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评论】辛勤的田夫 作者:栖霞老树

6已有 655 次阅读  2012-10-25 10:13   标签田夫  冯骥才  沧桑  男人  大师  吴冠中  行者  阳光  新疆 
【评论】辛勤的田夫 作者:栖霞老树  发布时间: 2011-04-06 17:18:57

  一个人和一个人,有时是冥冥注定的知音。也许很少谋面,却始终会在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里相逢。这就是我和田夫,一个沧桑的男人和一个沧桑的男人的友谊!


  作者:栖霞老树


  一个人和大师之间有多远?从勤劳之路,只有一步之遥,从执着之路,只有半步之艰。智慧之路从来千里迢迢,但捷径通于思索;感悟之路从来薄如蝉翼,但破茧灿于变蝶。那思想之路呢?岁月如歌,当襟怀天下。田夫就是这样一位画家,有思想有深度的画家。我常把他与吴冠中比较,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谁能说他不能象吴冠中那样成就呢!


  田夫,是一位行者。


  从大东北到大西北,天马行空,我行我素。


  他历经许多不凡的人生经历,像一匹昂首高步悠游大漠之间的独行客,风沙雕塑了他的浪漫,岁月刻画了他的深沉,他来如沙暴弥天般猛烈;去如鹰击长空般啸傲;立如胡杨不屈般坚挺。


  我至今不知道他田夫的名字是真名笔名,实名虚名,一听他的名字就让我想起了小时读到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诗里的田夫,辛勤劳作又充满诗意。而感觉里田夫是一位仗剑而游的侠客,他那剑就是多彩的画笔。而最终桀骜不驯的他,被拴在了一桩情感的栓马柱上,天马从此更加飘逸,更加神峻,更加卓然不凡。这个拴马柱,就是后来他的妻子。而我是他妻子姐姐一电视明星的朋友,从此相识。一晃经年。田夫先生读遍了神奇的西部新疆,那山圣洁入云,象他的心志;那水冷湛清纯,象他的目光;那大漠红柳摇曳,象他的期待,灿如梅花;那骆驼不屈前行,象他的爱情,终向绿洲。


  一个人和一个人,有时是那么冥冥注定的知音。也许很少谋面,却始终会在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里相逢,这就是我和他,一个沧桑的男人和一个沧桑的男人的友谊。不记得是哪一年了,我去是深圳,在一家大餐厅吃饭,不经意间抬头举手,发现邻桌有一个人在凝视我,仔细看看有些面熟,却并不能确定他是谁,叫什么名字,在哪里曾经相遇。他旁边坐着的美女,就是我朋友的妹妹。凝视间,田夫突然走的我面前告诉我:我叫田夫


  田夫。就是那个画骆驼而闻名西北的田夫


  此刻,女朋友正为他过生日呢,于是,相见甚欢。


  世界上是有很多事情非常奇怪,众生芸芸,人海茫茫,要不特别相约,就是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几年也不可能见上一面。而我们竞在深圳这座现代城市里不期而遇,怎能不畅言?自此以后,我们又在新疆见过几次,他送我一本画集,画集上有数十幅佳作,特别是画册的前言,写满了他思想的心语。虽然,北风萧萧,漠路漫漫,但不乏睿智的哲思。让我读后象青藏高原一样,厚重的必须仰视,但雅致中又有金色的阳光鲲鹏正举。特别是一组他到西藏的创作,那《祈苍》的画面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许多年也挥之不去,当生命像一截残烛,跪在苍天下,他期盼着什么呢?而我们也到了这个年龄,我们也有更多的期盼,不是对人,不是对事,而是对天,像屈原的<<天问>>,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又别经年。


  今年阳历新年刚过不久的一天,我坐在办公室里收拾杂物,不经意间又发现田夫赠给我的那本画册,又看到了《祈苍》凝重的画面:天沉沉,欲晓未晓;地旷旷,天远未远;人淡淡,是祈未祈。突然,又多一份感慨。看看画册后面的电话号码,于是,试拨,竞然通了,还是那个田夫,还是那沧桑的雄音,我猜想还是那副风剥雨蚀巉岩般耸立的气质?还是怒来冲冠潇潇雨歇的乱发?不同的是他的画技更有长进了。他告诉我他的网上画展,的确,更加不同凡响,他是一个路子很宽的人,不拘泥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花一鸟,一人一事,气象万千,大象具内,已经走到了一个生命的高处,思想的高处。他已丢弃了技法的拐杖,用生命的色彩表现着人生的大境界。这样的人,这样的画,怎能不会成为大师呢?怎能不会画出杰作呢?我认为,这已不是一个人所追求的生存状态,以享金钱富贵,财富积累,个人荣辱,一己私名了,而是把生命的价值推向了一个渴望达到的一个高峰,并且还在不懈努力超越着自己。我打电话的这天,恰巧又是他的生日,也正和当初是女友现在是妻子的美女一起过生日呢。真是巧合!


  春节前夕,突然见到了田夫,得知他现已寄居深圳,在繁华的区街有创作室;在林立的高层里有自己的住房;在喧嚣的马路上有自己的轿车;乃至于在全国画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田夫,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到工作室,直到晚上两点。他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澎湃的生命力,把一切都融进了他对这个世界的思索感悟和表现,他心底的阳光,开始绚丽无比。


  这就是我认识的田夫,中国画坛未来的大师田夫


  也是那个农耕民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辛勤的田夫

与冯骥才先生2008年在泰国参加“中泰美术家画展”上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