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董寿平先生的一番话。。。。

13已有 1237 次阅读  2013-07-13 14:12
      上午和一近七十岁的老画家聊天。我是很喜欢听这些老先生们谈过去的陈年旧事的,除了长见识外,从中总是能得到一些不一番的感受。聊着聊着老先生突然想起了董寿平先生的一番话,对我说:“董老当年也差不多我这样的岁数,有次和我闲聊说‘你们这拨小孩啊,将来能出人头地、成为大家的我看啊,书画鉴定方面,于文玉能成大家,碑贴方面,秦功能成大家,画画吗,我看好吴悦石和孙成新。。。。。。’现在来看,于先生的名气始终没有走出圈内,秦先生倒是功成名就,却英年早逝,吴先生现在属小打小闹,名气无法和范曾比,孙成新则低调到近乎被圈里人遗忘。董先生当年以才气、实力来论人,可今天以事实来看,大家拼的还是自我炒作的能力啊。。。。。。”老先生唏嘘感慨,我却陷入思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 huangfei 2013-07-14 10:39
    夏安
  • 梦红楼 2013-07-14 10:40
    huangfei: 夏安
    您好,夏安
  • 意大利公牛牛 2013-07-22 17:09
    我为上文的结论提供点佐证!!!!
    以下全为转帖,非我所写,非我观点,仅供参考
    流水线胜诉媒体哗然 盘点范曾龌龊事  

      《中国经营报》

      笔墨官司带出“靖国神社”话题

      笔墨官司尚未了断,2010年11月,郭庆祥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并刊发了相关文章。文章就《范曾自述》中范曾对其岳父母的介绍,而怒斥范曾是“当代汉奸”。《范曾自述》第45页记录了这样一段文字: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向中国无条件投降,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一场杀戮告终。曾在日本国民中被谎言所掀起的“圣战”热情跌至冰川谷底,平民在瓦砾和废墟中哭泣,而那些暴虐而刚愎的军人们,则在沮丧和羞辱中切腹自尽。

      这一天在东北沈阳有一栋日军长官们居住的楼房,在一阵轰天的火药爆炸声中坍塌,其中有几十名军官和太太们在烈焰中灰飞烟灭。他们是引决自裁,其死固轻如鸿毛,为中国人民所不齿,而在日本人看来,却不失悲壮。他们的名字在今天日本的靖国神社中被供奉,其中有楠莉的父亲和母亲。

      郭庆祥说,有人通过调查取证,证据确凿地指出楠莉本名张桂云,是地道的中国东北人,有兄也有姐,并不是日本侵略者后裔。范曾用楠莉的身份做文章,炮制出一个子虚乌有的和日本战犯沾亲带故的身份,不但与艺术家高尚的人格格格不入,最起码在一个深受日本军国主义之害的国度里,这样的描述,让人怀疑范曾的动机。

      《羊城晚报》

      范曾的文艺批评算不算侮辱、诋毁

      范曾在《黄宾虹论》中说:“有以为中国画笔墨等于零者,其用笔之浮而躁,如春蚓之行于草,秋蛇之绾于树,鄙陋浅薄,厚诬国画,无视权威,诅咒徐齐,实可鸣鼓而攻。”他要“鸣鼓而攻”的,是吴冠中。在《蝜蝂外传——为黄永玉画像》一文中,范曾更从15个角度向黄永玉发起进攻,贬斥其人品、艺术。

      吴、黄两人均没有以侵犯名誉权为名将范曾先生告上法庭。但是,关注此案的社会各界都持有很多疑问:在范曾观念中,文艺批评与名誉侵权的尺度是什么?春蚓行草、秋蛇绾树、鄙陋浅薄、厚诬国画……这算不算侮辱、诋毁和刻薄?

      《北京晚报》

      范曾 “内靠官僚,外靠奸商”

      记者:您现在怎么评价范曾这个人呢?

      郭庆祥:范曾就是“双汇肠”!影响中国多少年了!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在中国大红大紫呢?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范曾几十年来,为高价卖出自己的作品,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投机钻营”上。范曾的一位20多年前的朋友、北京著名艺术评论家刘传铭先生,在去年上海举办的一次艺术评论研讨会上爆料:范曾一贯的“座右铭”就是“内靠官僚,外靠奸商”,其主导思想就是靠“拉关系”、“攀地位”、“做明星”来炒作自己。

      范曾画老子、钟馗等历史或传说中的人物以及背诵“离骚”或唐诗宋词,根本就不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更不能以此作为范曾达到自认为的“国学大师”水平标志。一个连谦虚慎言的传统文化涵养都没有的人,有什么资格谈“国学”。范曾对画家黄永玉的辱骂,充满了人格侮辱和人身攻击,其行为已经违背了国学精神,他连一个传统中国文人的宽容心和道德操守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谈传统文化?包括他在自述中对其“岳父母”被供奉靖国神社的描述,彻底暴露了其真实思想的倾向性,已经超出了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如任由他在公共媒体误导社会公众,就是我们当今文化事业和文化体制的悲哀!

