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身体:对象抑或主体?

4已有 299 次阅读  2016-01-06 09:33


身体:对象抑或主体?

——近期创作的一点感想

 

    最近一直在画这一类题材的小画,与我近来的思考和阅读相关——身体美学和身体哲学中关于身与心的关系——这也是我的学位论文中所要深入追问下去的问题。

 

    因受西方二十世纪身体哲学的发展,身体作为一个重要的主题,成为当代艺术尤其是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创作中很重要的一个选题,但当代艺术中,关于身体的主题和实践作品,其实只是停留于一个相同的层面上,将身体作为审美或者批判的对象,将身体视作一种符号,一种文化、政治、种族、性别甚至性取向的符号来进行消费,或者创作,而忽视了其他可以更深入的层面。

 

    根据身体的最新研究,我们可以将对于身体的研究所关注的层面大体可以分为三个 :第一层面是身体作为艺术或审美的对象;第二层面是身体作为审美主体;第三层面是身体化(embodiment)的审美主体与身体审美化的审美活动。

 

    我这批小画表面上看还是从第一层面切入的,描绘的主要还是作为审美的身体,但我的目的和思考是不止于此——视觉的身体在我的作品中只是一种表象。我更多地关注着第三个层面的探索——将绘画视为身体化的体验、实践过程。在传统西方的观念中,艺术创作和艺术审美,只是纯粹的意识活动、精神活动,与身体这个被视为客体的对象关系不大,这背后的依据就是,从柏拉图一直到笛卡尔的灵魂、意识美学的传统脉络——心与身分离的二元体系。而艺术创作的本质应是从身体出发的、带有时间属性的实践活动,是身体感觉参与其中的创作和审美活动。中国传统艺术,尤其是书法,和以书入画的绘画形式正是这样一种不止于视觉形式的身体化的实践活动。

 

    如果我说我这批绘画,是身体的在场,但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它不是视觉上的身体在场,而是时间意识上的身体在场——一方面是创作者身体感觉的在场,是身体化的过程,它具体体现在手、笔作用于纸的过程,一种书写的过程,一种时间和空间意识共同存在的身体化的过程——这一陈述还是过于简约、抽象,不易理解,需要日后继续展开。另一方面,是观赏者在具有相同身体感受体验基础上的身体感觉的再次在场。

 

    我思考的另一个与这些绘画相关的问题,是天才与训练——因为在天才和训练之间的载体依然是身体,所以这两个问题可以结合在一篇随笔之中。因为在我看来我目前这些图式,还在前行的途中,我不能视它们为一种理想的完美绘画风格,而是一个身体化的实践过程。

 

    这种身体化训练的意义在于下一个更大的突破。但这种突破的方向在什么地方呢?不仅自己目前不清楚,询问其他人也未必能帮助你,所谓艺术是不能教的,也正是如此,一切只能从自己的身体出发,最大可能地挖掘自己的潜能,和自己内在的那种先验性存在的、与艺术天赋有关的情感结构。无论是柏格森、梅洛·庞蒂的对天才直觉的认识,还是西田几多郎的创造直觉的概念界定,无不都认可,天才是一种本质的遗传。但天才是需要训练的,这种训练,就是身体的训练,就是将自己的身体感觉训练到自己先验存在的那种情感结构相同的敏感程度,这样你的天赋才能完整地发挥出来,所以说成功在于“99%的汗水,外加1%的天才”,这是合理的解释,因为天赋的天才就在那里,你不可能改变,你需要努力训练你的心与身的感觉和实践能力,就是让你的天赋的力量充分地发挥出来,这就是训练的意义所在。

 

    我现在在画画中也隐隐地感觉到,有一种仿佛可以触及的绘画图式在前面,那是我应该去达到的地方,至少目前是这样感知到了它的存在,而不是去重复自己以前的,和传统中早已经出现的那些图式的样式,而路径或许就在我现在这每日的身体化训练中。

 

    最近网络上有人在写文章质疑书画博士,我原想写点文字说说自己的看法,后来仔细一想,人家的质疑是对的。艺术真的不在于你的学位和你的知识,而在于你的本质遗传的天赋,和你日常的身心的训练,以及你思考的深度。这个身心的训练和思考,是挖掘和认识天赋的手段,会让你更加便捷、和更加顺利地接近自己的天赋所处在的位置,在绘画艺术上,也就是最大可能的塑造出一个与自己的天赋相称的艺术风格和艺术形象来。身体的存在(包括先天存在和后天的塑造)是一切的根本。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