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他走过的路上,鲜花盛开——悼著名花鸟画家张桂铭先生

17已有 3534 次阅读  2014-09-24 17:09   标签艺术创作  center  中国画  出版社  前瞻性 
他走过的路上,鲜花盛开
                    ——悼著名花鸟画家张桂铭先生

张桂铭

  今天惊闻张桂铭先生去世,心里很悲痛。几个月前还和先生约定下次来京再聚,想不到斯人已逝,再无机会听到他口音浓重的绍兴话和爽朗的笑声。 

  我和先生因为文章结缘,几年前殷双喜老师主编了一套“当代中国画文脉研究”丛书,由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我完成了张桂铭先生这一卷本的研究和写作。在写作中我和先生常常通电话,讨论他艺术创作中的一些问题,他认为自己的创作对艺术“形式”的理解和探索是前瞻性的。他对艺术是“有意味的形式”的观念特别赞同,也一直以此作为自己探索的核心理念。前不久,我还看到《艺+周刊》对先生的采访文章,仍然在提视觉审美的重要性:“我觉得绘画艺术本身是视觉艺术,必须要讲视觉效果。以前我们往往把形式跟内容分得太开。过去我们看画的习惯,是先看画的是什么,内容是第一位,就是先看内容,然后再看画面的感觉。实际上从直观来讲,一幅作品先映入你眼帘的是画面的效果,整体的感觉。比如结构、构图、造型、色彩、笔墨等,我觉得不能简单地认为这些构成元素只是形式,其实这些元素里面也包含着精神内涵,包含着精神元素。”

  我很理解他这段话的初衷甚至苦衷。他时常谈到苦恼的是,因为画面特立独行的形式,他的艺术并不被认为是正统的中国画,甚至被认为是浅薄的形式符号的罗列和叠加。实际,先生是以创新中国画的大业为己任,他将这种担当的勇气和决心化作了几十年的探索实践,他始终想要解决的就是画面审美效果和精神内涵之间的关系,他具有传统笔墨的扎实功底,却不愿意走传统的老路,希望以当代人的精神气质赋予中国画新的精神气质和内涵。他喜欢米罗,欣赏西方色彩鲜艳的作品,他崇拜八大山人、齐白石,也喜欢金山农民画、剪纸、皮影这些朴拙鲜活的民间艺术。他以艺术家的宽容、开放的心态将这些从四面八方获得的给养统统吸收进来,形成了他独一无二的“张家样”。他认同自己几十年都是在做一种实验,以一种严肃甚至决绝的精神面对别人的不解,质疑,化作笔下的却是一派绚烂明亮的美好画面。

  他曾经在采访中说:“创新的道路始终是不平坦的,不能急于求成、急功近利,要锲而不舍、反复实践,同时要静得下心来,耐得住寂寞,以虔诚的心态对待艺术,作为一名艺术家没有殉道精神是不成的。”2014年9月22日,张桂铭先生伏案长逝,他一生在求索的道路上独自前行,因与艺术相伴也不孤独。

  先生,走好!
  
                     2014年9月24日
谨以此文追忆张桂铭先生,杨涓。

张桂铭

  1939年出生于浙江绍兴,1964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名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同年入上海中国画院专业创作。历任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刘海粟美术馆执行馆长,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上海市文联委员、上海市美协中国画艺委会主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上海理工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客座教授等。1988年被评聘为国家一级美术师,1998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11年被聘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2014年于上海逝世,享年75岁。
  
张桂铭《夏景》 68x132cm 2006年


张桂铭《金秋 》68x132cm 2002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