      《大江南收藏》

      范曾的“美人”原是恩人妻

      上世纪70年代初,在历史博物馆工作的范曾与在文化部宣传队做演员的须遵德认识,范曾对须遵德以兄长相称。当时一文不名的范曾生活窘迫,颇为艰苦,在故宫旁边一个堆满废旧家具的仓库里栖身,须遵德不时给他一些衣服。1971年,须遵德与范曾同时下放到湖北咸宁五七干校,当年夏天,休假回京,须遵德邀请其到家吃饭,认识了须的妻子张桂云(即楠莉)。

      范曾后来回忆道,这次“穷愁雅集”的“惊艳”像夜空里的一道闪电一般,使他“改变了人生”。

      范曾写道:“她身着一件雪白的连衣裙,两条辫子乌黑油亮,其素雅用得上‘春梅绽雪、秋蕙披霜’八个字,而神韵清远、寂然凝虑。” 殊不知,在范曾眼里“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张桂云,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了。

      范曾迅速倾倒于楠莉。此后,他常在须遵德去外地演出或拍戏的间隙,与楠莉约会,为防止开电梯的大妈看见,范曾往往直接爬楼梯从1楼到14楼的须家。而这个时候,范曾同样是有妇之夫,他的妻子边宝华是他在中央美院的同学。

      1977年,39岁的范曾因结肠息肉住进医院时,须遵德与张桂云每星期都带各种小吃去探望范曾,一直照顾他康复出院。

      范曾把这段住院期间的往事看做他和张桂云的浪漫时光。“那时楠莉每次来医院,我真的会康复不少,生命和爱情是奇妙的孪生姐妹,春天到来使人年轻,而楠莉却在呼唤我内心的春天。”范曾写道。

      多年之后,须遵德得知范曾这样描述后大为恼火,骂范曾非但不知恩图报,还勾引自己的妻子。

      1990年7月,范曾到新加坡举办“范曾画展”,其后他前往香港,携楠莉去了法国。当年11月,范曾在一份声明中说:“我既爱江山,也爱美人,我愿与相爱20年的楠莉,共赴天涯。”此时的范曾仍是边宝华的丈夫。

      在范曾的一些文章中,还有多幅他与楠莉在上世纪80年代中那段时间的合影,须遵德知道后说:“都是在我家趁我不在时偷着拍的。”

      楠莉的身份证明均属伪造?

      楠莉本名张桂云,须遵德演艺出身,感觉张桂云这个名字太土气,就给她起了个“南丽”的昵称。范曾得到南丽之后,将其改为“楠莉”。

      范曾称楠莉为日裔。他在相关文章中以赞赏的口气说到他的岳父母: “他们的名字在今天日本的靖国神社中被供奉,这其中有楠莉的父亲和母亲。”

      以上说法被须遵德否定:张桂云是个地道东北人,有一个姐姐叫张桂芝(音),一个在安徽工作的哥哥叫张桂兴(音),还有一个妹妹已经去世。

      须遵德说,楠莉现在所有的身份证明均为伪造,包括其现在持有的身份证,“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合法身份。”

      >>>链接

      建议范曾去打“流水线官司”

      针对此案,有相关专业人士强调,范曾不是一个人,他背后站着的,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他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他们当然要挺范,因为如果范曾倒下了,就会导致这个利益集团的崩溃。不难想象,在这样的情境下,如果范曾真是符合那种“流水线作画”的情况,将会给背后的既得利益集团带来怎样丰厚的回报。这或者也就是为什么范曾能够拥有那么大的话语权,能够轻易就让表达“贬损”的批评者付出巨大代价。

      不妨建议范曾一下,不管有没有搞“流水线作画”,接下来不妨去打“流水线官司”。因为这些天,各大媒体对于这场官司发表太多批评文章。我可以透露一下的是,大量文章包裹的“贬损”性质,很多是直指范大师的,绝对要比郭庆祥那篇文章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一一告下来,套用北京昌平区法院那样的标准,最后很可能获得更多的精神赔偿金,来撑起一个新的利益集团。作为一个批评者,我知道这将是一个无比广阔的市场。当有一天各个领域的批评者都 “闻范失色”,那样,范大师也许可以成为“万年一出”的人物了。华商报
  • 梦红楼 2013-07-25 14:05
    没办法,一声叹息!畸形的社会环境长得拙壮的既是这些个畸形的人才。
  • yuyi313 2013-11-05 13:01
    现在比谁活了长,只要你活过100绝对人才,就有人来炒你了
  • 梦红楼 2013-11-12 03:59
    yuyi313: 现在比谁活了长,只要你活过100绝对人才,就有人来炒你了
  • 半墨堂主 2014-02-07 12:24
    好!祝您新年快乐,一马当先,马年大吉大利!
  • 深艺阁主人 2014-05-16 14:33
    前辈鼓励后生,很正常,董老是著名画家,但是未必在预测上也是专家啊。还是比较看好吴悦石,就是收徒太多,有些泛滥了,很多弟子都不认老师的账。
  • 梦红楼 2014-05-16 19:55
    深艺阁主人: 前辈鼓励后生,很正常,董老是著名画家,但是未必在预测上也是专家啊。还是比较看好吴悦石,就是收徒太多,有些泛滥了,很多弟子都不认老师的账。
  • 胡顺卿书画 2014-07-14 16:26
    炒作需资本!利益促人疯狂!
  • 写实艺术家 2017-08-17 03:24
    好久没有更新了 问候
  • 梦红楼 2017-12-18 16:30
    写实艺术家: 好久没有更新了 问候
    好久不见,还好吧,写实?
  • 写实艺术家 2018-02-09 17:10
    梦红楼: 好久不见,还好吧,写实?
    恩 也还好 你呢?也都挺好的吧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