   这个时候我在想,当时他号召我们“党的利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伟大口号都上哪儿去了?是不是进了他的腰包变成股票钞票和彩票了?! ……?!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在今朝!   他们在任何场面都能出现,钞票捞的大大的,嘴里讲的麻麻的,头衔倒是一大把,有的名片前面不够后面续,甚至还再加一张,名声都炒到剑桥、牛津的名人大辞典上了。虽然是花钱,这钱也没白花,混职称足够用了。再看看他们的另一面,他们利用这另一面为自己儿子、孙子、滴答孙都扫清了一条条“金钱大道”,人五人六,就是一件好事也不办。   趁中国这个转型时期,什么陈年老渣子都能泛上来。弄虚作假、偷梁换柱,想尽一切办法弄地、弄批件、洗黑钱,让国营资产三毛五毛就转成合作项目,然后他再跳过国营的桥去到对岸当董事长……。 这些专讲颂词又当蛀虫的人,能使国富民强吗?这些肉麻的捧词儿能解国家多少难呢?这些木头片子它可是永远也不会沉底的代代红人!他们浑身上下找不出一个忏悔的基因。   有一次开会,会很重要,上来一个木头片子在那里摇头晃脑自我陶醉的讲捧词儿。我和谢晋老师并坐一桌,听得十分刺耳、肉麻加不耐烦,后来他说:这家伙已经讲了一个小时了,看样还得一个小时,干脆你回家给我拿茅台去吧!我溜号去家拿酒,回来时那木头片子还在口吐飞沫,铿锵有声,我耐住性子听听他到底讲的什么高见需要那么“郑重其事”……。   一听不要紧,我后悔这一个多小时没记笔记,于是我赶紧拿纸,终于记下一点“肉麻学”中的捧词儿:   如下:(原样照抄)。   定心丸……当代共产党宣言……动员令……十分振奋……第三代领导人的承诺……大快民心……弄懂、弄通、付诸行动……目标明确……新的突破……加大力度去理解……高度评价……合乎民意……新阶段……真理性、实践性、权威性……精神支柱……众望所归……鼓舞人心……气势恢宏……群英荟萃……承前启后……非常成功……内容丰富……阐述深刻……旗帜鲜明……太好了、太重要了、太及时了……伟大宏图……辉煌蓝图……历史性转折……反响强烈……崭新的里程碑……   我真的后悔没有把整个发言的捧词儿记下来,从这一小段讲话中,我就记了这么多“吐出来的象牙”。如果全记下来,我一定想办法公诸于众,看看这个木头片子是怎样迷惑和愚弄我们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我久思不得其解,这些人到底居何心肠,非得弄得我们国破人亡吗?!   如果你真的想使这个共和国走向富强,或“合乎民意”、或“新的突破”,那就“付诸行动”,献计献策别献媚!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6 个评论)

 76 123
  • 匿名 2006-04-06 10:14
    好文!!!! ——专程路过
  • 匿名 2006-04-06 17:08
    这个世界或许就是这样的人比较好存活
  • 匿名 2006-04-06 19:44
    批得好!痛快!
  • 牟建平 2006-04-06 21:18
    好文,就是有这么一批从头假到脚的人,在社会上还混得挺好,中国有这帮"木头片子",堪忧!
  • 丁建华 2006-04-07 08:28
    深刻啊!好文。
  • 匿名 2006-04-07 20:19
    写的不错,请韩先生多写几篇,写个续文也可
  • 匿名 2006-04-07 20:19
    我们期待着韩美林先生的北京艺术馆早日开馆,震撼世界艺术界!
  • 匿名 2006-04-09 01:47
      一直欣赏与爱戴先生,是一种莫名的道不清的情感。   我对先生的事情了解不多,不会说好听的赞美的话语,可是,有时候喜欢与景仰是不需要理由的。。。。。。   请允许我送上世间最真最纯的祝福,愿您及家人幸福安康,吉祥如意。
  • 匿名 2006-04-09 01:50
    一直欣赏与爱戴先生,是一种莫名的道不清的情感。 我对先生的事情了解不多,不会说好听的赞美的话语,可是,有时候喜欢与景仰是不需要理由的。。。。。。 请允许我送上世间最真最纯的祝福,愿您及家人幸福安康,吉祥如意。       我不叫guest,我是拉桑梅朵。
  • 匿名 2006-04-09 01:55
    http://472944950.home.qq.com 拉桑梅朵的空间。
  • 匿名 2006-04-09 15:30
    看完鲁豫有约里的韩老师,我哭了,其实感觉是一个挺好的 结局,但是还是被韩老师的乐观、坚韧的精神所感动!
