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温暖的怀念

54已有 3533 次阅读  2014-03-12 15:38   标签center  color  style 

                                   悼 东旺                                                                                  

       东旺,今天你离开我们已经49天了, 佛教说七七四十九天是超升的一个轮回。上一炷香,为你祈福。

      东旺走的突然,我们毫无准备,当时远在阿联酋利瓦沙漠中,没能赶上与他最后道别,也没有赶上八宝山的最后送行,心痛。

    记得还不认识东旺的时候就喜欢他的画,收藏他的作品,参观他的个展,买他的画册了。2006年在南京,徐唯辛介绍我们认识了东旺夫妇,从那以后,东旺和宏芳,就亲切地称呼我为“大姐”。    东旺外表上看是一个内向的人,话不多,表情也不丰富,说起话来也不会眉飞色舞,语速不快,慢悠悠的,带一点软软的山西乡音。可能因为我在山西插过队的缘故,一听这语调,倍感亲切,东旺说话的时候,总是款款道来,不急不慌的,修养也令我佩服。可是在每次接中,都能感到他的善良热情心中炙热如火;每次看到他的新作品,也会被他的绘画中充满激情、感性和旺盛的生命力感动。    东旺的静物画,其中也充满了激情和生命力。记得2010年初,画廊策划做一个静物展的时候,我问东旺:“2005年我在一个拍卖会上,看到过你画的一幅静物画《干花》,你现在还画吗?”东旺非常干脆的回答:“干花没有生命力,我不画了。”生命力——在东旺的静物画中,确实充满着生命力,看看他的《白菜》、《桃子》、《藕》、《石榴》等等无不透出蓬勃的生命力。

      东旺谈起画大白菜,每年白菜收获的季节,他都要到地里去挑形象非常好的、生命力旺盛的大白菜来做模特,这模特只有一两天的时间,因为它停止了生命之后,就不鲜活了,就不是东旺要的白菜了。东旺在艺术上有他严谨的标准和追求。

      我非常喜欢东旺的大白菜。在我的客厅里挂着一幅我百看不厌的《白菜》,说起这幅《白菜》,还有一个故事,那一年雕塑家彭小佳坐在我家客厅里,对着这幅作品看了很久,说了一句话:“这白菜画的太好了,可惜框子不好。”一个月后,当彭小佳要回到美国之前,从工作室里带来了一幅框子,这是他为这幅大白菜,专门手工雕刻的、柚木和黑胡桃木拼花的木框。配上雕塑家手工雕刻精心制作的木框后,令这幅作品更加精彩,而且每每看着它,心中还会涌上一丝得意,别人也可能会有东旺的《白菜》,但却没有这独一无二的、出自彭小佳之手工专门为之雕刻的木框。

       去年的四月东旺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举办个展,接着又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举办个展,我们都因为在欧洲没能出席。这是我心中最遗憾的事。六月,我收到了东旺给我寄来的画册《相由心生》。认真读了东旺的《自述》,就有想写点儿东西的冲动。在这本画册中印有一幅小小的2005年东旺临摹的一幅《天王像》,生动夸张,浑身充满生命张力,这幅《天王》实在是特别的动人,我看着看着就想,除了东旺又有谁会把天王画成这样,又有谁能把天王画成这样。写写又放下,总觉得写不好,还想和东旺多聊聊,觉得还有时间。

       谁知道10月底,东旺到上海,我们见面,东旺告诉我他病了,得的是癌症,我特别难过,但看到他依然如故的谈笑,便乐观的以为不幸不会降临,起码不会这么快降临。可是这次见面竟成永诀!

11月下旬给宏芳电话,问东旺好吗?她说不太好,我心就哆嗦起来,我记得我说:“我一直怕打电话就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我也不敢去探望,怕看到他痛苦我又不能安慰。却不料他这么快离开了,连再握一下他的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1月11日在阿布扎比,听到东旺去了这个消息时心如刀割!当时发了一段微信:“觉得东旺像我在大漠中看到的火红的晚霞,虽然殒落,却仍霞光万道无比绚丽。” 今天我更加坚信,东旺把他年轻的生命,蓬勃的朝气全部注入到他的作品里,他的作品延续了他的生命,是不朽的。
        东旺,今夜爱你的亲人和朋友们都不能入眠......
 
   彭小苓 写于2014年2月28日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