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用西部艺术渲染生命的色彩

8已有 1244 次阅读  2012-10-26 09:34   标签大连  田夫  画展  骆驼  西部  新疆  雅昌  色彩  生命 
【评论】用西部艺术渲染生命的色彩 作者:刘文瑶  发布时间: 2010-01-19 13:40:05

        年终展事走进中国美术家协会大连展览中心,仿佛置身于神秘的西部,一种苍凉、悲怆、壮烈的感觉油然而生。那一峰峰穿行在戈壁中的骆驼、那牧民脸上如刀刻般的皱纹、那一棵棵高大的胡杨树、那茶马古道上佝偻的少年……一切离我们仿佛很遥远,又仿佛就在我们身边……这就是记者在“驼行天下———田夫中国西部作品展”上的感受,本次展览从12月2日开始为期7天。

  田夫留着披肩的长发,身上的装束有种风尘仆仆的感觉,好像刚刚从西部回来。写着沧桑的脸上洋溢着的狂热、执著和真诚,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个人,在他介绍自己作品时兴奋的笑脸中,记者捕捉到了他眼神中那一抹质朴和纯真。蹉跎岁月

  田夫1959年出生于辽宁省彰武县,他的辉煌经历是从他生命的第二十二个夏天开始的,1982年,他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本来被分配到大连工作,可他却选择了更能激发他艺术创作灵感,条件也更艰苦的新疆。他是恢复高考后第一位我国高等艺术院校自愿到边疆的大学毕业生,田夫说:“当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一切都是为了画。”

  在新疆工作的5年时间里,田夫的足迹遍及了新疆南北,巩乃斯草原、巴里坤天山牧场、克孜尔千佛洞、库穆吐拉千佛洞、龟兹古道、苏勒古道……都留下了画家的足印,他还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成功翻越海拔6700米的坎都尔冰达板的汉族人,在罗布泊腹地,田夫第一次被野驼群狞厉凄艳的美所感动,从此,他的生命就和世界上最能忍辱负重、最能吃苦耐劳,却习惯高昂着头的骆驼联系在了一起,骆驼成了田夫绘画的永恒题材和艺术成就的象征。这一时期,他创作了大批现在看起来依然震撼人心的速写,他的艺术风格也初步形成。

  然而,当时的工作环境给了他一种压抑的感觉,而且属于他的艺术道路也需要更加强烈的震撼,于是他干脆彻底地解脱自己,辞去了所有的工作,开始了单车走天涯的流浪岁月。在整整4年的旅途里,他骑行了8万公里,经过了25个省、市、自治区,成为在中国版图上沿边界旅行探险考察第一人。

  在这条路上,田夫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在只有90公里的百里风区,他整整骑行了3天;在戈壁上被狼咬了一口,并与恶狼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曾被泥石流冲倒,摔成脑骨骨裂……正是这常人无法想象,无法忍受的苦难磨炼了田夫,催化了田夫的艺术,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绘画方式,他对生活和艺术的领悟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田夫说,他这一生里最刻骨铭心、最精彩的经历就是在这条路上,这是一条属于他的生命之路。

  西域驼王

  田夫将他的西部故事演绎得淋漓尽致,那样的悲凉、那样的壮烈、那样的神秘,可以说每一幅画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动人的故事,而这样的故事只能发生在中国的西部。看田夫的画,有一种大气的感觉,作品中那种对于世俗的苦苦抗争和对理想信念的执著追求所产生的生命的张力和抗争命运的激情,让你不能不澎湃出已经久违的关于理想、信念和激情的共鸣和呼呐。

  田夫的西部题材以骆驼为主,他对骆驼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现在在新疆他还养了100多峰骆驼,他说,骆驼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质,更能让他感动。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画过多少骆驼了,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1997年为纪念香港回归,他整整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在199.7米的长卷上画了1997峰骆驼,那是他画过的所有骆驼的缩影,每峰骆驼都神情各异,姿态不一,创造了绘画史上画骆驼数量最多的奇迹,从此田夫“西域驼王”的名字在圈子里叫开了。

  熟悉绘画艺术的读者可能知道,大画家吴作人也爱画骆驼,但看过田夫的画后吴作人说:“田夫的画是真正从大漠来的,有神韵呀,我的骆驼是动物园来的,不画了。”大师的胸襟气度,田夫画中骆驼的神采飞扬可见一斑。田夫画驼是对以往以中国画为表现形式的骆驼的一种突破,田夫说:“国画对西部的那种厚重感,表现得还很苍白,所以要融合油画、版画等其他的表现手法,不过画画不仅仅是靠简单的技巧,还要用思想、用心。”

  我还年轻

  为了自己的艺术能让更多的人了解,也为了逃避不了的生计问题,田夫结束了流浪,在深圳又安了一个家。田夫坦言不是做生意的料,但他也很高兴自己的画没有被市场所左右,对现在衣食无忧而又能画自己喜欢的画,他觉得很满足。

  虽然在大都市有了自己的家,但每年田夫都要再回新疆看看,少时一个月,多时有七八个月,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戈壁边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在这里他可以重温以前的回忆,也可以继续寻找自己的创作灵感。

  或许是弥补当初分配时没有来大连的遗憾,田夫将大连作为在东北三省展出的第一站,这次他总共带了100多幅作品,但由于场地原因只有46幅展出,但每幅都经过了精挑细选,田夫说:“它们就是我的孩子,都是我的心血,每一幅都是我最喜欢的。这些东西以前没有人去画,我只能师法自然,靠不断地摸索来总结出自己的一套画法。我的画法现在还有很多不足,很多想法都没有表现出来,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不过,画国画的在60岁以前都算是青年,在艺术的道路上我还很年轻,相信能不断地突破自我,为大家带来更好的艺术享受。”文/车承川图/刘新斌【相关链接】

  



《乞苍》长3.66米



展览现场



田夫在讲解自己的作品



《雄风》

(新闻来源:大连日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涂鸦板