  • 匿名 2006-04-10 09:45
    韩美林越描越黑,央视朱军臭味相投 作为官方青睐的艺术家韩美林,由于在‘奥运吉祥物设计大赛’一事上表现得过于急功近利,在网上赢得一片斥责声,迫于羞愧亦或恼怒,此君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借他人之口、进行了一番辩解。辩解一;此君在八九年后写的“抽刀难入鞘”的条幅中的‘刀’,不是杀别人的刀,而是杀日本鬼子的刀,为明此心,又在上面新添一行小字、说是为‘纪念抗日战争’而题。人们不竞要问,即便纪念抗日战争,现在还要用刀子杀日本人吗?此文又说韩君在美国时,大书“斩腰齐民”的条幅,我们又不竞要问“斩腰”乃腰斩也、就是极刑也,相对于‘民’的就是‘官’,意即把官都腰斩了,才能和老百姓平等,这种极端主义态度在美国人那里也太过分了吧。辩解二:多有网友评论韩氏艺术,阴盛阳衰。此文作者不知是智商低还是对“阴盛阳衰”不解其意,居然大谈韩君爱美,就是爱女人,爱女人就是有阳刚之气。在这里要给你解释一点的是,艺术上的‘阳刚之气’,是不同于你吃几片伟哥就能‘长’的那种‘阳刚之气’的。(也真难为了比其小二十八岁的媳妇了) 一个人,在我们这样的社会里,能调动官方媒体,包括电视台,每过一段时期就出来,借别人的嘴说自己是‘好人’,本身就说明这个人‘好’到了什么程度。记得上一次是借朱时茂的口,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说韩美林好的人,不见得是好人。说韩美林坏的人,肯定是坏人!”朱时茂者,天下善‘装好人’者也,你看他在影视舞台上装起好人来,那般得心应手,那般自信,没想到在人生的舞台上也导演起‘装好人’来了。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无独有偶,近来网民有在网上联名要求罢免央视主持朱军。理由是此人趋势权贵,当时我并不在意,现在看来,群众的眼睛真是雪亮的。前几日,中央电视台朱军主持的‘韩美林是大好人’的专题节目,(是不是这个题目,不记得了,中心思想是这样的)。又是借别人的嘴,说韩君是个大好人,不过观众人数增加了,说好的嘴,自然也增加了。有的说韩如何‘刚强’,粉碎性骨折都如何不吭一声。[弦外音:韩是如何阳刚的] 有说韩如何知恩图报[弦外音:说‘好'也是必有所报的,可以鼓励更多的人加入‘说好’的队伍来]。朱军不失时机地提出:韩与宜兴紫砂茶壶大师顾景舟 合作的一把茶壶卖了六十多万,韩借机表白,我们合作当初并没有想卖钱。观众不知道的是,韩当初为了和顾景舟搞关系,送了一个包金大扁额,上书;“壶圣”二字。他的那个比他小二十八岁的媳妇也为说明韩的‘没心机’,说就爱他是个‘大孩子’。朱军又文不对题地提出韩设计的民航标志是根据稀罕[或者说是西汉]青铜器凤拐杖设计的。须知所谓‘青铜器’是专指殷商时代的锡铜合金器,而别的时代的器物虽是铜铸的也不能叫‘青铜器’,殷商的青铜器还没有出现凤的造型,那来的凤拐杖? 网上有人用对比图片指出你的抄袭,你在家里说:还不知是谁抄谁呢?人家是在八十年代早期中国美术馆举行的工艺美术公司展览上展出过的,谁先谁后自有公论,现在又说那是学的青铜器凤拐杖,那么请把两张图片都在网上公示对比,一来可作学术研究,二来可又一次证明:你是一个心怀坦荡的大好人。这次‘艺术人生’电视节目最美中不足的是:节目中有个傻大姐说,韩美林有一次要表演给她看‘想哭就哭’,居然马上哗哗地流眼泪,傻大姐说;“我都不敢看,他真能扮演。” 一个没有心机的好人岂可以是个善于伪装表情的油滑之徒?这完全是导演的失控,朱军溢美之辞: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七十而得心应手,不逾距。可是这次还是‘逾过了距’。须知,‘表演过分’这是一切拙劣表演者的通病。朱军要臭,就和人家臭到一起吧。 