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个我状态记录

2已有 472 次阅读  2015-05-13 23:18   标签个人状态  记录 


个我状态记录


/雷祺发(策展人) 


最为体现艺术家的创作状态,很大一部分是一些信手拈来的东西,而不是正儿八经地的作品。当然,这不是说这些随手画的东西就可以代替它们,相反,它对解读一位艺术家的创作状态甚至艺术风格的演进都是极为不可缺少的部分。在我们以往的艺术史写作中,会有意无意间地冷落这些小作品,不论是创作草图、速写还是创作手迹,很多都无缘与观众见面。即使是一班老艺术家的个人回顾展,至多也只是零星夹杂在无数精雕细琢的大作品之中,以至于这些小作品被淹没,显得憋屈的很。可以说,这种情况在国外是不常见的。就我了解到的,国外的艺术家以及美术馆,对这方面的重视程度令我们国内不少人和艺术机构汗颜,它们对艺术家每个时期的作品和创作手稿进行规整建档编号,合理而又有分寸地处理每个时期的作品和手稿,建立数据库,这样的话,不管是对于查阅者还是调用者来说,都是极为方便的。如今,好在国内不少的当代艺术家,对这些小作品给予了重视。我曾经在方力钧的个人文献展上,发现他小时候随手涂鸦的习作原件完好无损地被保存了下来。不仅如此,还以编年体的形式,对各个时期的作品和创作手稿,都一一记录在案,很有个人艺术史的味道。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说,艺术家的创作手稿或者是各种创作草图、速写都是艺术家个案研究很重要的部分。因为这些东西,最能从中窥见一个艺术家的内在心灵和个我艺术状态。没有艺术家不在借用这些东西,以此来发挥它们各自的功能或者说作用。也许,这不是当代艺术家太忙的缘故,而是不少的当代艺术家对美术史书写缺乏了解。这些极为体现心性的东西,不光是会得到艺术家的个人珍惜,也将会被越来越多的美术史家所重视。如果我们的艺术家在这上给予重视的话,既给个人艺术创作以很大的帮助,也为我们的美术史书写提供诸多的艺术信息和线索。如此,我们的艺术家和美术史书才会丰富起来。

这里,说到“纸本”这个概念,有必要谈一下。对于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手稿,并不仅仅限于纸本这一媒介,也有不少的艺术家使用其他媒介。但我们之所以,刻意提及纸本,一则是这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均是纸本类的作品;二则是对于“纸本”这一媒介,我们至今对它并未作深入的探讨。在我们的概念里,纸本只是一种创作辅助物,而它在当代艺术范畴之中的身份也并未明确。为此,我们如何对“纸本”或者“纸本艺术”作出学术判断和身份定位也就显得尤为重要。当然,在这个学术判断和身份定位的过程中,会有不同的观点甚至争论,只要不涉及人身攻击,这都是允许的。与此同时,说明的是,这里策展人的意图并不是在这次展览中,就立刻对“纸本”或者“纸本艺术”作出明确性和共识性的回答,实际上这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希冀通过这个展览,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进行抛砖引玉,以此引起艺术界和学术界的关注与再讨论。

之所以,这次纸本作品展的主题取为“个我”,除了上述说到的重要因素外,尚存在一个理由就是,这次参展的十三位当代艺术家,各自创作的纸本作品亦或是手稿,面貌各一,个性突出。这既体现在各个艺术家的个性,也体现在纸本作品本身之上。艺术家通过在纸本这一媒介物上的表现,以此很好呈现个我”情绪,叙说各自的所思所感,无论是个人内心情感的思绪,还是外在社会环境的言说,都被记录在纸本这一承载体之上,成为我们艺术家另一表达的思想武器。我们有理由对这个展览充满期待!

 

策展人/雷祺发

2015年3月15日修稿于汉阳江上书屋


附:展览海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