其实、臭到一起来了,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自有它的深层次的社会原因,时下在种种特色为时尚潮流中,有一个特色最为显著;就是‘机会不均等’为社会特色, 你看同是一个企业的人,工人可以下岗,主管层却可以承包国有资产、拿到股份。 同是中国人,却分成城市户口,农村户口。 同是一个招标项目,却只让一小部分人投标,不让其他人参与投标。 可以说,那里有‘机会’,那里就有人为的不均等,让一部分人有机会,却不让另一部分人有机会,这其中重点就是一个“让”字。“让”是动词,行使“让”的主体,还是‘权’,有权才能行使“让”。国有资产让你富,你就富。至于‘机会’如同筛选物料的‘罗筛’,通过‘筛眼’的人,自然是同一类的人,所以说是‘臭到一起’来了。 现在的城市公共雕塑中,韩美林的巨型雕塑也是属于‘文化臭垃圾’,国际上、一个城市可以因一座城雕而闻名,反观韩美林的城市巨型雕塑,在文化精神上的意义及影响,简直和它们的体积成反比。那些指定要韩美林雕塑的城市主管权贵、和韩的巨型雕塑、也是属于“臭到一起来了”之例。奥组委指定要韩的吉祥物设计方案,臭不臭自有民间舆论和市场作检验. 原本他们预期,到零八年效益是二十五亿人民币。现在让他的方案一搞,一没有深刻人文,二不懂制作生产(制作成本降不下来), 三、设计本身既无阿福娃传统的朴素,乡土气,又无现代的时代特色,在观念创新和审美创新上,都为具有独立见解、较高层次的人士所不屑。第四还搞强行搭卖,单买一个不行,要买就是五个,五百元一套。 这种东西, 有文化、有修养的人不买; 没文化,又没钱的也不买; 只剩下没文化、只有钱的,买了去送‘有权’的了。 这个对于福娃的绕口令,文化部的官员听了不要脑怒,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的。据说浙江省住京办事处一下子就买了价值十四万元的福娃,干什么用呢?还不是公款送礼吗,GDP是上去了,可是对于国家来说:从这个兜,挪到那个兜,于国、于民,究竞有什么好处呢? 人人都在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把文化作为经济抄作的手段,和真正把活生生的‘人’作为主体,处处尊重人权,保障人权,而不是去除了‘人’,只剩下尊重"权",这两种作法,虽然都在形式上是‘文化先行’,但是效果是不同的。这就叫‘心诚则灵’。奥运会的工作还很多,如果能够改变作风,真正作到心诚则灵,过去叫做‘联系群众’,现在叫做‘以人为本’,那么奥运会的工作是能够做好的。不然‘福娃’就是一个“劳而无功”的象征,或者‘劳而功少’,要是这样、奥运会的后果要严重得多了。一个人、年青的时候即使是做了‘涉嫌强奸’这样的坏事,也没必要到老了、还揪住此事不放。更不能不让人家当‘好人’,(当然也没必要在电视上登出年青时的照片,说年青时是如何漂亮,因为漂亮有时候正是‘涉嫌’的条件。)说他‘越描越黑’,是因为奥组委以‘吉祥物设计大赛’名义,征集了全世界共六百多个设计稿子,全让韩美林评委不加说明地否决掉了,他看了所有的参赛设计稿后,自行设计出了福娃吉祥物,这还不算,还把原本许诺的设计大赛前五名作为获奖优胜者的承诺取消了,招致网上一片责骂声,韩又假意责怪奥组委,奥组委又动用电视台造势。‘越描越黑’、此之谓也。 韩美林在自己的电视节目上、举着一张自己画的福娃图,上面还画有一个这次吉祥物大赛中别人画的虎娃(此方案虽被其他评委投票推荐,但是后来被韩否决) 韩用这种方法,明明是要气气那些对他提出批评的落选人, 这纯属心胸狭窄的小人所为,若大一个中国,你被官方如此器重,在杭州公款兴建了他的个人艺术博物馆,又在北京公款建立了个人美术馆,全中国的艺术家就此一人有此待遇。这次电视节目上,韩美林又自我表白:捐给某贫困小学十六台电脑,这个数字还不够文化部出资给他建个人博物馆的一个台阶的造价呢吧。愿奥组委能远小人、近君子,不要一味地搞‘宏观调控’包装‘人造好人’,不要被“为了自己的利益,臭到一起来了”一言所言中了。 愤怒的羔羊 2006年4月6日 说在后面的话: 奥运会吉祥物设计大赛因奥组委违约,参赛人已向法院提出起诉,北京东城区法院经三个月的时间,未作是否受理的答复,但是一直说‘在研究这个问题’。在这里,我们代表起诉人向国际法厅,对这一违反人权的事件提出诉讼,并在全世界征求对此案进行援助的律师 愤怒的羔羊
  • 匿名 2006-04-10 18:45
    这文章写的不错,现在确实是这样,不过也不是完全那样
  • 匿名 2006-04-10 19:08
    没有文化的文化是可怕的
  • 匿名 2006-04-11 17:50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仅要有实力,更重要的是要有魅力,这个魅力就是文化,就是艺术。
  • 匿名 2006-04-11 17:50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仅要有实力,更重要的是要有魅力,这个魅力就是文化,就是艺术。 ?W?幆U 8赊{G款?
  • 匿名 2006-04-11 17:51
    有群众反映某位国家副主席为了求得美林几张 半平尺的小画费了好几个月的工夫才周折得到。 高兴的不得了。 这位副主席才是真正懂得艺术的大家!!!
  • 匿名 2006-04-11 17:51
    去年好象美国总统给他授予了终身成就奖耶!
  • 匿名 2006-04-11 17:51
    谁都知道朱容基同志特刁钻 就连这么刁钻的人看了美林的画和雕塑后 都吸了口凉气说太美啦!
  • 匿名 2006-04-11 17:52
    韩大爷就是好样的 有血性的好汉 难怪启先生生前都为他深鞠一躬 真正的民族脊梁 如果这么好这么优秀的艺术家的作品长期处于低位 将严重影响国家形象
  • 匿名 2006-04-11 17:52
    韩美林在谈文化,别的不用说,我觉得他说得在理,讲得好!!!
  • 匿名 2006-04-11 17:53
    据说联合国秘书长安哪派了他自己的秘书长在美林家里蹲了半年,才搞到一张斗方...到手以后,刚出门就被人抢劫了...哭啊...
  • 匿名 2006-04-11 17:54
    目前大陆画家在国际上得国重大奖章的列举一下: 韩美林   美国小布什总统亲自授予终身成就奖 吴冠中   法国爵士奖章 扬延文   意大利什么将 冯长江   法国沙龙金奖 丁邵光   美国什么奖章 方骏   日本什么野间银奖 齐白石   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不过他的那个和平鸽画的     更象一只鹰所以最终没当上) 黄胄   罗马尼亚国际青年大奖 卫祖荫   匈牙利国际绘画大奖 方力均   国际联展大奖 还有些小不流的就不提了大家有想起来的就写写。
  • 匿名 2006-04-11 17:55
    向伟大的艺术家韩美林先生致敬!向国画大师韩美林先生致敬!
  • 匿名 2006-04-11 17:55
    我们期待着韩美林先生的北京艺术馆早日开馆,震撼世界艺术界!
  • 匿名 2006-04-11 17:58
      人生酸甜苦辣都有,喜怒哀乐都有。我们应该把这个世界看得美好一些,那样,我们在塑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作品才会让大家觉得比这孩子的六个字还要感动人。
  • 匿名 2006-04-11 17:59
    韩美林可能是未来的毕加索哦
  • 匿名 2006-04-11 17:59
    美林永远OK!!!
  • 匿名 2006-04-11 17:59
    支持韩美林!
  • 匿名 2006-04-11 18:00
    恭请韩老师重新杀回美术界,继续努力!
 76 123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